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宁波东力至暗时刻 并购翻车巨亏31亿业绩承诺难完成

  对于以21.6亿元收购深圳市年富供应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年富供应链”)的宁波东力(002164.SZ)来说,尽管年富供应链法定代表人李文国、总裁杨战武已经被宁波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但留下的,也许还是后悔和伤痕。

  耐人寻味的是,此事缘起上市公司就李文国及其高管团队因涉嫌对公司隐瞒债务、合同诈骗行为向宁波市公安机关主动报案。

  从今年7月公安立案到检察院介入,目前已经历时2个多月,但是这场“翻车”的收购背后,数额巨大的隐瞒债务、尚在承诺期的业绩对赌、17亿元的全额计提商誉等一连串问题,仍然处于待解之中。

  而接下来的刑事审判或者民事诉讼,能否将宁波东力拉回轨道?可以确认的是,该案件在上市公司及投行圈的发酵,正在改变A股重组项目和业绩对赌的生态。

  并购踩雷巨亏超31亿

  宁波东力始创于1997年,于2007年在深圳中小板挂牌上市,主营各类高精度工业齿轮箱、电动机、联轴器等,是中国齿轮行业首家A股上市公司。

  受下游行业需求不足等影响,宁波东力从2012年起业绩直线下滑,全年净利首度出现亏损,此后公司主业一直比较低迷。2012—2015年,宁波东力扣非净利润连亏4年,这让上市公司在2014年戴上了ST的帽子。

  保壳心切,急于改善业绩摆脱退市危机的压力一直悬在宁波东力的头上,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宁波东力从2015年后开展了对外并购之路。

  年富供应链在2015年底进入了宁波东力的视野。这家老牌的深圳供应链企业于2008年成立,主要为电子信息行业提供供应链管理服务,顶着“2016年深圳市技术先进型服务企业”、“深圳百强企业名单第22名”等头衔。

  2016年6月,宁波东力宣布作价21.6亿元、以增值率约700%购买年富供应链100%股权,并向年富供应链增资2亿元。

  2017年7月15日,宁波东力收购年富供应链的计划获批。8月,年富供应链并表,成为宁波东力重要的利润支撑。至此,宁波东力成为通用设备制造、供应链管理服务业务并行的双主业上市公司。

  宁波东力与年富供应链有过短暂的甜蜜时光。根据2017年宁波东力年报,2017年实现营收128.7亿元,大涨约24倍,其中有94%来自年富供应链;净利润同样增加约12.8倍,其中年富供应链贡献约58%。

  蜜月期刚过,画风突变。7月2日,宁波东力公告称,上市公司在收购年富供应链的过程中,遭遇合同诈骗,年富供应链法定代表人李文国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8月6日,宁波东力的公告称,“年富供应链管理层骗取公司股份及现金对价21.6亿元,骗取公司增资款2亿元,诱骗公司为之担保15亿元。”

  宁波东力在近期的公告中还详细披露了年富供应链的违法行为:“李文国及年富供应链高管团队涉嫌在与宁波东力签订并履行购买资产协议和业绩补偿协议的过程中,隐瞒年富供应链实际经营情况,通过多家海外关联企业,侵占公司资金,与客户串通,大肆财务造假,以骗取上市公司股权、并购款和增资款,以及担保。”

  受此影响,8月29日,宁波东力发布2018年半年度报告称,对年富供应链商誉17.17亿元全额减值,计提年富供应链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账款的坏账准备13.63亿元。为此,上市公司半年报净利润亏损31.47亿元。同时,宁波东力预计今年前三季度亏损31.5亿—32.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股价一路下跌后,截至2018年9月2日,宁波东力的总市值也才19.44亿元。

  2.2亿业绩承诺或难完成

  在爆出涉嫌合同诈骗案后,年富供应链已出现流动性趋紧情况,其部分银行账户被公安机关和金融机构冻结保全,部分银行贷款未能如期偿还。目前,年富供应链银行账户被冻结资金约5亿元,银行贷款等债务5.64亿元逾期。

  8月20日宁波东力披露的公告中,年富供应链正面临着至少九起诉讼官司,起诉方包括深圳市吉祥腾达科技有限公司、锐嘉科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市南方硅谷微电子有限公司、深圳市犹他通信有限公司等单位,如吉祥腾达要求年富供应链返还货款108万美元,锐嘉科要求年富供应链返还货款4226.69万元。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宁波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