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对话球鞋电商Nice周首:很多人不理解球鞋卖3万

  《潜望》:现在平台的鉴定成功率有多少?

  周首:都是万分之几非常非常低。不太可能出现比如说20%都鉴别不出来,这种可能性很小,几乎不可能。如果说出错率在1%以上,就根本不要做平台了。

  《潜望》:如何最终解决鉴定行业的正规化问题?

  周首:我觉得这个需要行业共同努力,甚至需要品牌,这个事情只能品牌去推,很多时候我们推动不了,因为只有品牌才是这个东西的生产者和拥有者,只有他说真这个东西才是真的。

  我非常希望比如NIKE说今天推出一个鉴定师资质考试,考鉴定师纳入一个体系,作为一个行业标准行业规范,作为一个行业协会,我完全支持,双手赞成,如果今天品牌有这个动力,我马上愿意去干。但是问题是品牌要不要干这个事,品牌不干这个事,说实话这个行业它的这种江湖性会一直存在。

  《潜望》:很长一段时间内可能还是只能做非标的事。

  周首:对。我觉得是这样的,我们希望制定一些行业规则,但是有时候真的需要从下往上来去做一些事情。

  《潜望》:接下来几年内可能都是这种趋势吗?

  周首:我觉得不一定,随着技术的成熟有可能会变得越来越珍贵的。比如区块链,比如说现在我知道有些奢侈品牌已经开始做这些实验了,比如我把我每一件商品都像区块链上链一样都有一个唯一的标识这个东西是无法被篡改的。这种情况下你的每一件商品都是可以被追溯的了。

  我觉得只有可能在行业品牌推动这种事情的时候整个行业才会变得更好。因为我们也可以推动这种事情,但是关键问题是我们植入一个芯片进去,别人不说,你凭什么说它是真的,所以我们可能永远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潜望》:你觉得球鞋的品牌方有可能进入鉴定业吗?

  周首:其实品牌已经逐渐开始有动力做这件事。品牌原来限量款为什么不在乎真假,因为限量款就是限量的,就是为了给我打个广告,对GMV不会产生什么影响,假货越多反而是给我打广告了,消费者有钱了还是会来我这儿买真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现在是,限量款或者特别款这种尖货在整个品牌GMV里占的越来越大,这时候品牌必须考虑,那我真的跟假鞋厂商开始竞争了。而两种鞋的目标用户可能会是同一批人了。

  《潜望》:这跟鞋的客单价低很多有关。

  周首:对。所以这种情况下假货真的会影响到品牌真货的售卖了,所以随着技术不断成熟品牌一定会进入这个环节中的,在我看来这真的就是时间的问题。

  《潜望》:你说以前限量款的鞋没有那么多,这几年相对多很多了,这种其实也算是二手交易平台能火起来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周首:当然因为供给上来了。因为如果永远只有需求没有供给的话,整个业务也不可能起得来。

  三、谈鉴定师培养

  “鉴定师也会分等级,比如说中医也分老中医还是刚刚开始的新手。所以它永远是一个打怪升级的过程。”

  《潜望》:按照机制,平台交易的每一双都会鉴定吗?

  周首:对。

  《潜望》:GMV继续往上走的话,是要提升每一个鉴定员的工作效率吗?还是招更多的鉴定师才能覆盖新增的需求?

  周首:这就跟富士康工厂怎么能够把苹果手机生产的更快成本降的更低一样,不是单点做的事情。第一就是增加鉴定师,第二是鉴定师的效率,第三是你在鉴定流程中的效率,第四可能是比如说你整个线上线下的交易规则。整个机制需要一个更全面的优化,这一直以来都是我们的工作重点。

  《潜望》:这方面的投入多吗?

  周首:会投入不少。

  《潜望》:有没有培养过鉴定师?

  周首:这种肯定是需要的。

  《潜望》:培养一个鉴定师的成本,到底需要多久,需要怎样的成本?

  周首:具体我不太清楚。培养鉴定师,就是鉴定师也会分等级,比如说中医也分老中医还是刚刚开始的新手。所以它永远是一个打怪升级的过程。

  永远站在最塔尖的专家肯定是少数,但是并不是说只有专家才能解决问题。就好像我们平时看病一样,包括看西医大部分的病都不需要真正的专家,专家只需要去做那种疑难杂症。

  所以说,你就看病的话也发展出了相应的流程化的一个东西,然后能够提升整个效率,我们道理也是一样的。

  《潜望》:即便是医生一个很常规的普通医生培养时间也需要很长时间。

  周首:这个不太清楚。我觉得是这样的,首先第一,从鉴定的角度,如果说从零基础去培养,我们肯定不是现在在做这种事。

  我们做的更多的是说如何让现有的这些鉴定师他的业务能力更强,他做事情的方式更规范他的效率更高,他解决问题的能力更强。我们现在在做的工作还是这个。

  如果说完全一点,我连鞋都不知道是,我都不穿球鞋平时,你如果说这种人培养成为鉴定师,这个现在并不是我们的重点。

  《潜望》:咱们现在鉴定师合作分成模式可以透露?

