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零售业频道 >> 正文
连续直播360小时 外卖半小时送达 书店的疯狂自救路

  四月的最后一天,白岩松穿着一件绿色T恤,出现在了抖音的直播间里。这是他的直播首秀,主要内容是“直播带书店”。

  这场直播源于长江新世纪在4月15日发起的“书店的春天——拯救实体书店”倡议,白岩松是第一个响应的人,除了他之外,高晓松、马未都、敬一丹等多位名家也走进了直播间里,助力实体书店。

  直播卖书,是书店领域摸索出来的新生存之道。

  物外书店营销经理王艺告诉连线Insight,4月23日那天,他们与腾讯合作,邀请到了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李修文做了一场直播,人气最高的时候达到了30万,帮助物外书店实现了4000元左右的销售额。

  今年3月,单向街书店合伙人、作家许知远也联合主播歌手叶蓓以及其他五家知名书店主理人,在淘宝开启了直播,商品是六家书店各自价值99元的盲袋。

  在4月14日到4月30日,单向街书店进入了疯狂的直播实验,开启持续15天24小时不间断的“360小时书店不眠夜”。

  疯狂做直播,是为了让书店继续活着。

  就在今年2月,许知远发出了一封求助信,表示单向空间平均每天只能卖出15本书,收入暴跌,几乎把书店逼向绝境。

  全国有大批的书店,没能撑到疫情结束。

  “书店行”在2月份对1000余家实体书店的问卷调查分析显示,疫情期间,91.97%的书店几乎没有任何收入来源,37.02%的书店资金储备只能维持不到一个月,42.02%的书店撑不到三个月。

  尽管目前书店陆续复工,但生意依然冷清。

  除了直播外,外卖也成了一个自救措施。

  4月23日,上海新华书店、上海书城,在饿了么上线,而在此之前,包括言几又、三联书店等在内的书店们,也早已上线外卖。不仅送书,还会赠送店里在售卖的咖啡、文创产品等。

  这些措施,是短暂的救场,还是在未来将成为书店销售的重要渠道?利润越来越微薄的书店,未来何去何从?

  1颗粒无收、亏损严重,有人已经离场

  “疫情迟迟没有尽头,书店撑不住了。”2月24日,许知远在单向街书店微信公众号发布求助信时,写下了这样的话。

  他表示,截止到2月24日,疫情蔓延第一个月里,单向街仅剩的4家实体书店只有北京朝阳大悦城店开始营业,北京东风店、杭州乐堤港店和秦皇岛阿那亚店全部闭店,北京爱琴海店也已于去年年底停业。

  “大悦城的整体客流量每天只有平时的十分之一,书店平均每天只能卖出15本书,其中一半还是爱书如命的同事自己买走的。预计书店2月份收入较往年直线下滑80%之多,客流量只有平时的十分之一。对这个本来就利润微薄的行业来说,这意味着绝境。”许知远在这封求助信中这么说道。

  不仅如此,这份求助信中还表示,单向街书店一度在各种线上平台进行储值优惠、在线直播、建群秒杀等促销,但收效甚微。

  不得已之下,单向街书店发起了“自救会员计划”众筹自救活动,分为50元、200元、600元、2000元和8000元几个档次,企图通过这种方式来维持生计。

图源:单向街书店微信公众号

  陷入绝境的不止单向街书店,疫情之下,整个实体书店行业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他们大多数陷入颗粒无收的境地,甚至有不少已经被迫关店。

  小童的乌托邦书店位于浙江海盐县城绮园风景区的商业街,往年春节,都是店里的生意旺季。他告诉南方周末,以往春节期间一个月,这家店甚至能做出“上半年的利润”。

  但这次的疫情,让小童的“乌托邦”破灭了。由于景区关闭,书店关门一个月的时间里,小童一分钱也没有赚到。

  他表示,商业街店面的租金是每月七千多元,加上人工费,乌托邦书店每个月的毛利润要达到一万二左右才能实现收支平衡,但实际上毛利润“一个月平均下来也就五六千。”这意味着,本来就处于亏损状态的乌托邦,在疫情期间承担着起了比以往更甚的压力。

  2月25日,乌托邦书店发布了结业公告,表示将在5月1日前后结业。小童在公告中表示,“曾经无数次想象过结业的样子,唯独没有想到是这一种。或许老天爷对我还算眷顾,给了我这样一个‘契机’,在这个时候选择结业,也不算太丢脸吧。”言语之中满是无奈。

