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坐拥1000万团长大军 社区团购战火不熄

  01

  巨头再入局,社区团购战火再起

  这世上的事往往是反直觉的。

  就在很多人以为社区团购的这把火快要熄灭时,专业的统计数据却再次震惊了所有人。

  不久前,国金证券发布了一份公开报告:今年3到4月,快团团的DAU增长了442%,群接龙涨了136%。另一项数据更为恐怖:2000多万人的上海,快团团的“团长”就有80万人

  ——快团团是拼多多开发的一款小程序,它本身没有商品的,而是关注于开发团长数量,为了批量“催熟”团长,快团团对团长几乎没有设限,不收佣金,只收提现手续费,以及可以忽略不计的千分之六的服务费。

  快团团的做法,可谓四两拔千金:只抓住做大团长这个点,纲举目张,一下子就打开了社群流量,将多多买菜的触角伸向四面八方的城市社区。

  眼看着拼多多还在顺风顺水地攻城略地,其他的巨头们显然也坐不住了。

  今年618期间,盒马宣布将增设社区团购储货和社区奥莱店。

  这已经不是盒马第一次对社区团购这么动心了。

  事实上,从2021年4月起,盒马就正式推出了盒马邻里,并在7月成立了NB事业部。盒马毫不掩饰对盒马邻里的期望,说它是“未来十年中盒马最重要的业务”,最重要,没有之一。对盒马而言,社区团购这一仗,除了胜利,已经无路可走了。

  盒马之外,世界500强榜单中最赚钱的公司——沃尔玛,也在一反常态地加快布局社区团购。仔细思考一下,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过去,沃尔玛一直单方面强调“综合性大超市”;但是近年来,随着环境的变化,很多人宁愿呆在家里,也不愿光顾沃尔玛线下实体店。这时候,沃尔玛推出社区团购业务,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补平那些没有到店的流量,支撑着沃尔玛下一个年度继续站稳世界500强企业的榜首。

  不止是盒马和沃尔玛,在社区团购这个领域深耕了多年的超级玩家们也在拼命提速。比如说,叮咚买菜的“邻里团”,就是通过“扫小区”的方式,将用户需求集中对接到小区自提点,方便用户有时间自提。

  别人觉得危险的时候出手,一向就是商业成功的法则之一,巨头们再次轮番入局,也让社区团购战火再起!

  02

  社区团购的时代过去了?你想多了!

  回头看一下社区团购走过的这两年,感觉就像经历了一场过山车。

  2020年,随着线下渠道的一度停滞,一些密封不住的流量开始史诗级地向线上流转,而社区团购,被认为是承载这些流量的天选方式。

  一时之间,各路资本纷纷下场助势,社区团购成为“千亿规模风口”,包括美团、拼多多、淘宝、京东在内的电商平台都将社区团购确定为“电商的下半场”。

  社区团购勃发之初,在市场培养上照例遵循了“中国特色的互联网思维”:一上来就通过屡试不爽的超额补贴把整个市场的价格打下来,吸引更多消费者远离超市和菜市场,到社区团购app上下单。

  0.99元一斤的人参果,0.99元一斤的苹果,0.99元几大包的纸巾,看上去还并不那么差,作为消费者,没有人会抵挡得住这样低价诱惑。

  用低价吸引流量后,平台手中就有了海量的消费者数据,对用户的行为偏好等也有了基本认知,下一步,平台通过相应的“规则”,就可以直追用户的行为习惯,提供量身定制的服务,让他们对社区团购产生消费依赖。

  但是,随着监管加强,背后各路资本中途离场,大规模补贴战已经难以为继。这时候,潮水退去,谁在裸泳就看得一清二楚了。

  最先顶不住的是同程生活,这是同程旅游旗下的社区团购项目,这么不缺钱的主,却于2021年7月更名为蜜橙生活的同时,一脸生无可恋地宣布申请破产了!

  接下来,社区团购领域的一颗颗深水炸弹不断引爆。

  2021年7月底,传出食享会武汉总部人去楼空,只留下大量供应商和员工在风中凌乱。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社区团购

小时候的城,长大后的村,梦里的世界。
[添加微信公号:myway2059,Hi来时的路]
[观看关注西瓜视频,Hi来时的路]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