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大雨中“嚎啕痛哭”的中年男人,哭出了多少餐饮人的委屈!

  不久前,上海一羊肉馆的老板,封控几十天后,在大雨中失控般地大哭怒喊“疯啦”,这一幕看得人心酸,也喊出了多少餐饮人的委屈。

  大疫三年,众业皆苦,餐饮业尤甚,不少餐饮人的资产和积蓄也跟着“清零”,被迫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和命运:

  有辛苦打拼十几年的老餐饮人,14家餐厅一口气关得只剩下2家,连房子都抵押了,只为能撑过疫情;

  有年轻创业者,花尽攒了许久的积蓄筹备开的烧烤店,却遇到疫情不能开业,面对还不起的房贷和信用卡,忍不住嚎啕痛哭;

  还有更多人说完“江湖再见”后,餐厅大门一关,悄无声息离场……

  接下来的,这四个真实的故事里,或许能看到无数餐饮人的影子。

  “14家店只剩2家,为了熬过疫情我把房子抵押了!”

  从“车如流水马如龙”,到“门庭冷落鞍马稀”的落差,刘锐最明白其中的苦楚。

  可能有人对2013年热播的《顶级厨师》第二季中的他还有些印象,刘锐凭借创意菜“新式炖牛肉”稳进全国十强,成为了北京赛区唯一入围的选手。

  现在的他已经是一位餐饮老板了,2020年高峰期曾开出了14家门店,可疫情第一次来,就直接关了7家店,一直到21年的4月份,关得只剩下两家店了。

  如果你去过北京南锣鼓巷,你也许听过小菊儿胡同藏着一家名叫“ 脑子加工厂”的川菜馆儿,这家开了11年的店就是刘锐的,他在这赚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120平的店一个月能卖到60万,这是个非常狂野的数字,从中午十一点半开始排队,一直可以排到晚上九点。当时我是花4万块钱把这家店开起来的,管朋友借了30万,花4个月全还完了,这是我的光辉经历,哈哈哈。”刘锐一边熟练地烤着脑花,一边回忆着说。

  而如今,现在这家店靠撑着,每天只能卖800元的营业额。

  刘锐剩的另一家店,曾经是三里屯热门榜排第一,一天最高营收达到了过10万。

  但前两天下雨,一天才走了3单,差不多500多块钱,不到之前的百分之一。这家店一年要260万的房租,基本算到一天平均下来得差不多四五千的房租,营收远远连房租都无法覆盖。

  “今儿个上午我把房子抵了,(餐厅)能不关就不关吧,能多扛就多扛一会儿。”

  现在刘锐开始“重操就业”,到了晚上就去三里屯出摊卖烤羊肉串,虽然一晚上才卖了5单,只卖了150块钱,但他依然爽朗乐观,只是面对跟了他8年,现在却还跟着他出摊的老员工时,他觉得特别愧疚。

  “餐饮吧,看起来这事特简单,但事实上不是这样的,当你好的时候所有人都管你,但说关店的那一刹那,关就关了,没有人管你的死活……没娘的孩子嘛,所以说,疫情后,还有什么愿望,活着!”

  “在雨中怒吼大哭,我没有神经病,只是想发泄一下”

  上个月,上海一羊肉馆老板在大雨中大喊“疯啦”的视频,看得不少餐饮人泪目。

  这个视频里的老板叫做王军礼,同样做了十几年餐饮,但他和刘锐不一样,他没有太多的高光时刻,只是一直平平淡淡地守着他的小餐馆,因为那是他一家的生计。

  王军礼是安徽砀山人,来上海十几年了,在这里开羊肉馆做生意也十多年了。

  2020年疫情前生意很好,他开了2家店,熟的白切、红烧羊肉,还卖些生的新鲜羊肉,这几年受疫情影响,就剩下一家店了,全靠周围街坊支持。

  那天是5月12日,他被封控在店里已经几十天了,心里特别郁闷,看着空荡荡的羊肉馆,看着门前隔离的铁皮板,他喝了不少酒。

  当时外面正下着雨,借着酒劲想发泄一下,他冲出店门,挥舞着双手,在马路边上大喊:“啊……疯啦疯啦……哈哈哈……”,想让大雨冲刷掉心里的苦闷。

  看过这段视频的网友,纷纷表示“太难受!这位大哥的年纪,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时候”,“希望一切都能好起来”。

  王军礼有着典型的中年男人模样,微微发福,穿着朴素,和许多普普通通餐饮人一样,用着一间小小的店面维持了一个家庭的生计,整个家的担子都扛在肩上,最怕突然停下来。

  但疫情突袭,说停业就停业,手停口停的重压下,溃不成军,这一声“疯啦”的呐喊,喊出了多少餐饮人的压力;这一场嚎啕大哭,哭出的却是更多餐饮人的心声。

  可酒醒之后,生活仍旧要继续向前:“欢迎大家疫情后来店里品尝羊肉,也给我提宝贵的意见,我们再接再厉,大家一起加油!”

  “装修四个月的烧烤店开不了业,信用卡、房贷都还不上了”

  小陈也没憋住,崩溃大哭。

  和两位前辈不同的是,击垮他的不是关店,而是花了四个月装修好的烧烤店,却连开业都开不了。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餐饮人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