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信用评级遭穆迪下调:天齐锂业巨亏之后 债务危机逼近

  2018年因举债收购全球三大锂产品供应商之一的SQM股权,导致天齐锂业2019年业绩大亏。天齐锂业称不排除未来对SQM进一步减值的可能,并称这取决于内外部经营环境等。公司表示,锂产品价格继续大幅下跌的空间不大,行业有望在2020年见底回升,已采取系列措施稳业绩。

  2月2日晚,天齐锂业股份有限公司(002466.SZ,下称“天齐锂业”)发布公告称,预计2019年的净利润亏损26亿元至38亿元之间,而公司此前预计2019年盈利8000万元至1.2亿元。

  “公司在建工程、货币资金都是假的!”天齐锂业宣布2019年最高亏38亿元的消息后,股民们的讨论顿时热火朝天。

  看空方认为,天齐锂业还有更大的“地雷”,因其在建工程显著高于同行,多年来只见投入增长没有转固,有息负债严重拖累业绩。不仅存在资金链断裂风险外,甚至还有虚增业绩。

  而反对方指出,天齐锂业在行业寒冬期大额计提减值,不仅会造成多个融资渠道受阻,如业绩亏损之后,公司今年不再满足发债要求,甚至将触发债务提前兑现。公司敢于主动承担恰巧说明了其实力犹存,未来公司或将引入战投。

  近期,《投资者网》就股民关心的问题联系到天齐锂业方面,并得到了详细的答复。

  缘何巨亏38亿?

  节前,在经历了连日的大涨后,天齐锂业股价在2020年1月14日盘中触顶35.21元/股,创下近一年股价新高。投资者欢喜的同时完全没有料到,危机正在步步逼近。

  “2019年度归母净利润预计亏损26亿元至38亿元之间。其中,公司2019年拟对SQM的长期股权投资计提减值准备约22亿元。此外,2019年第四季度锂产品价格继续下滑,导致产品销售毛利低于预期。“2月2日,A股尚未开市,天齐锂业迫不及待抛出一则利空,令其迅速蹿升至舆情榜前列。

  犹记2019年三季报发布时,天齐锂业预计全年最高盈利1.2亿元,并承诺不会对SQM大幅计提减值,此时公司却换了另一副面孔——

  “子公司SQM亦受到行业调整、锂价下行的影响,其经营业绩较同期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且与预期偏差较大,拟对SQM的长期股权投资计提减值准备约22亿元。”

  天齐锂业方面告诉《投资者网》:“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等不利因素影响下,锂产品销售价格持续下滑。公司在收购SQM23.77%股权后,财务负担沉重,同时公司投资及营运涉及国外法律框架及政府政策发生变化,对业绩造成影响。资产减值损失不会对现金流产生任何影响,亦不会影响现有主业及后续正常经营。”

  利空并未就此结束。2月3日,天齐锂业公告称,截至2019年全年公司新增借款约37.46亿元,占2018年年末净资产31.4%。同日,公司公告称,决定调整“年产2.4万吨电池级单水氢氧化锂项目”的调试进度安排和项目目标,放缓项目节奏。

  上述项目于2016年推出,彼时天齐锂业预计工程将耗资20.2亿元,并于2018年10月竣工。不过到了2019年10月,天齐锂业突增投资额17亿元,并预计于2019年年底竣工。

  而今关于项目何时正式投产,天齐锂业不再能给出明确答案:“自从2018年底启动阶段性调试以来,到2019年年末一直处于调试状态,至今仍没有达到全线规模化生产状态,导致公司预计的投资目标还未实现。”

  那么该工程是否存在烂尾风险?在对《投资者网》的回复中,公司并未正面回答,而是表示:“公司严重缺乏海外工程建设管理经验和专业人才团队,导致项目进度不如预期;公司将重新调配现有产线的产品等级和产品品种,快速恢复全线调试和产能爬坡。”

  误判行业形势?

  天齐锂业如今的危机,或许在其立下“全球锂业龙头”这个目标时,便埋下了伏笔。

  若将时间回溯至2017年下半年,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在经历一轮爆发性上涨后,价格达到16万元/吨至17万元/吨之间。

  彼时新能源汽车产业的蓬勃发展,为天齐锂业注入了扩充产能的动力。2015年至2019年前三季度,天齐锂业在建工程水涨船高,分别达到1.67亿元、3.57亿元、19.51亿元、47亿元、80.2亿元。

  根据Wind数据,天齐锂业所属的金属非金属行业有90家上市公司,其中仅有4家2019年三季报中的在建工程超过40亿元,排名第二的江西铜业在建工程为49亿元,仅是天齐锂业的六成水平。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天齐锂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