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共享充电宝为何涨价?线下点位租金贵、商家分成多

  两年时间,共享充电宝行业发展如此迅速,凶猛的线下点位铺设是重要原因之一。从2018年底到2019年初,你会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发现,共享充电宝不仅出现在大型购物中心、商超等热点位置,连街边的杂货店、美容店、奶茶店都能看到它的身影。

  在广州荔湾老城区经营咖啡店的王韦记得,自2017年底开始,不断有共享充电宝企业谈进驻合作。共享充电宝分成策略是从2018年初开始的,先后同时进驻王韦的咖啡店包括:街电、怪兽、小电、来电以及云充吧。

  在争夺据点的过程中,各家的地推不时挖墙脚。“A家的地推来到店里,看到我们放着B的充电宝机柜,他们会说,B家的分成不多吧?我们A家也有分成,可以给你多少比例,使用率高的话,后续可以再次提高分成比例,希望马上签约。”王韦回忆。

  一开始王韦对共享充电宝进驻店内,并没有多在意。但后来发现,通过共享充电宝,在周末高峰时期,居然能够增加30%的客流——这30%是指,客人透过咖啡店的落地玻璃窗看到共享充电宝而前来借用,顺道坐下消费至少一杯咖啡饮品。

  “怪兽、小电、来电的分成是4(商家)比6,云充吧分成最高可以达到8成。使用率高的时候,分成月入过千。”王韦说,作为商家,有分成当然欢迎,但更在意客人是否因为进来借用充电宝坐下来点东西喝,“这样会更加实际。”

  王韦与共享充电宝企业签署的并非独家协议,对于那些炙手可热的高质点位,商家拥有极高的话语权,共享充电宝企业则要通过类似竞标的方式获取。

  高质的商家永远是狼多肉少,对于这些高质点位,共享充电宝企业一般以入场费+分成的方式进行合作,入场费用低至数万,高至过百万,视点位具体质量而定。

  据万里透露,目前头部连锁型企业以招标形式与共享充电宝企业合作是比较常见的。头部连锁企业更倾向招标,因为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共享充电宝企业到底能出什么价格,通常会把每一家充电宝企业都叫过来,让这些企业彼此竞争。

  “通过竞标,能够看出充电宝企业的精细化管理程度,这家企业的成本和收益做得怎么样,都能体现自家的核心竞争能力上,这也是最公平最有效率的方式。”万里说。

  在追求点位的数量和质量的同时,也必须有抢占市场的速度。

  目前,街电在北上广深杭成6大城市已经铺设20万个点位。据万里透露,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行业开始往嘉定、石家庄、宜昌这样的下沉城市铺点,街电则在胡焕庸线以东的城市(即46%的国土面积,有96%的人口的300多个城市)完成铺设点位。

  对下沉市场,街电的做法是,争取在下沉城市都有点位——并非大面积地铺,而是选择核心地段试水,因为下沉城市目前仍然需要市场教育——与一二线城市用户不同,下沉城市用户对价格更敏感,生活与工作的半径相对更小。

  “一线城市用户离家工作可能需要1到1个半小时交通时间,但下沉城市用户的工作与居住距离更短,对充电宝的需求不一定有那么强烈,所以在价格方面会更便宜。”

  共享充电宝的“局”

  作为重度用户,光是2019年上半年,苹果手机用户甘米在共享充电宝上已经花费超过180元人民币,假设按照60元的单价,已经够她换3个充电宝。而且,在这笔费用中,有至少六分之一的费用是由于忘记归还充电宝而造成的。

  与街电的收入以90%租金+10%广告构成不同,任牧透露,来电科技50%以上是租金,其次是由违约订单产生的充电宝售卖,接着才是广告产生的营收。根据来电的数据显示,苹果手机用户确实是共享充电宝特别喜欢的用户,“因为苹果耗电快,电池不扛用。”

  共享充电宝的赚钱造血能力越来越强。任牧认为,2019年年度收入能否达到5亿元,将是共享充电宝行业的生死线——5亿元只是及格线,如果连这个数字都做不到,“这家企业在行业里就不会有太大存在和价值。”

  对于美团是否入局,任牧认为对方这次是来真的,美团进来对整个行业是一件好事。因为共享充电宝仍然有大量的空白市场,足够容纳其他玩家,而美团入局后,一定会实践这个行业中许多有待验证的想象空间的可能性,甚至有机会改变三电一兽的格局。

  随着5G的加速落地,手机的耗电率将是4G的2.5倍,共享充电宝的需求将被激发得更厉害,这是共享充电宝企业看得见的机会。但看不见的危机是,在这个过程中,是否会出现代替充电宝的充电技术,从而取代共享充电宝,并导致市场萎缩?

  来电通过对电力技术的研究认为,这种情况在5年时间内不会出现。但5年后呢?

  任牧的答案是:这种情况的应对各家头部企业都会有预案,根据不同团队及基因,选择不同的方向。腾讯一开始做的产品叫网络寻呼机,谁能想到腾讯现在啥都做?5年后的事,谁知道呢?

  (来源:新零售商业评论 李健华)

2页 上一页  [1] [2]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共享充电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