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4年被监管层问询10次 老牌药企贵州百灵难道要“凉凉”?

  近期, 贵州百灵 企业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百灵)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被要求立即自查控股股东及关联方是否仍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行为。

  通过多次延期,6月4日晚间,贵州百灵终于发布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时隔半个多月,贵州百灵终于回复了深交所的关注函,然而回复还不到两周,2020年6月16日,贵州百灵再次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

  贵州百灵为何频频引起监管层的注意,这家老牌药企到底有哪些问题?

  监管局常客,一年至少被问询两次

  最早爆出贵州百灵隐藏大问题的是其会计事务所。

  2020年4月30日,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出具《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其他关联资金往来情况的专项审计说明》的专项说明,曝光2019年贵州百灵实控人姜伟非经营性占用了贵州百灵20.86亿元资金。

  由于涉事金额巨大,2020年5月15日,深交所对贵州百灵发出关注函,要求其说明实控人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情况,并要求在5月20日前回复。

  而直到6月4日晚间,贵州百灵才完成了回复。《每日财报》注意到,在公告中贵州百灵承认实际控制人姜伟占用的两项资金为“非经营性占用”,但强调“截止2020年5月19日,公司控股股东及供应商已将全部本金及利息收回,该违规事项已经消除。”

  显然,这个回复不能让人信服。在2020年6月16日,新近下发的针对贵州百灵年度报告的问询函中,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再度点明相关情况,并要求上市公司补充说明截至问询函回复日,实际控制人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余额,以及公司在保持独立性、防范大股东违规资金占用等方面采取的内部控制措施及其有效性。

  不过到目前,贵州百灵还没有给出答复。其实《每日财报》回溯发现,贵州百灵更像是监管层的问询常客。

  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2020年,贵州百灵共计被问询达到10次,平均一年至少被问询两次。

  譬如2014年,贵州百灵就被爆出存在预付款、原材料采购、土地购置等谜团;公司与前关联方百顺药业存在过亿元预付款,但后者工商资料显示的财务数目却与之相差达数十倍;公司上市前主要中药材原料采购价远低于同行,涉嫌虚增利润被停牌等问题。

  疯狂跨界拖累业绩,股权频繁被质押

  贵州百灵为什么沦落至此?

  贵州百灵官网介绍,该公司从事苗药研发、生产、销售,注册资本14.112亿元,总资产70.59亿元,员工5961人。2010年6月,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

  不过,自2010年上市后,贵州百灵就开始频繁参与跨界业务。比如2011年,贵州百灵与三元太宝达成合作,负责太子参种植示范基地项目。这一项目使得当年贵州百灵中药材营收同比增长109.54%,毛利率增长32.81%,远超其他产品类型。

  或是从跨界业务中尝到甜头,贵州百灵便开始频频跨界。先后涉足了房地产、金融、体育、饮料、餐饮和白酒等行业,甚至还投资了飞机制造项目。在房地产领域,仅安顺百灵希尔顿酒店项目就投资高达10亿元。

  然而,这些项目并没有为贵州百灵贡献利润,反而拖累公司。近年来贵州百灵业绩增速出现放缓,甚至出现下滑。

  2019年年报显示,贵州百灵营收净利双下滑。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28.51亿元,同比下滑9.1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91亿元,同比下滑48.27%。

  2020年一季度,贵州百灵实现营收7.77亿元,同比增长10.34%;虽然营收实现了上涨,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8439.14万元,同比下滑46.2%。

  或许是因为投入巨大换不来收入的增长,贵州百灵的控股股东开始了频繁股权质押。

  据企查查数据,仅在2018年,贵州百灵的控股股东姜伟就发生了100次的股权质押。不光是贵州百灵的实控人姜伟,其排名二、三位的个人股东姜勇和张锦芬,也在同一时间段对股权进行质押,可以看作是核心控制人团队的整体行为。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贵州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