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新商家频道 >> 正文
“今年是入行以来最难的一年”,致敬仍在坚守的每一个餐饮人

  为餐饮行业发声,传递共勉互助的精神,助力产业复苏。过去几个月里,红餐网联合央广网等各大媒体策划了“唤醒春天”专题系列报道。 

  对此,我们追踪了多重视角下的企业和事,记录了一批餐饮人的真实故事,直击行业的痛点难题,也做出了一些预判和建议。

  再回望,依然感慨万分。今天这篇文章既是对上半年的一个回顾,也是“唤醒春天”专题系列报道的一个阶段性的完结。但这并非意味着结束,作为行业主流媒体,我们一直与所有餐饮人同在,我们坚持向前看,期待以此作为一个新的起点,与大家一起翻开新的篇章。

  餐饮人,一起加油!

  世事如浮光掠影,谁也没想到,一场新冠肺炎疫情会持续三年。疫情反反复复,线下门店开开关关,餐饮业的经营节奏被打乱,普遍承压。

  眼下,外部环境依然复杂、不确定,未来餐饮业将走向何方?

  对餐饮人而言,路其实一直在脚下,不远处已隐隐透出光亮,只不过未从轮廓进化到全貌,勇气、担当和信念,或许是当下大家对未来最好的回应。

  疫情反复、经营承压,餐饮行业大浪淘沙

  当下,国内新冠疫情形势仍旧复杂、严峻。

  8月1日,三亚爆发新一轮疫情,随后一周感染者数量超1000例,约8万旅客被滞留当地。8月8日起,三亚、海口、澄迈、昌江等海南多个地区开始实行临时性全域静态管理,餐饮经营单位被要求暂停堂食。

  差不多前后脚的时间,义乌也突发新一波疫情,一周内感染者超300例。

  再往前,7月15日,成都新增一例本土病例;7月19日,成都餐饮同业公会向成都全市餐饮单位发布《关于加强餐饮业疫情防控工作的倡议书》,倡议各餐饮单位不承接宴席活动,鼓励提供到店自取、外卖订餐,实施无接触配送服务。

  受疫情影响的已远不止于这些城市,今年以来,此起彼伏的疫情蔓延至全国多个城市。

  3月13日,深圳因新增病例人数增多而宣布封城一个星期,全市餐饮经营活动被叫停。

  同样在3月,上海疫情爆发,此后两个多月里,这座原本繁华喧闹的城市陷入从未有过的“静默”。直到6月1日,上海宣布解封,但除部分偏远地区且在复工白名单内的餐饮企业,许多餐饮门店仍旧不能提供堂食。最新消息显示,8月7日,上海全市疫情风险区“清零”。过去的这几个月里,店面关闭、全额亏损、高昂成本......上海餐饮业面临的压力可能早已远超我们的想象。

  疫情多点复发,餐饮堂食被迫开开停停,全国多地餐饮业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3月17日沈阳宣布暂停堂食,直到4月25日提出按照50%限流有序开放;

  济南从3月30日至5月10日,暂停堂食了41天;

  广州4月9日起多个区发布公告要求暂停堂食,4月22日,全市餐饮恢复堂食;

  北京五一起暂停堂食,直到6月6日才宣布放开大部分地区堂食;

  江苏无锡7月2日宣布全市餐饮经营单位不再提供堂食,一直到7月14日,部分区域允许恢复餐饮堂食......

  不少餐饮人说,今年是他们入行以来最艰难的一年。

  “大部分餐厅营业额下降都在50%以上,很多大品牌餐饮的现金流只能维持两三个月。”

  “7月这轮疫情是最严重的一次,成都的中餐业营收至少下降60%,尤其是商场店。”

  “疫情每封控一个月,经济就要用3个月来弥补恢复,就北京5月这波疫情可能至少需要两年才能有所缓和,又有几个餐饮品牌有实力还能再烧钱扛两年?”

  疫情给餐饮业蒙上了一层阴影,而抛除疫情外,餐饮业的“流血”还远不止于此:客流锐减,房租、人工等巨额支出高居不下;转战线上收入甚微,远撑不起门店开销……

  行业充满前所未有的挑战,变革也悄然发生。优胜劣汰,熬不下去的门店开始被清出场。企查查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餐饮相关企业共注销吊销37.3万家。

  积极自救、穿越寒冬,餐饮企业逆境中前行

  市场环境的不确定性、复杂性还在不断交织演变,真正考验企业“成色”的时候已经到了。

  整个餐饮行业正在经历从存在到优化的升维,在无差别的行业压力面前,只有表现出足够的抗风险能力和韧性,才能在疫情的冲击下,镌刻出新方向。

  穿越寒冬!上半年,我们也看到,大批餐饮企业积极自救,在逆境中不断探索生存之道。

  发力“地摊经济”

  进入4月份以来,成都、南京、郑州、河南、甘肃、河北等多地相继出台政策,允许商家外摆,以帮助餐饮经营者走出困境,全国多个城市掀起了地摊经济热潮。

  随后,餐饮业的“地摊经济战”也开始打响。

  比如,暂停堂食期间,海底捞北京部分门店的临时摊位就开始出现在各个小区门口,售卖冒菜、快餐盒饭、自热食品、辣椒酱等。

  一辆小推车、几张外摆桌子,从各类食材、调料、小吃、预制菜到实实在在的餐品,顾客去哪儿,餐饮企业就会跟去哪儿。

  转战外卖、外带

  直接关闭堂食,对没有线上外卖业务的门店来说,打击是“致命”的。堂食的牺牲,也促使外卖从原来的配角转身成为了餐企的救命稻草。 

  像上海疫情期间,“线上订,线下送”是餐饮连锁的主要经营模式。北京堂食暂停期间,眉州东坡、旺顺阁、紫光园、萃华楼、胡大等知名餐企也快速做出了调整,纷纷把重心转移到外卖和外带上。 

  整个上半年,在堂食阶段性受阻的境遇下,越来越多餐企不得不开始考虑增加外卖业务。红餐网联合世界中餐业联合会共同推出的《2022年疫情背景下餐饮企业调研报告》数据显示,近五成受访餐企在疫情期间开拓了外卖、团购等业务。

  疫情常态化下,堂食与外卖的角色已经发生重要变化。外卖对餐饮而言,已不再是可做可不做的业务,而是必须常态经营的业务。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餐饮人

关注国学故海头条号:挥斥千古今朝,源说百年人生。
[添加微信公号:myway2059,关注国学故海]
[观看西瓜视频,关注国学故海]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