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流动性危机逼近泛海 卢志强能否找来战投?

  民营企业生存现状都很困难,这是普遍问题。希望外部环境能好一些,要不然就更困难了。对于眼下危机公司正在积极想办法,包括转让资产等,希望市场能多给些包容。

  “我深感内疚,并就此向每一位投资人诚表歉意。我经商办企业已经30多年,但对近两年所遇到的困难估计不足。”近日,泛海集团董事长卢志强就民生财富、民生信托暴雷事件发了一封致投资者函。

  他在函中提到,泛海系因融资偿还逾期等原因引发了法律诉讼,正加快引进战略投资者,加大资产处置力度。同时,责成有关下属企业加快项目到期资金的及时回流和违约项目的底层资产处置,计划争取在2021年7月、10月、12月3个时间点完成兑付。

  在这封函中,卢志强表明了一个态度:不愿事情进一步恶化下去,正在想办法。但泛海系资金困难也是现实存在的。相比于安抚与表态,投资者要的是真金白银。

  自去年7月份起,泛海控股股价直线下跌。3月5日,泛海控股正式抛出回购计划:拟斥资3亿元~5亿元回购公司部分社会公众股,回购价格不超过4.75元/股。彼时公司股价徘徊在3元/股。

  到现在,公司回购动作仍未落下,股价仍跌跌不休。截至4月2日,泛海控股收盘价为2.75元/股,半年内市值缩水4成以上。这引发了投资者及股民们不满。

  4月3日,泛海控股董事会称,公司将根据市场情况实施本次回购方案,本次回购股份期限为不超过12个月。

  同日,泛海控股还发出了一则有关子公司武汉中央商务区因偿债困难,被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及冻结资产的公告。

  或许频频暴雷的泛海控股,已“自顾不暇”了。

  基金、信托接连暴雷

  在资本市场圈,恐怕没有人不知道卢志强的名字。

  30多年间,他将泛海集团从一个地产公司做到一个囊括银行、保险、证券、信托、期货、典当、资管等几乎全产业链的“金融帝国”,手持民生证券、民生信托、亚太财险、民生基金等多个金融牌照,通过参股方式持股民生银行、渤海银行等金融机构。

  卢志强实际控制的境内外上市公司有4个,包括泛海控股、民生控股、中泛控股、中国通海金融。此外,他还参股投资了联想控股,涉足了澳大利的铜矿、印度尼西亚燃煤电厂项目,以及国内陕西煤矿项目。

  去年1月13日,泛海控股宣布,公司行业分类由房地产变更为金融业。但这似乎也是其走向下坡路的拐点。1年多来,民生信托频频踩雷,泛海系在地产和资本领域的多笔投资均遭遇“滑铁卢”,卢志强所在的泰山会也被传解散。

  先是去年年初,民生信托紧急向北京第三中院请求对尚未到期的新华联26.8亿元信托贷款申请强制执行,后者由于债务危机,对还清这笔贷款已是力不从心。

  6月,武汉金凰珠宝80亿元“假黄金”事件爆发,民生信托、东莞信托、安信信托、四川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卷入其中,民生信托对其提供的融资规模达40亿元。

  7月底,业内流传一份据称是来自泛海集团的名为“组合投资资产处置专题报告”内部邮件显示:民生财富尊系列资金池是目前市场中最大的私募资金池之一,要采取措施化解,否则实控人要承担法律责任。监管机构要求民生财富尊基金2020年底存量规模降至140亿元以下,2021年6月降至60亿元以下,2021年底归零。该基金投向主要为民生信托产品。

  2020年最后3个月,民生信托多个信托项目出现延期。由民生信托作为原告的诉讼纠纷或发起的执行金额达156.328亿元。

  2021年,类似问题愈演愈烈。1月,民生财富尊系列某只基金出现逾期,民生财富表示,“延期半年,泛海国际正在处置资产。”

  3月22日,有消息称,民生信托召开紧急会议,宣告到期的某TOT项目将逾期:先兑付8%本金,剩余本金延期分期兑付,预计4月底前兑付70%,剩余30%待定。

  “像泛海的一些理财产品基本上都是投资自己项目标的,因为给自己融资,所以可能不会去做尽调,风险性本身就存在,现在只是问题集中暴露出来了。”一位信托人士直指问题核心。

  据天眼查,泛海控股在3月3日、11日6次成为被执行人,累计执行标的57.23亿元。3月22日,泛海控股旧金山项目遭分包商起诉,索赔2646万美元。

  泛海已经没钱“埋单”了。1月30日,泛海控股公布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归母净利润亏损达30亿~40亿元。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