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资本市场对MCN的追捧应该永远结束了

  自从2019年11月至今,国内资本市场对MCN已经追捧了半年多。在此期间,凡是沾上MCN或网红经济概念的公司都会被纳入机构投资者的“核心资产”;凡是与李佳琦、薇娅或其他网红合作的公司都会飞涨。狂热情绪从二级市场传导到一级市场,MCN骤然又变成了一个热门创业主题,趁着这个风口拿到VC投资的人应该不少。

  事实上,MCN根本不是什么新兴概念,也不是最近才登陆资本市场。早在2017年,我就拜访过很多国内知名的MCN,还组织过联合调研,但是参加者并不多。很多公司甚至不愿意把自己包装成MCN,因为这个词太拗口、太不常见了。直到2019年下半年,A股投资者如梦初醒地再次“发现”了这个概念,然后把所有相关公司炒上了天;那些想被炒上天的公司纷纷开始收购或孵化MCN。

  国内资本市场对MCN的追捧,大致有如下几个原因:

  2019年双十一期间,淘宝、抖音、快手的直播带货均报出了惊人的数字,带货网红的吸金能力得到了广泛宣传和认可。

  以PUGC为核心内容的B站,股价节节高升;字节跳动旗下的西瓜视频也在做基于UP主的PUGC生态,情况似乎对UP主非常有利。

  A股市场缺乏真正的“互联网公司”,传媒娱乐行业也多年没有亮点了,整个行业都在如饥似渴地寻找新概念——MCN和云游戏是两个影响力最大的。

  从2019年底到2020年初,几乎每家券商的年度策略会都请了MCN或网红本人来演讲,此类演讲一般都是爆满的。2020年春节以来,关于MCN的电话会议、线上路演也总是被高度追捧,甚至还闹出了“假专家”等争议和乌龙。现在,无论在资本市场、互联网还是娱乐内容圈子里,完全没有研究过MCN的人应该是少数了。

  我对MCN也很感兴趣,最近几个月会频繁地跟这个领域的朋友聊天。有些MCN也主动接触过我(别误会,并不是想把怪盗团培养成李佳琦或薇娅)。总体上看,对这个领域了解的越多,我就越觉得没信心——整个市场状况不太好,商业模式有问题,不是一条好赛道。说实话,资本市场炒作云游戏至少还有一些技术进步的因素,而炒作MCN是极端缺乏意义的。我也完全不赞成任何成熟的互联网公司把大量资源投到并购或自建MCN的活动当中。

  关于MCN,我们必须清楚如下事实,我不知道目前的资本市场有没有广泛接受这些事实:

  腰部和垂直品类网红是非常不赚钱的,他们不但撑不起公司利润,甚至难以自给自足。大部分腰部网红是在靠平台补贴生存。所以,一家MCN如果只覆盖腰部或垂类网红,在财务上是没有前途的。

  头部网红的吸金能力很强,但是议价能力也很高,即便对培养了自己的MCN也是如此。许多头部网红要么自建MCN,要么成为了自己所属MCN的股东甚至大股东(这对于MCN来说其实已经很宽厚了)。

  MCN其实没有什么培育网红的“公式”,主要还是广种薄收、碰运气。它们对网红的附加值主要体现在商业化接单、日常运营等方面,而这些功能是很容易被替代的。头部网红的个人能力远远大于MCN。

  下面逐一展开阐释。首先,在国内,腰部、垂类网红的商业化能力仍然很弱,手段也很单一,基本就是接广告(包括硬广和软广);由于他们的覆盖面不广、内容传播力有限,广告报价一般很低。附带说一句,有人认为巫师财经、半佛仙人等等是“财经垂类网红”——此乃误解;他们的粉丝数量早就算头部网红了。而且,就算是巫师财经,在被西瓜视频重金挖走之前,商业化规模也不是很大。总而言之,MCN不可能仅靠腰部、垂类网红赚钱,它们需要培育自己的头部网红。

  问题在于,就算是赌对了,就算真的出了一个自己的李佳琦、薇娅或牛肉哥,又怎么样呢?MCN仍然面临着与艺人经纪公司相同的困境:网红个人的话语权太强,只要红了就会索取更高的报酬,甚至直接变身为所属MCN的大股东(这种情况不止一例)。投资者往往天真地幻想,MCN可以与网红签署“卖身契”,以资本的力量锁住他们云云;在实践中,这种“卖身契”效力很低、很容易被撕毁。许多头部网红都会成立自己的MCN,就像一线明星的经纪合约往往会落到自己的工作室。

  最后,MCN其实没有什么培养头部网红的“公式”——如果有,那么这门生意早就诞生出几个腾讯、阿里、字节跳动了。经验丰富的MCN旗下网红的成功率可能比路人甲高一点,但主要仍然依靠广种薄收,也就是碰运气;其次则是依靠一些不可言说的优势,例如与平台之间的利益关系/裙带关系等。对于已经成名的网红,MCN的价值主要体现在商业化接单、日常运营等层面;头部网红完全可以以较低的成本雇佣一个私人团队去经营自己。对于重要广告客户来说,网红本人的牌面远远比MCN要大。总而言之,MCN发挥的功能是非常容易替代的。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