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天下汇频道 >> 正文
共享充电宝 2019决出生死?

  2018年是公认的互联网行业寒冬,其中共享经济遭遇的寒流尤其严重,摩拜卖身,OfO倒闭,共享汽车全军覆没。不过在寒气逼人的气氛之中,共享充电宝这个细分赛道却显得风平浪静,虽然在整个2018年并未传出有新的融资案例,但亦未出现头部玩家出局,相反,都市的很多酒吧饭店、厅堂会馆里面,可见可用的共享充电宝越来越多。

  共享充电宝创业起于2015年,但真正爆发于2017年。在2016年至2017年,共享充电宝行业共获得融资31笔,其中28笔发生在2017年,月均融资2.3笔。

  在经过2017年的激烈竞争与淘汰之后,有4个品牌组成的头部阵营已经比较稳固,它们分别是街电、小电、来电与怪兽。

  这“三电一兽”,在2017年分别完成被(聚美优品)并购、B轮、A轮与A+轮融资。

  为何共享充电宝这个赛道,没有像共享单车那样垮塌?

  大望路边摊认为,虽同为“共享经济”,但两者其实区别明显。

  总结下来就是:

  共享单车——没有场租费;但供应链与运营成本很高;看不到回血希望;

  共享充电宝——场租费高;但供应链与运营成本不高;C端付费,有回血希望;

  供应链与运营成本的相对低廉,让共享充电宝并没有出现共享单车那样的“突然死亡”。然而,在看似平静了1年之后,2019年的共享充电宝市场,也要上演大逃杀了。

  这要从上星期媒体曝光的一份融资BP说起。

  怪兽融资BP,扑朔迷离

  4月15日,某媒体曝光了一份怪兽充电寻求融资的BP文件。文件显示,怪兽充电正在寻求新一轮3000-5000万美元的融资。

  有意思的是,在这份BP文件曝光之后,怪兽充电突然宣布自己已经于2018年底获得了一轮3000万美元的融资,由高高瓴资本、新天域资本、小米、顺为资本等机构,和美团前COO干嘉伟参与投资。

  这个略带戏剧化的事件,可供媒体解读与玩味的有两点:

  (1)媒体曝光的BP文件之中,有哪些敏感信息和可供“打脸”的信息?

  (2)怪兽充电为何在BP文件被曝光之后急于宣布融资?之前又为何隐藏信息?

  在被曝光的BP文件中,有一页涉及上述第(1)点信息,很值得关注:

  该页内容显示,有关直营业务盈利模型的分润数据中,2018年11月,怪兽充电直营柜机盈利模型中“门店分润”占比为23%,在扣除了销售成本、折旧成本和人工成本等各方面支出之后,怪兽充电依旧拥有31%的毛利率。

  显然,对于一个看来很难赚钱的行业来说,31%的毛利率是一个令人惊喜的数字。然而,这一页内容刚曝光出来,就受到了媒体的质疑,因为媒体通过自己渠道得到的信息与该页内容大相径庭: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共享充电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