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大雨中“嚎啕痛哭”的中年男人,哭出了多少餐饮人的委屈!

  他在年前盘下了一家店,把积蓄都掏空了,还借了点钱,从选址,到拆墙、装修、买厨房用品设备,零零碎碎事必躬亲,前前后后忙活了三个月。

  当一张张新桌子新椅子搬进来,万事俱备,只欠开业!他满怀信心准备“大干一场”。

  可是,没想到,呼和浩特开始爆发新一轮疫情,餐厅根本无法开业,眼瞅着装修好都一个月了,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开业。

  看着还没撕掉薄膜的桌椅,想起来还不起的信用卡和房贷,还有马上又要交房租了,突然心里压力变大,他有点承受不住了。

  在3月9日的夜晚,小陈跟朋友打了个视频,话还没说两句,眼泪倒先流了下来,他不停地用手背擦拭,却怎么也擦不干,哭得像个孩子。

  他这一哭,替多少憋屈的餐饮创业者流下了眼泪。

  刚入行的餐饮创业者钱本来就少,可能是辛辛苦苦打工十几年攒下来、或者是靠亲朋好友借出来的几十万,抗风险能力往往是最弱的,经不起一丝风吹草动,疫情让风险性极高的餐饮创业更加凶险。

  大多数开餐馆的人本想靠开店挣点钱养家糊口,疫情的不确定下,这种简单朴素的愿望被现实一次次爆锤,甚至直接“返贫”,也埋葬了不少餐饮创业者的梦想。

  于是,在残酷的疫情洗牌下,也有人贴出告示,说一声“江湖再见”,潇洒又落寞地离场了。

  “找出路,靠‘直播’给百名员工发工资,保住24家店!”

  疫情可以打倒餐饮人,但从未打败过餐饮人。

  也有不少餐饮人在痛哭、崩溃之后,用自救寻找到新的出路。

  在北京,就有一家连锁麻辣烫企业,依靠做直播自救,给上百名员工发工资,保住了24家门店,没有流失一名员工!

  这家餐企叫做文立新秤盘麻辣烫,在北京有24家门店,受北京5月那波疫情影响,有9家门店直接暂停营业了。

  停业的门店虽然食材成本减少了,但是房租和工资成本一点也不能少,关停大约每月要亏损15万左右;而暂停堂食的门店,日营业额也从原来的一两万缩水成一两千。

  没有收入的生活压力太大了,百名员工的背后,就是上百个家庭。

  于是,门店店长们自发搞起了直播,最开始的几场直播,观众只有十几人,他们就先把直播和优惠套餐的信息发到之前的老客群里引流,人气很快就涨起来了,老客的复购率都很高,附近的新顾客也有很多下单,5月第一周最好的一场直播,卖了将近2万。

  现在直播一天能卖三四千元,跟疫情之前持平,最起码能够把人员工资挣出来。“有的开一场直播1个多小时,可以卖1万多到2万元。”运营负责人孙亮说道。

  “疫情给中小企业确实带来了困难,但如果造成人员流失,在重新开放时会是更大的困难,我们很庆幸,在这样的困境里,企业和员工一起活了下来。”

  不仅如此,这次的直播测试也验证了直播带货具有可行性,未来他们可能会对员工们进行专业化培训,把直播做得更好。那相比之前,又多了一个新营收点。

  目前文立新麻辣烫堂食恢复,店里的客流量日渐增长,有的店甚至排起了队,关闭的9家店铺又重新开张。

  一切正在慢慢好起来。

  小结:

  “世人慌慌张张,不过图碎银几两。偏偏这碎银几两,能解世间万种慌张。”

  那些被疫情冲击的开小餐馆的人,全靠那几十平,甚至十几平的地方养家糊口,起早贪黑,一刻也不敢停,因为一停,停下来的就是一家人的生计。

  可疫情说来就来,餐厅许久不能开张,苦心数年搭建起的平凡生活,轻而易举就被冲垮,于是情不自禁在大雨中崩溃怒吼,在深夜里嚎啕大哭。

  然而,哭完吼完发泄完,坚强的餐饮人仍在不停地找出路自救,仍面带笑容期待着开门迎客时说:我家店菜味道不错的,欢迎来尝尝。

  来源:职业餐饮网 程三月

2页 上一页  [1] [2]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餐饮人

小时候的城,长大后的村,梦里的世界。
[添加微信公号:myway2059,Hi来时的路]
[观看关注西瓜视频,Hi来时的路]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