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便利店里的白领夜生活

  中关村、西二旗、望京,是北京聚集了最多“月薪五万,活得像五千”一族的地方。这里出没着阿里、百度、腾讯、美团等一线互联网企业的员工,他们加过无数个夜以继日的班,也创造过无数个商业神话。

  不知你是否好奇过,在那些平凡的夜晚,这些头顶光环的人都过着什么样的夜生活?面对996的工作重压,他们的人生真的值得羡慕吗?其实这些问题的答案,都藏在夜深人静的便利店里。笔者采访了十几位便利店店员,记录下了便利店视角的白领百态。

  1、便利店里的焦虑面孔

  西二旗是个乏味的地方,如果你从市中心坐车过来,会以为到了城乡结合部,或者某个县城的开发区。在这里,街上基本都是快餐,大厦的底商都是一些没听说过的饭馆,没有娱乐场所。

  工作时间街上是看不到什么人的,但一到中午的饭点,基本所有的店铺都有人在排队,有人为了省时间,就在便利店买份快餐,卫生也更有保障。省下来的时间,正好下楼抽烟放会风。

  这里并不适合生活,只适合拼搏。与其他写字楼不同的是,这里连晚上,都是盒饭销售高峰。996的“福报”,这里的每个人都享用过。

  一个月前,快手刚刚传出“2000万年薪挖电商负责人”的传闻,虽然这则传闻未获证实,但在招聘网站上,这家公司的岗位待遇大都标注着“比平均水平高xx%”的字样。便利店工作的张平却没有看出他们的身价,每天午饭、晚饭时间店里都会排起长队,买饭的人都带着工牌,在张平眼里,他们“都是一些IT民工。”

  他目测,这些人身上穿的衣服,可能还没自己的衣服值钱。“我听说他们挣的都挺多的,不过从外表真看不出来,男的一般都是T恤+大裤衩,女的也就是普普通通的连衣裙,也没看出认真化妆。这些人,要是搁小商品市场里看摊儿,也绝对不违和。”

  张平特地补充说明了一下:“我绝对没有嘲笑的意思,人家随便努力一个月就顶我干小半年,我有什么资格嘲笑人家呢。主要是他们太忙了,挣钱虽多,也没什么机会和意愿去花。”

  同样的,苏州街到海淀黄庄的大街上,餐馆林立,每到中午几乎每家餐馆都有人排队等位,但到晚上人就少多了,加班的人更愿意到便利店去买点吃的。

  “我们的客人大部分都有黑眼圈,”另一家便利店的店员小赵捂嘴笑道,“好多人都挺疲惫的,即便是早上,也都匆匆忙忙的没有笑容,我能从他们脸上看到焦虑。”

  2、被裁中层门口哭泣

  与七八点的晚饭高峰期不同,夜深时分的便利店,会出现某种时间慢下来的温柔感。这个点,其他商业设施陆续关门,只有便利店还开着,对许多加班至深夜的人来说,这里不仅是个补给站,也是个陪伴者。

  那些深夜出现的人,都带着自己的故事,便利店的店员则成了听故事的人。

  在苏州街的某个十字路口,三面都是办公大厦,腾讯的一些部门就在附近。店员王尧回忆起某晚,一对年轻男女同事在这里边吃东西边聊天,男生开导女生不要跟领导对着干。“她是给你做考评的,干得好不好,还不是她说了算?”

  女孩明显没有被说服,王尧听到她一口气讲了刊例价、资源置换、裂变之类的词,说领导根本就不懂。两个人说了半天,男生沉默了,似乎也觉得有道理,跟着叹了会儿气。女孩说:“她的知识结构明显老化了,还拿以前那套来说事儿,坐在那个位置上,简直成了障碍……”因为要招呼客人,王尧没听到后来的对话,等她忙活完,两人已经走了。

  见识过当下属的忿忿,王尧也撞见过当领导的无奈。那是年初的一个晚上,伴着北京冬天特有的寒风,一个半秃顶的中年人来买烟,买完之后站在门口抽。王尧摆货过程中用余光一瞟,看到门外的中年人边接电话边哭,哭得挺难看,鼻涕都垂下一滴。王尧不忍,摆完货见他还没走,便出去抽烟,顺便安慰他两句。

  中年男子止住眼泪,感谢了他的安慰,说自己被末位淘汰了,刚才是跟同事告别。“在我手里淘汰过好几个下属,没想到今年轮到了我。我一直谨小慎微,知道自己技术一般,升上来不易,生怕被淘汰,一直在学习,年轻人用什么我也学什么,但这个行业变化太快了……”中年男说到这里,又哽咽了,抽出一根烟叼上掩饰自己。王尧言不由衷地说了些励志的话,也接不下去了。后来王尧在新闻里看到,好几家大公司今年都在淘汰中层。

  上个月王尧又见到了这位大哥,他进来买烟,认出是王尧便打了个招呼。王尧差点没想起来,在中关村这片地方,半夜哭泣的中年人不要太多。

  大哥告诉王尧,今年各处裁员,自己后来几次求职都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干脆当了专车司机,一天拉几个活就够养家糊口了。

  “说实在的,现在反倒比以前快乐。”大哥说,“那时候每天都战战兢兢,怕老板不满意,怕下属不服,怕技术落伍,怕跟不上别人……最近这一阵,是我这些年睡得最踏实的日子。”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便利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