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天下汇频道 >> 正文
共享充电宝“终局之战”

  “外界对共享充电宝的质疑,我觉得很正常。所有的伟大背后都有争议,有争议才热闹。”如今距离来电科技创始人袁炳松说出这句话已过去了三年。在这三年里,这个行业犹如坐了趟过山车,从被炮轰到真金白银热捧,从人头攒动到消失在真正的创投话题之外。

  在资本圈,曾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有人拿出共享充电宝厂商的财务模型来证明这是个赚钱的买卖,也有人认为共享充电宝只是一门生意,不是一个新行业,投资价值不大。甚至,蓝湖资本合伙人殷明撰文表示,共享充电宝获得现象级投资,是因为中国TMT风险投资遇到历史上最焦虑的一段时光。

  在各说各有理的天平上,谁都难以站出来,去证实或证伪。

  到了2019年,共享充电宝却有了向上发展的趋势。4月17日,怪兽充电完成了新一轮的3000万元融资,距离上一次行业最后一轮融资,已过去一年多;聚美优品财报显示,街电过去一年已经实现规模化盈利,目前成为聚美优品的支柱;近几天,部分地区共享充电宝租赁费用已经涨价;据悉,美团点评也将在全国大规模重启共享充电宝项目。种种事迹表明,行业重燃生机。

  小电创始人唐永波预判,今年共享充电宝会是打得很凶的一年。“如果我们早期凭的是腿勤、勤奋刻苦,到了2019年,个人英雄主义做派可能不管用了……”

  袁炳松也认为,2019年,年收入5亿元或将成为共享充电宝企业的生死线,甚至会有收购、兼并的现象出现。

  基因与格局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规模将达到3.05亿人,2020年用户规模将增长至4.08亿。2019年增长率会逐渐回落至55.6%。

  经历三年多的探索,共享充电宝的商业模式也逐渐清晰起来。继2017年底,泡泡充电、河马充电、小宝充电等玩家因资金链断裂先后退出舞台后,市场基本形成了以来电、街电、小电、怪兽位于第一梯队的玩家,和第二梯队的云充吧。目前公认,行业处于“4+1”的局面,且各具优势。

  唐永波被认为是行业内最懂资本、又会讲故事的创始人。2018年3月,小电完成了B+轮融资数亿元,背后豪华的战队包括腾讯、红杉、鼎晖、高榕、金沙江创投等。能成为彼时行业内拿到融资额数量最多、最快的共享充电宝企业,一方面,小电的天使投资人有朱啸虎、滴滴天使投资人王刚,大咖带动效应明显。另一方面,唐永波参与过团购行业“百团大战”时期的地推,这样的经验无疑让投资人更相信他线下布局的能力。

  如同所有的参与者,小电最开始也在用烧钱的方式,试图烧出一个行业。但不久,唐永波和朱啸虎就发现,用互联网的思维打补贴的逻辑并不对,“我在走访商家的时候发现,在酒吧买一瓶酒要30块钱,在超市只要10块钱,这就证明用户在潜意识中是认可溢价的。”唐永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发现问题后,小电开始停掉了所有的市场活动。“2018年初,小电的收入涨了4倍,瞬间就盈利了。”

  有业内人透露,虽然小电在拓展城市方面非常快速,但小电进入每一个新城市,都会先花一周的时间去摸清楚城市的特性,再根据使用频率、人流量订单率、在线率等一系列的数据来计算具体的铺货量,配备人员。在唐永波看来,公司已经实现盈亏平衡了,唯一的投入点就是供应链投入。

  然而,在供应链方面,怪兽有着极大的优势。

  就在小电开始发布第二代产品时,怪兽刚获得小米科技、顺为资本等机构的数 轮融资。虽然怪兽并不具备布局市场的先发优势,但创始人蔡光渊始终强调自己背靠紫米科技的供应链优势。

  “很多人问我共享充电是不是没有门槛?其实并不是。举个例子,小米一万毫安的充电宝,零件加在一起150多个。相比之下,怪兽的二代充电宝产品,有蓝牙通讯模块,含328个零配件,从结构设计、安全设计、充电效率、耐用等各方面相比,共享充电宝想要做好,做扎实,非常困难。”蔡光渊曾公开说。

