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超越新东方 抖音带货新王上位

  东方甄选,输给抖音“衣哥”

  东方甄选第一的位置失守了。

  近日,新腕儿数据公布了上周抖音达人带货排名,曾经霸榜数周的东方甄选掉到了第二的位置,被独立主播“衣哥”超越。

  从数据上看,衣哥的总销售额为1.3亿元,仅比东方甄选多一千万,但考虑到衣哥只开了3场直播,东方甄选开了7场直播,且二者粉丝数相差不大,这个第一就很有含金量了。不管是场均GMV还是场均销量,衣哥都是抖音主播中数一数二的。

  另外,据飞瓜数据显示,衣哥8月7日的第二场直播GMV达到了惊人的7823.7万,其中卖得最好的商品“桃之夭夭刺绣系列”四件套单价299元,售出2.5万件,以734.4万销售额排名第一。

  不仅仅是衣服,他卖的项链、牛排甚至牙膏销售额都在500万量级。其品类跨度之广、销量之高不禁令人想起了刚来抖音的罗永浩。

  当然,衣哥并不是最近才火起来的,早在去年9月,衣哥就凭借3个月带货2亿元的成绩引起了业界的注意,而这距离他进入直播带货行业还不到一年。

  抖音衣哥为什么能成为“一哥”?他是如何火起来的呢?

  从运动员到带货王,衣哥的自强之路

  很难想象,在成为娱乐主播之前,衣哥曾经是一名职业运动员。

  15岁那年,衣哥加入了湖南省摔跤队,成为了一名省职业摔跤运动员。对于家境贫寒的孩子来说,体育是改变命运的一条捷径,为了能获得站在领奖台上的荣耀,他忍受着日复一日严苛的训练,只盼早日能出人头地。

  然而,命运总爱跟人开玩笑,在一次摔跤训练中,衣哥出了意外,留下了不可逆的伤病,这使他再也无法参与摔跤这项运动,职业生涯早早地画上了句号。

  从省队离开后,衣哥回到株洲老家,开始为生计奔波。他当过服务员,摆过地摊,做过保安,由于学历不高,只能干这些体力活。考虑到株洲服装产业集群化突出,衣哥开始做起了服装生意。

  2018年,衣哥的服装实体店生意不景气,店租居高不下,销售额却不见增长,他不得不思考转型路线。而那一年抖音的起势,让他将目光投向了短视频领域。

  起初,衣哥只是想给自己的店铺引流,既然要播放量,那就要找受众最广的题材,于是思前想后他定下了两个主题:“正能量”和“幽默”。

  为了提高视频质量,衣哥组建了专业的团队,认真打磨剧本,凭借正能量的剧情、接地气的口音和自然的表演,衣哥的视频播放量与日俱增。2019年下半年,一条借车剧情的视频作品流量近亿,视频获赞数突破200万。

  2020年,疫情冲击下,衣哥决定全力转型线上,进军直播带货。衣哥很清楚,短视频和直播是两个不同的领域,线上和线下的打法更是天差地别,必须“恶补”相关知识。于是在最初试水直播带货的时候,衣哥花了大量的时间研究其他主播的模式,学习直播技巧,除了吃饭睡觉几乎没有时间用在别处。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带货

关注国学故海头条号:挥斥千古今朝,源说百年人生。
[添加微信公号:myway2059,关注国学故海]
[观看西瓜视频,关注国学故海]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