  而即便是熬过了疫情最难捱的阶段,不少书店在复工后也面临着客流量不理想、营业难等难题。

  第一财经曾报道称,3月2日复工当天,朵云书院旗舰店全天客流量只有几十人,营业额也只完成了平时的3%-5%。以前,作为网红店,这家店面的客流量平均每天能达到2000-3000人,周末以及节假日甚至能达到4000-5000人的水平。

  位于上海的大隐书局在客流量上同样不理想。创始人刘军告诉第一财经,复工一周左右的时间,大隐书局的十家书店只开了5家,客流量和销量也只有平时的10%左右。

  物外书店面临的情况更加严峻。王艺告诉连线Insight,物外位于武汉的三家店全部都处于疫情中心,2019年底,他们为2020年制定的计划是,要在业绩方面提升10%,但疫情过后,他们的想法早已发生了改变。

  “本来2020年是我们打算转型的重要一年,原本是希望推出我们的会员制、同时店面进行一些升级改造,但疫情的突发,让所有的动作都必须停下来。提升业绩更是不可能了,我们现在唯一希望的是亏损不要太严重。”王艺预测,2020年,物外书店的亏损额将在700万元左右。

  仅在疫情停工期间,除了货款和人力租金等,物外书店的亏损超过100万元。

  而复工后,物外书店的客流量也始终处于尴尬的境地。“疫情之前,我们每家店每个工作日的流水大概在1万左右,休息日会到2-3万,但这次复工之后,整个情况就不一样了。四月份每天进店的客人都不超过十个,甚至还没有我们的工作人员多。”王艺告诉连线Insight。

  不仅如此,为了维持运转缩减成本,物外书店裁掉了总店自营餐厅的全部11位员工,书店所有员工在2020年的节假日福利也全部被取消。

  2外卖点书、直播卖货、社群运营,书店都在试

  跟点外卖一样线上买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受疫情所困,实体书店开始将目光瞄准线上渠道,“外卖点书”作为一种新的购书形式,被写进了实体书店的自救法则里。

  3月初,北京市与美团达成协议,首批72家北京市实体书店进驻美团外卖平台。

  4月23日,上海新华传媒举办在线发布会,宣布旗下“30家新华书店、上海书城”入驻“饿了么”外卖平台,并在当天正式在线上开放。

  这意味着,在上海地区,用户只要打开饿了么,搜索“新华书店”或者“上海书城”,就会显示离消费者最近的门店,随后,用户只需要像点一份外卖一样,选择想要的书并下单,最快半个小时,骑手就会把书送到消费者手上。

在饿了么平台搜索新华书店,图源饿了么

  对此,上海新华传媒相关负责人介绍,新华书店的优势在于网点密集,基本上每隔几公里就有一家实体书店,“书店外卖是新生事物,我们会和饿了么一起探索经营。”

  不仅如此,有的书店甚至还讲起了新零售的故事。

  上海最大的新华书店福州店店长赵峰告诉TechWeb,他们专门为饿了么设置了数字化货架,将上线饿了么的书籍提前挑拣出来,放置在货架上,再在饿了么后台输入库存数量。这一数字化的货架被放置在书店最显眼的服务台里,由服务台的工作人员负责接单。

  加盟外卖平台,正在成为一股潮流。饿了么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北京、济南、沈阳、合肥在内的超100座城市的书店选择了转战饿了么,包括言几又、三联书店、大隐书局、中版书房等图书品类商家。

  不过,连线Insight发现,在上海地区进行“外卖点书”,目前的体验并不是很完善。

  在饿了么平台搜索“新华书店”,确有显示最近的一家店面,但从书籍类别来看,目前的覆盖面仍不够广、品类不够丰富。

  位于浦东新区的三林店,目前在售的书籍多为教辅工具类图书、以及中小学人文类图书,无论是从品类还是年龄层阶段来看,并不能满足广大读者的购书需求。

  “外卖点书”依然处于很早期的阶段,即便是打出即时配送的卖点,目前的购书体验,尚不足以与在各大电商渠道的购书体验相对比。

  不过,对于那些仍然处于疫情后遗症中的书店来说,这或许能够缓解他们的一部分焦虑。

  电商在线从饿了么方面了解到,疫情期间,饿了么平台的图书搜索指数增加了约800%。

  不断延后的开学时间,让不少家长感到了焦虑。他们在线上给孩子买教辅书、课外书,相对来说,图书购物平台的运送周期要比外卖长,而这个时间差,就是图书外卖的机会。

  疫情催生了“外卖点书”的同时,更多的线上自救措施也在实体书店行业内展开。过去的这段时间,他们纷纷通过电商直播、短视频、社群营销等方式,来弥补因疫情搁浅的线下业务。

  3月9日的直播中,许知远与薇娅曾有过这么一段对话: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书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