  共享经济领域的押金问题一直备受关注,免押金服务是这一行业能够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2017年10月,怪兽推出了押金自动退还,这一举措几乎改变了后期整个行业规则。理由很简单,怪兽是希望降低使用门槛,让更多消费者体验便利的共享充电宝服务。

  而将整个行业的争议之声推向高潮,是聚美优品入局街电后,陈欧与王思聪的隔空对话,一时间社交媒体迅速爆炒这一热点。陈欧的到来,聚美的入局,让竞争对手有些猝不及防。因为在前几个月,街电创始成员还在接受经纬中国、启明创投等资本方的尽职调查。

  街电一直被业内称为是唯一没有走过弯路的公司。首先,街电从一开始就选择了小场景市场,而且以精细化运营聚焦场景价值。其次,街电也激发了被低估的市场需求,成为与用户和商家相互养成的品牌。截至2018年底,街电累计用户突破1亿人,最高日订单突破180万,覆盖了300多座城市。

  与之相对,来电并没有那么幸运。来电CMO任牧在过去的采访中多次强调,来电是业内最早做充电宝的,起步于2014年。“那时候资本对共享充电宝的商业模式并不看好,来电的融资一度陷入尴尬境地,最后在公司即将弹尽粮绝时,创始团队自筹了700万元。”

  与上述三家不同,来电最开始是深耕大场景阵地,例如商场、地铁站和火车站等。而后,再以大带小,大场景切到小场景,大小实现联动。显然,在此次的共享充电宝战役中,来电在大场景已经占据了先发优势。

  经历过行业洗牌之后,共享充电宝的市场格局已经趋于稳定。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在7月15日发布的《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行业发展分析简报》显示,在共享充电市场份额中,街电占比28.6%,小电占比27.0%,怪兽充电占比25.1%,来电占比15.6%。

  值得一提的是,美团点评在2017年宣布共享充电宝项目夭折后,日前又有传闻称即将在全国大规模重启共享充电宝项目。一时间,有市场声音讨论,共享充电宝市场已经完成了对消费者的培育,在经过市场洗牌后,美团点评此时加入也是恰好赶上了行业收割期。同时,虽然市场份额已经被头部企业瓜分完毕,但美团点评无论在餐饮、娱乐等线下场景与500多万的商家有紧密合作,利用它的超级平台去做铺设,是不是整个行业也会发生变化?

  癫狂到理性

  在共享经济领域拼得一席之地,最粗暴有效的方法就是烧钱。

  时间拉回到三年前,街电背后有充电宝出口大厂海翼做支撑,小米占据国内充电宝八成份额,投资了怪兽充电。小电虽然没有历史背景,但深受朱啸虎等头部机构的青睐。一时间,有钱有后台的共享充电宝企业“膨胀感”十足,大战一触即发。陈欧给街电下令:一个月要烧光3个亿。

  为了最快速度的扩张,每家共享充电宝企业都急于招兵买马。有业内人说,他在刚加入某头部共享充电宝企业时,公司只有80人,此后的每一天几乎人数都在增多,一个月后,人数增至200人,再过一两个月,已经达到500多人。最初的地推人员当中,每10个人,就有四五个来自之前的团购大军。

  经历了百团大战,市场已经形成了规定的路数:免费的商家入驻成本和高昂的进场费。

  唐永波公开对媒体说,“小电扩张最快的时期,一个月铺了7~10万台左右的设备,一口气开20个城市”。那么铺设一个地方的成本是多少?曾有媒体报道,某一家共享充电宝企业为了挤走已经占位的对标企业,入驻费高达18万元。甚至要入驻连锁酒吧、或者大型集团等热门场景,进场费已夸张到高达八位数。其中在每个一线城市,大约有不到10个进场费为五六位数的点位,剩下的大部分是给商家分成或者不分成。核算下来,有些商家能赚到90%的分成,其余的设备成本、运维成本都是企业出,共享充电宝企业难以赚钱。

  玩家越多越激进,商家也开始坐地起价。任牧记得,那时有商家把要入驻的几家企业叫到一起,让他们自己商量,谁出价更高谁就进来。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共享充电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