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炒鞋越来越像炒股,有人砸20万屯了假货

  02

  资本推波助澜

  供需关系决定商品价格波动,球鞋同样如此,疯狂的价格背后是球鞋市场的供不应求。

  从需求层面看,球鞋的消费人群确实在增长。最早的消费者以篮球、球鞋爱好者居多,而现在的消费者中除了屯鞋的,也有很多 “Sneakerhead”的圈外人。

  推动球鞋“出圈”的背后离不开抖音、小红书,明星网红和各大热门综艺。

  张涛第一次觉得球鞋火了,是听了去年抖音上风靡的那句“我可以踩你的AJ吗”。他说,“这句话一下子就在鞋圈火了。”

  小红书、抖音等平台的出现,改变了靠KOL带货的营销方式。这些平台上,用户有意或者无意的一个梗或者推荐的某款商品,经由平台发酵后都可能成为新风潮。

  这两年,视频网站推出的《中国有嘻哈》《这就是街舞》等节目都助推了球鞋出圈。这些节目里,许多选手和导师都是潮鞋、潮服爱好者。节目的火爆,自然让球鞋备受瞩目。

  在鞋圈流传最广的一件事是,8月19日,微博上流传出吴亦凡穿着Air Jordan 1蜘蛛侠的照片,短短 1 个小时内,同款球鞋涨了至少 5 倍。

  原本小众的球鞋文化在明星和网红的带动下,经过社交网络发酵,瞬间成为刷屏话题,一时间球鞋无限火,AJ人人知。流量足够大之后,新的需求自然会被激发出来。

  潮鞋供不应求,最开心的当然是耐克、阿迪等供给方。

  这些品牌方一般会严格控制限量版球鞋的单批次生产量,大搞饥饿营销,控制供给量。同时,品牌方会在特定时间内加快再版或者增加出新品的数量,为市场提供更多追捧的款式。双头并进,坐收红利。

  供给和需求之间的交易流通环节也是重要参与者,这个角色之前由黄牛和鞋贩子扮演。现在,毒、Nice等垂直电商APP成了这个环节最为引人注意的存在。

  毒是此类垂直电商的佼佼者,2015年在虎扑社区孵化而来。最初,毒的核心功能是“球鞋鉴定”。

  依托虎扑大量男性用户,抓住球鞋市场火热和男性购物偏爱专业、测评的特征,毒APP飞速发展。在提供鉴定、达人问答和发售日历等服务之外,做潮鞋穿搭等内容、交流社区,同时引进更多潮鞋、潮服品牌入驻,形成完整的垂直类社交电商平台。

毒用户增长趋势图(来源:艾瑞数据)

  在毒成立之前,球鞋爱好者周首已经做了Nice,同样是围绕球鞋、潮流与时尚生活构建的社区和电商平台。

  球鞋市场的火热,让这类垂直电商APP备受资本追逐。

  2019年4月,毒APP获得A轮融资,投资方为DST。毒APP对外的宣传稿件中提到,新一轮融资后,其估值超过10亿美元。两个月后,Nice获得数千万美元D轮融资。

  今年5月,二手交易电商转转孵化的潮品鉴定品牌“切克”上线,加入球鞋“混战”。

  为了拉新,毒APP开始向拼多多学习,利用免费鉴定和砍价服务,引导用户分享下载链接到社交平台。切克则推出一项卖鞋超10双即可参与抽奖活动,奖金是一台奔驰。

  虽然毒APP此前曾被曝光销售假鞋,用户对平台的鉴定功能并不完全信任,更让人诟病的是其没有提供售后功能。但在火热市场推高之下,这些垂直类社交电商,如今还是成了炒鞋的集中地。

  炒鞋成为刷屏话题后,许多人在讨论其成因时,都会提到毒、Nice 这些垂直类电商平台的助推作用。一位不愿具名的球鞋类电商平台工作人员告诉市界,平台的初心是为消费者提供便利,球鞋价格是市场提高的,而不是平台。

  初心可能没错,但平台的透明的价格、方便的交易确实为“炒鞋”提供了更多机会。

  “他们统一货源,吸取资金统一快速出掉,比证券交易所方便多了,交易所还是要上班下班的,他这个还是24小时的。” 胡艺缤这样评价各类垂直电商APP。

  作为平台,这类APP目前的主要盈利模式是,卖家将鞋寄给平台方,平台鉴定之后卖给买方,从中赚取售价特定比例的手续费。

  除了就原始的“卖家——平台——买家”模式外,毒和Nice相继上线寄存功能。卖家买到鞋之后可以直接寄存在平台,再由平台统一出售给买家。在某些APP上还有用户写的行业分析,将某款鞋作为理财产品,分析合理的买入价格和投资价值。

  如此一来,买鞋更像买有价证券,低买高卖,短线持有。

3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炒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