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餐饮“水深火热”,供应商们却排队上市……

  淘金先富卖铲人!

  这不,新茶饮品牌拼得“死去活来”,才出了奈雪一家上市企业,而后端的供应商们却正在排队上市。

  近日,给“喜茶们”卖杯子的、卖果汁的、卖小料的供应商纷纷都被曝出准备上市,还有一批供应商已经敲钟。

  值得关注的是,“卖铲子”的供应商们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淘金者们也不甘落后——餐企们开始布局后端挣“供应链”的钱。

  一场餐饮上下游的暗战已然打响,餐饮产业化正在拉开帷幕!

  “卖铲人”的狂欢:

  排队上市,新茶饮供应商们在闷声发财!

  当一个风口来临,风口上游的确定性红利可能要大于风口本身。

  在19世纪美国西部的淘金热中,大部分淘金子的人没赚到什么钱,但卖铲子的人实实在在发了大财。

  同样,“淘金”新茶饮倒是给“卖铲子”的供应商制造了赚钱的风口。

  1、油柑热背后,“卖果汁”的净利暴涨210%

  去年,奈雪推出的“霸气玉油柑”,一经上架就成爆品,并在行业里掀起“油柑热”,直接带动上游油柑价格上涨近10倍。

  而这一爆款的诞生,离不开背后的供应商田野股份。

  成立于2007年的田野股份一直以来专注热带果蔬原料制品研发、生产和销售。此前的头部客户是农夫山泉、可口可乐和娃哈哈,营收增长较为乏力。

  但新茶饮火了让它改变了命运。

  2020年起,奈雪、茶百道、一点点、沪上阿姨等逐渐开始成为其头部客户,到了2021年,它的整体营收达到4.59亿元,增幅达到了72.57%;净利润6517.76万元,增幅更是达到了210.34%!

  其中新茶饮客户的营收占比高达61.82%,奈雪与茶百道更是以20.04%和14.38%贡献率位居前两名。

  业绩的暴涨,让田野股份于今年6月中旬,在北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

  2、限塑令背后,“卖杯子”的一年卖出21亿只

  给新茶饮卖果汁的一路走来一路赚,卖杯子的也毫不示弱。

  给瑞幸、喜茶等提供餐具的恒鑫生活,靠着卖纸杯,撑起了33亿元的市场估值,在今年5月,向深交所递交了招股书,申请创业板上市。

  恒鑫生活成立了25年,它起初是夫妻创业靠印刷起家,2001年转型卖纸杯,也成为国内较早将柔版印刷应用到纸制餐饮具的企业。2008年,国家推出“限塑令”后,夫妻两人又推出了以PLA等可降解塑料为主的纸制和塑料餐饮具。

  目前它是瑞幸咖啡、喜茶、星巴克、益禾堂、麦当劳、德克士、蜜雪冰城、汉堡王、Coco都可茶饮、Manner咖啡、古茗、DQ等一众品牌的纸制与塑料餐饮具提供商。

  其2021年共卖出纸质餐具20.1亿只、塑料餐具19.5亿只,营收高达7.19亿元,净赚8123.61万元。

  3、奶茶“粥化”背后,卖小料的年入超5亿

  从2019年来,拼小料大战在茶饮业爆发,奶茶“粥化”成了流行趋势。

  这无疑给卖小料的供应商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不久前的7月15日,为喜茶、星巴克等提供“小料”的食品调味料企业宝立食品在上交所主板上市。截至目前,已连续收获了5个涨停板。

  德馨食品则是下一个潜力,它主要是为现制饮品提供果风味糖浆,饼干碎、寒天晶球、果冻等系列小料,在7月5日预披露招股书,拟深市主板上市。

  2019-2021年,德馨食品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3.93亿元、3.57亿元、5.29亿元。它的客户可都是“明星”,包括百胜中国、麦当劳、星巴克、瑞幸咖啡、7分甜、蜜雪冰城、奈雪的茶、书亦烧仙草、呷哺呷哺、华莱士、阿华田、乐乐茶、海底捞、永和大王、三只松鼠等知名品牌企业。

  不仅以上品牌,此前,为元气森林提供赤藓糖醇的三元生物和为CoCo 、85°C、沪上阿姨、古茗提供原料的佳禾食品已经完成了IPO敲钟。

  淘金者的“苦楚”:

  餐饮规模负效应,远不如供应商好赚钱

  卖调料的、卖餐具的、卖食材的餐饮供应商们赚得盆满钵满,排队上市,而餐饮品牌们却深陷疫情的泥潭,处境艰难。

  这反差让不少餐饮人心酸,因为只做餐饮前端,靠门店端盘子卖菜挣钱太辛苦了,风险也太高了!

  1、餐饮抗风险能力弱,仅靠门店盈利壮大很难

  餐饮是个勤行,干得都是脏活累活,365天夜以继日地干,但赚得却很少。有一句话最贴切,“操着卖‘粉’的心,却赚着卖白菜的钱”。

  不仅干得多挣得少,还得时时刻刻提心吊胆,就像老乡鸡创始人束从轩曾说,“我们是把脑袋栓在裤腰带上干活的人。 ”

  的确,餐饮门店抗风险能力太弱了,别说疫情了,有的时候顾客的一个差评,都可能毁了一个餐饮品牌;要是一家门店没经营好亏损了,可能得用5家门店利润来补“坑”。而且未来的不确定未知风险也很大,跟不上时代就会被淘汰。

  想要做大做强就更难了,因为餐饮没有规模效应,规模越大,成本和风险也越高。门店是个重资产模式,但凡开一家门店,都离不开租金、食材成本、物料设备投入、人员的投入,每多开一家店,这种固定成本就会水涨船高。

  疫情下,这种困难被加倍放大,就连老大哥海底捞都关店近300家求“自保”,更别提那些抗风险能力弱的中小餐企了。

  2、“流水的餐厅,铁打的供应商”,供应链上市潮更猛烈

  而供应商就不一样了,正所谓“流水的餐厅,铁打的供应商”。

  餐饮4万多亿的市场就摆在那,就算一家餐企被“打倒”了,还有千千万万的品牌站起来,再加上餐饮连锁化趋势不可阻挡,餐饮供应商们不愁客户。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餐饮

小时候的城,长大后的村,梦里的世界。
[添加微信公号:myway2059,Hi来时的路]
[观看关注西瓜视频,Hi来时的路]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