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Uber收购Grubhub:网约车和外卖的结合有没有春天?

  “我们将辞退3500名前端客服人员,今天将是你们在Uber工作的最后一天......谢谢您对Uber所做的贡献。”近日,Uber客户服务部负责人鲁芬·查韦洛含泪宣布裁员的视频在网络上走红。

  按视频内容来看,共有13%的Uber员工受到此次裁员风暴的波及。“受疫情影响,公司客户量大幅减少,让财务状况也呈现不理想,在这样的情况下,Uber不得不选择裁员来拯救公司发展。”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出行业务受阻的Uber,其旗下的外卖业务Uber Eats却在疫情助力下实现逆袭。数据显示,Uber外卖业务一季度订单量同比增长53%。这启发Uber找到了应对疫情的好办法——向其竞争对手Grubhub提出收购,全力布局外卖业务。

  而更大程度上,眼下Uber之所以全力进军外卖领域,不仅仅是为了应对疫情危机,更是将之视作一个能够突破业务瓶颈的新路径。

  发力外卖的底层逻辑

  对Uber而言,顺应疫情趋势,将发展重点放到外卖领域确实是一步好棋。

  首先是出于生存危机的考量。

  在疫情影响下,Uber的出行主业遭到严重打击。据一份报告显示,Uber全球总预约量下降高达80%。这让Uber不得不选择裁员减亏,“随着人们出行的次数减少,导致的结果是,我们许多一线客户支持员工的工作量都不够。由于不知道恢复需要多长时间,我们正在采取措施使成本与当今的业务规模保持一致。”

  受疫情影响,Uber的出行主业遭到严重打击

  而其实早在疫情之前,Uber就已经长期面临业绩萎靡、增长放缓的困境。相关数据显示,从2016年开始的三年间,Uber的运营亏损已经超过100亿美元。为此,Uber在从去年7月份到10月份,就进行了多轮裁员,共解雇了1000多名员工。

  出乎意料的是,其外卖平台Uber Eats的业务量却在疫情之下实现了逆势增长。Uber一季度财报显示,Uber Eats业务营收为8.19亿美元,同比增长高达53%。因此,对迫切需要别的盈利渠道以弥补主业亏损的Uber来说 ,重点发力现阶段更具发展前景的外卖业务,是显而易见的选择。

  其次是出于持续发展的远虑。

  根据消费市场分析公司第二测量(Second Measure)的数据显示,去年10月,Uber Eats的市场份额约为20%,Grubhub为30%,均落后于DoorDash35%的市场份额。那么,等到Uber完成对Grubhub的收购,两者所占据的市场份额将一举超过DoorDash跃居首位,大大增加双方在外卖行业的竞争优势。

  “在我们的行业,整合可能是有意义的,而且像任何负责任的公司一样,我们总是在寻找增值机会。”正如Grubhub方所言,这种商业联合对彼此都是一次巨大的业务促进。

  受收购消息推动,Grubhub股价一度暴涨38%,市值接近60亿美元,收盘时该公司股价上涨29.07%至60.39美元;Uber的股价也一度上涨9%,最终收涨2.4%至32.4美元/股,市值达到562亿美元。

  但最新消息显示,两家公司还无法就交易价格达成共识,且未来双方还将面临政府及反垄断机构的重重审查。

  “Uber长期以来一直拒绝向司机支付基本生活工资,而Grubhub则存在通过欺骗策略及勒索费用剥削当地餐馆的‘黑历史’。”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的主席戴维·西西林在一份声明中如此表示。

  这起牵动人心的收购案到底能否成功,还存在明显的不确定性。

  有跨界的基础吗?

  事实上,Uber如此看重外卖业务,还在于其本身主打的出行主业能与外卖业务达成完美的反哺关系。

  众所皆知,共享经济的最大优势在于,能让整体的运营成本降低。在此基础上,想要获得更大收益,就必须想尽办法扩大用户群体并激发他们持续使用,外卖就是一个可包含多种品类的高频次消费行为,且出行成本低有更大降价空间让利于外卖用户,增加用户粘性,两者结合属于优势互补。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外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