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生鲜超市纷纷开酒吧 酒水行业的热闹到底醉了谁

  除此之外,酒水品类众所周知的高毛利,似乎更能解释生鲜超市们纷纷加注的原因。

  酒水的毛利率真能到传说中的70%吗?“没那么高”,几乎所有酒吧老板的第一反应都是否认,不过他们承认的毛利区间还是在50%-70%。紧接着,几乎每位酒吧从业者都会开始算一笔账——除酒水外的成本账。酒吧最重要的,不是酒水,而是空间运营与氛围感,这才是需要花大成本的地方。

  这是所有酒行业从业者的共识,也是酒吧老板们的自信来源所在。“不是货架上摆几瓶酒就算酒吧,那超市里的,说实话,在我这儿都不算酒吧。”酒吧老板的“看不上”里有几分骄傲很难说清,不过,其指出的问题,确实已经摆在新入局的超市玩家们面前。

  好酒者,酒好喝吗?

  对酒吧要求严格的不止酒吧老板。

  T11明确2019年度酒水战略背后,有利用酒水品类实现盈利的考量。为了提升T11的酒水专业服务,杜勇要求从培养专业员工开始。

  他曾表示,自己对员工的要求是具备跟酒相关的市场、运营、酿造知识;知道酒文化,知道什么是“新世界”“旧世界”,了解为什么大家从喜好波尔多转向勃艮第。

  杜勇也曾在公开演讲中表示,从2018年到2019年底,整个T11跟酒类项目相关的人,最少要通过国际葡萄酒二级。到2019年底已有30位同事通过了国际葡萄酒二级,三位通过了三级,还有员工正报考大师级别。

  这一切都需要成本。

  在T11的酒水货架上,一瓶最常见的科罗娜Corona啤酒售价8.9元/瓶,一提6瓶售价49.9元,单价介于京东自营的89元/12瓶和天猫119元/12瓶之间。而如果想享受专门的酒吧空间和服务,每瓶酒水加收150元服务费。墨绿色调为主的开放式酒吧就在酒水区旁,能同时容纳几十人。

  但酒吧的工作人员介绍,这里很安静,人不多,每晚平均一两桌。“我算酒鬼了。”自称酒精爱好者的何淼住在T11附近,“来这儿次数挺多,但买酒其实不多,最贵是请朋友来吃饭,喝了瓶一百多的莫斯卡托。”

  何淼解释,自己在T11的大部分酒水消费,是到店就餐或买菜时顺手带一两瓶平价啤酒。“要是真想喝酒,都是和朋友一起,默认就去工体三里屯了。我看这儿也有贵酒,反正我是不会来这儿买,和质量服务都没关系。”何淼反问,“需要喝这种酒的人,我能说,王总,我请您去楼下超市里喝吗?”这也许更能解释T11酒吧的安静。

  和T11的安静不同,七范儿的夜晚更显热闹。“尤其是晚上,别家都没啥人,就他家人多。”七范儿隔壁的Chaan轻食店老板告诉经济观察报,自己店的新年跨年团建也选在七范儿。日常活动,正是是七范儿人气的来源,2020年第一个周末,店内就举办了精酿啤酒节,聚集了牛啤堂、拳击猫等国内知名精酿啤酒厂牌,现场卡座基本坐满。不过,等开业的热潮过去,还能保持多久的热度,才是考验其功力的时候。

  而微风市集地下一楼的酒吧Minibar,看起来更随意。“但凡自己开酒吧的,那都是爱酒。”Minibar合伙人张晨枫表示,自己和合伙人们对这里的初衷更多是情怀,希望这里就像小时候玩四驱车的小卖部,让大家都能放松下来。

  但酒吧,带来的不止是情怀与轻松。“我出来开酒吧,一年赚的钱还不如之前上班的税钱多。”从互联网公司离职开酒吧的一位老板调侃道。

  而张晨枫说,“月流水一万五就能养活自己了”,先活下去。

  来源:经济观察报 见习记者 程璐洋

2页 上一页  [1] [2]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生鲜超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