  周首:这肯定是一个合作关系,这个肯定都会有。包括全职驻场的以及外部合作、第三方合作,包括我们跟get合作的都会有,具体的形式每个都不一样。

  四、谈目标用户与行业发展

  “整个行业在我看来还是一个初级阶段,不能到最后被资本绑架把行业做死”

  《潜望》:是否明确过谁才是平台的目标用户。

  周首:我们希望服务于这些喜欢球鞋也好,喜欢潮牌也好的这些资深用户。我们其实是做玩家的生意的,如果你只是一个非常小白的消费者,想买一些球鞋,至少现在来讲这些人不是我们服务的用户,也不是我们服务的重点。我们服务的重点是你真的喜欢鞋,你想玩儿鞋,我们服务这帮人。

  《潜望》:资方赞同你们当前的打法和目标吗?

  周首:从我的角度来讲,你拿投资人的钱,到底给他带来的是什么,以及你的节奏是什么,这是需要先要沟通清楚,不能一味的为了竞争最后两边都变形,这个是没有什么意义。

  就好像即便到今天我们就算跟毒是竞争关系,但是我们两家做的事情都是把这个饼在做大,其实你很少看到我们两家在打价格战,恶意竞争,然后互相抹黑。其实并没有这样的情况出现。

  整个行业在我看来还是一个初级阶段,而这个增长,包括往前走,大家其实坦白讲也吸取了当年ofo、摩拜、快的、滴滴的这种例子,就是不能到最后被资本绑架把行业做死,这样就你要挑选你的投资人,你要给投资人有一个预期,这个预期是你也要去会合适的管理这些预期。

  《潜望》:咱们这一轮大概给资方大概的预期是什么?

  周首:我们的预期就是我们肯定还是要增长,我们的增长不管用户端还是交易端肯定都要增长。我们其实需要做好几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我们要服务好核心用户。

  这个点以外我们还会关注其他的两个,第一个我们会关注扩品类的问题,第二个我们会关注国际化的问题,这两个点是我们现在最关注的。

  《潜望》:资方是否很在意你们究竟能给出一个什么样的数据,比如今年增速究竟是100%、还是200%,今年GMV上有一个大致的预期。

  周首:因为这个东西最大的问题在于,当你面对是的一个新兴行业的时候,很多时候你说这种数字其实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比如中国球鞋市场到底多大,这个事情谁能说得清楚啊,如果不好说清楚的话,那你怎么知道你在这里面占多少份额?

  我们真正的发展,这个行业比如KPI管理还是OPR管理,你是目标管理还是业绩管理?我觉得我们现在核心还是在目标管理上。

  这需要你找对投资人,你不能说你找的投资人天天追着你,比如每个月必须给我涨50%,你月GMV一定要到多数,这样的话这个事就会变形,或者比如说到年底必须市场份额必须是多少,这个东西它是一个新兴市场,它面对的也是新兴人群,也是一个新的模式,你所有东西都是变量。这个过程中其实你去保证什么,其实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潜望》:咱们去年的增速大概是多少?

  周首:我们去年是7月上线的,到10月差不多月GMV就差不多过亿了。最初期的时候我们每个月肯定是百分之百的增长,但是越往后基数越大越百分之百的几率就小了。

  《潜望》:预期什么样的时间段市场会进入平稳的阶段?

  周首: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才是这个行业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它有很多想像空间在里面,包括这个人群你是不是会从球鞋扩到其他的品类,包括国际化,这都是非常大的变量,但也是非常大的机会。

  《潜望》:咱们现在也考虑扩品类的问题?

  周首:对。我们核心肯定是会往服装上扩,就是潮牌服饰,因为穿球鞋的人肯定要穿衣服,搭衣服,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明确的一个点,这个做法跟球鞋不一样,具体怎么做我们还在规划,但是应该很快就做到了。

  其实我们现在也开始卖衣服,但是我们衣服与谢的量差距并没有那么大。我们其实在服装的增速上是不慢的。而且甚至在刚一开始的时候我们服装的增速其实比鞋的增速还要快。

  《潜望》:衣服这一块的合作模式跟鞋那边模式一样吗?

  周首:我们衣服跟鞋都不是跟经销商合作,都是C2C的,都是用户在买卖,我们并不是一个以BD为驱动的一个产品。我们到今天为止都没有BD。我们完全是靠产品和技术驱动整个业务在往前走。

  (来源:腾讯科技 李儒超)

2页 上一页  [1] [2]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球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