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共享充电宝需要美团这个“搅局者”吗?

  自诞生便被冠以“伪需求”之名的共享充电宝行业,有过“百电大战”的盛况,也激起过王思聪、陈欧的“diss战”,可谓争议不断。

  几年过去,眼看伪需求逐渐创造出了真需求。2019年,共享充电宝市场全年用户规模达到1.5亿人次。因为投入成本较低,规模不断扩大,街电、小电、怪兽充电、来电纷纷盈利,这个赛道变得惹人眼红。

  终于,三进三出的美团再次“真香”了。

  先是在全国100多个城市招募人员进行地推,又对商家给出增加美团和大众点评真实点击量的诱惑条件,美团的重拳出击势必给共享充电宝行业带来一次不小的冲击。

  不过,尽管头部企业开始盈利,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单一盈利模式仍然导致大多数玩家在生存线边缘挣扎。美团的大举进攻,于他们而言,不仅压力陡增,甚至随时可能出局。

  而对于整个行业来说,一场洗牌之后,效果甚至可能适得其反……

  盈利的头部玩家依旧如履薄冰

  三年前的5月5日上午,王思聪在朋友圈里激动地发了一条动态:“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为证。”

  如今判断行业是否已经成功,还为时尚早,但头部玩家“三电一兽”已经实现盈利。从市场份额来看,街电占40.5%、小电科技占23.6%、怪兽充电占20.9%,来电科技占11.7%,剩下的玩家仅占据市场3.3%的份额。

  尽管“三电一兽”看起来已经步入了良性发展的轨道,但论生存现状,或许仍旧如履薄冰。

  在去年曾掀起热议的涨价事件就是很好的佐证,一元一小时的场景成为过去式,取而代之的是根据不同场景收费涨价2至8倍。有工作人员曾透露,“这是为了生存的无奈之举,按照分给商家50%-80%的分成比例,加上入场费,企业一直在生存线上挣扎。”

  对此,有人认为这不过是共享充电宝企业的说辞,看起来弱势,实则是通过涨价的方式将成本推给客户承担。众说纷纭,但共享充电宝的确没有看上去那么风光。

  一方面,即便是已经实现盈利的“三电一兽”,盈利模式依旧单一。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共享充电宝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共享充电宝行业收入中,租赁收入占97.2%,广告收入占0.5%,其他收入占2.3%。

  由此可见,即便各企业在充电箱体、智能终端加入了不少广告,仍杯水车薪。

  另一方面,由于疫情原因,商圈、酒店、影院等场所关闭,共享充电宝企业断粮已久,行业再次陷入了困境之中。

  此前,小电创始人唐永波发布内部信表示,“疫情对公司业务造成不小的打击,一方面收入骤降冰点,另一方面公司还有5000多名员工工资以及供应链和各地办公租金等多项支出亟待解决。”

  眼看如今随着经济逐渐复苏,共享充电宝也终于迎来了小高峰。但美团的重拳出击,可能再次给从业者们当头一棒。

  美团目前在全国100多个城市招募人员,迅速开展地推。而对于商家来说,只需要提供场地就能获得持续分红,并且用户每使用一次,商家就能在美团与点评上增加真实点击量一次。

  这样的条件,对商家来说是具有诱惑力的。而“三电一兽”能够实现盈利的原因,也与大比例的市场占有率有紧密关联,若经由美团一番瓜分,恐怕头部玩家的日子也将越发艰难。

  仅占3.3%市场的小企业难以为继

  在共享充电宝行业里,能够完成自我造血的玩家始终是少数,更多的仍是鲜有人问津的参与者。

  通过启信宝搜索“共享充电宝”,能够搜出320条搜索结果,其中搜电充电、云充吧、倍电、嗨电科技、易起充、松鼠电电等多个企业,共享着“三电一兽”之外的3.3%市场份额。

  而美团的杀入对他们意味着什么呢?或许是,连这3.3%也难以守住。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美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