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炒鞋越来越像炒股,有人砸20万屯了假货

  “别问,问就是热爱,热爱就是冲,冲就完了。”

  这句热血又冒险的话,曾是鞋圈的专业术语,伴着“球鞋文化”出圈,成了社交网络的新梗之一。

  “冲”之下带来的还有“暴利”。“炒鞋赚出一套房”“身后一堵墙堪比一套房”等诸如此类的信息,和相关APP上每款鞋鲜明的价格涨跌幅一起,挑动着大众的神经。

  资本逐利,人人爱财,金钱流动之处,必有各路“英雄”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最早卖鞋的人,除了品牌方,大都是资深球鞋爱好者,鞋市的火热,吸引了更多“不懂行”的人来赚快钱。

  为了撮合买卖双方交易,毒、Nice等垂直社交电商应运而生。他们和买家一起成为火热市场的参与者。

  这些电商平台的野心不止于球鞋,它们瞄准的是男性经济或“潮流生活方式”,希望通过新的途径成为下一个拼多多。为了能急速扩张,甚至不惜打擦边球,半推半就地扮演起炒鞋交易所的危险角色。

  01

  从热爱到热炒

  8月份,张涛卖了三双鞋。一双赚了5000块,其他两双各赚3000块左右。

  他跟市界分享自己“炒鞋”心得时说,“这就看压对没,也看心态。现在很多价格起飞的鞋,都是我去年便宜买的。”

  今年,尤其是夏天以来,球鞋已经成为近乎疯狂的商品。在毒、Nice等不少垂直电商平台上,许多鞋前一天还是2000块,到了第二天凌晨,瞬间被冲到10000元左右。

  张涛作为入坑多年的人,比最近才开始“冲鞋”的人有更多渠道,自然也有更大胜算。

  高中时,他因为收到哥哥送的樱木花道同款篮球鞋而入坑。到现在,他一共买了将近200双鞋。在他看来,在他入圈的这么多年里,现在的球鞋市场热度最高。

  炒鞋的人看重每款鞋的货量、热度和故事背景。但很多和张涛一样,最初进入鞋圈的人,大多是出于对篮球、球星的热爱。

  这些热爱球鞋的人,有个特殊的称号叫“Sneakerhead”。随着运动尤其是篮球运动的发展,球鞋逐渐被赋予更多含义,并逐渐成为独特的球鞋文化。

  将球鞋文化推到极致的是耐克于1985年推出的AIRJORDAN(AJ)系列篮球鞋。这个系列本是耐克专门为乔丹设计定做的,随着乔丹走红,这款鞋也成为无数球迷心中的经典。

  看着NBA和《灌篮高手》长大的中国80、90后年轻一代,对篮球、球星有着自然的好感和狂热。这些人中,经济实力较好的一批人,有实力为球鞋买单,他们就是我国较早的一批“Sneakerhead”。

  这些人买球鞋时,市场虽远不如现在火爆,但由于耐克等品牌方采用限量发售的方式,买到心仪的限量版也并非易事。

  最让张涛受不了的是线下门店排队抽签买鞋。为了买“小闪电”,他拉了四五个朋友一起,早晨6点半从家出发,8点到店门口排队抽签,等了整整三个小时,几个人全都没抽中,最后只好空手而归。

  从那之后,他开始通过贴吧、海淘、鞋贩子等途径比价买鞋,最夸张的一次,连续买了11双鞋。

  吴军就是他在买鞋过程中遇到的“同好”。吴军同样是因为喜欢篮球,自然而然喜欢上收集篮球鞋,尤其是品牌和球星的联名款。

  吴军刚开始收藏鞋的时候,国外尤其是欧洲球鞋市场并不火爆。他经常托在国外的朋友帮忙买鞋。胡艺缤的经历与吴军相似,除了国外的朋友,耐克店里的工作人员等都是他们拿货的渠道。

  在买买买的过程中,这些人收藏了数百双篮球鞋,再加上本身有渠道,也认识潜在消费者(相同爱好者),他们自然而然就成了较早的一批“鞋贩子”。

  与投资市场类似,在鞋圈也有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之分。所谓一级市场是由品牌方直接售卖的零售市场;二级市场就是“鞋贩子”、电商等购成的交易市场。

  据吴军等人透露,早期的球鞋二级市场,还没有毒等垂直类电商出现,交易场所主要集中在微博、贴吧和网店。“鞋贩子”大都是资深爱好者,利润薄,一双鞋的利润只有一二百块钱。

  当时的二级市场和现在相比,最大的特征就是有真正的消费者。买家买到鞋基本都是为了自穿和收藏,很少再倒手卖出去。

  “炒鞋但不穿”就是常说的“炒鞋”。如今的炒鞋热,是吴军等不曾见过的。

  Nice上,最热门的2019年版AJ1,发售价为1299元,高峰时曾被炒到将近7000元。还有人专门写炒鞋笔记,有平台甚至推出价格曲线和涨跌幅,俨然一副对标有价证券的样子,这个产业远比我们想象的更为庞大。

  一双鞋而已,怎么就有这样的魔力呢?

3页 [1] [2] [3]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炒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