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对话球鞋电商Nice周首:很多人不理解球鞋卖3万

  谈球鞋行业不被理解:很多人不理解一双鞋能卖到3万块钱,那凭什么一块手表能卖到30万呢?

  谈鉴定:中国的假鞋是全世界最多的,假鞋相关的产业催生出来了鉴定,但没有真正把它总结出一套科学的方法论。

  谈鉴定师:鉴定师也会分等级,比如说中医也分老中医还是刚刚开始的新手。所以它永远是一个打怪升级的过程。

  谈行业发展:整个行业在我看来还是一个初级阶段,不能到最后被资本绑架把行业做死。

  球鞋生意是一场虚火吗?

  在不同群体口中会得到截然相反的答案。相对于95后人群对其近乎疯狂的追捧,95前那批所谓社会主流群体眼中,突然爆火的球鞋生意疑点重重、令人费解-------

  为什么一双二手鞋可以卖到几千乃至上万?

  答案超乎意料的简单:有人愿意买,自然有人卖。这并不是一门可以用以往电商售卖逻辑可以解释的生意:供给与需求的高度不平衡,造就了部分球鞋的稀缺性,进而导致整个交易流程的定价权早已从厂家手中丧失。

  这时,是否存在新的消费理念或价值观念对其进行重新定价,至关重要。

  类似的情况发生在一些收藏品市场。在国内最大的球鞋交易平台之一Nice CEO周首看来,球鞋鉴定是一个非标行业,“一张邮票能值10万块钱,凭什么游戏王的卡牌就不能值10万块钱?如果你从球鞋鉴定是否靠谱的角度去理解这个行业,那么你永远不会认同这个行业”。

  这也是球鞋交易这个崭新的行业所面临的严峻问题:人们看到了这个行业已经爆火,但却有为数不少的人无法完全理解这个行业火起来的逻辑。即便是这个行业的龙头、王思聪推荐过的毒APP也难逃这一宿命。甚至,谁才是这个行业的目标用户群体,很多人都无法说清,只能用一个含糊的“95后”来概括。

  但在周首看来,这并不是问题。一个只是想买球鞋使用而非收藏或投资的小白用户,至少在他眼中,不是Nice服务的用户,也不是服务的重点。

  而球鞋交易平台的崛起,本来需要归咎的应是潮流文化的兴起对人们的影响。

  在这场近年来由年轻人引领的潮流文化风中,球鞋不经意间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成为年轻人眼中的新式“奢侈品”后,球鞋本身的价值发生改变。而包括毒、Nice等球鞋售卖平台的发展,仅仅是这个潮流发展的末端体现,而非源泉。

  “你首先得去看为什么会成为今天这样,而不是先去看它有什么样的问题”,周首向腾讯新闻《潜望》强调。这个认知误区,使得不理解潮流文化的人始终无法理解部分球鞋的定价问题。

  只是,无论大众群体是否真正理解,球鞋市场的发展都在不断狂飙突进。

  根据QuestMobile本月发布的《运动时尚消费人群洞察报告》,时尚潮流的设计、叠加限量销售模式赋予了其投资与收藏价值,球鞋线上交易平台及鉴定平台崛起;目前典型APP的月活跃用户数均在300万量级以上。

  其中,毒的月活用户规模已经接近800万,处于第二梯队的Nice也有316万月活。从月活增长势头上看,去年年底开始,各个平台的增速都居高不下,稳步上升。

  这无疑支撑了球鞋潮流市场不断向上的论调。而投资性质的加重,更令球鞋生意一步步走向疯狂,炒鞋、囤鞋已成常态。

  这时,球鞋鉴定几乎成为球鞋售卖生意最为关键的一环:即便一双鞋在潮流文化中价格居于高位,能否对其鉴定为真鞋让人放心购买,才是其成交的关键。

  然而,尴尬的是,无论是毒还是Nice,在最为关键的鉴定一环,直到今天都并未建立一套成熟的体系。只能依靠鉴定师个人的经验和水平,使得球鞋鉴定行业从诞生开始,就难以逃脱外界对其的质疑与指责。

  在周首看来,这一处境实属无奈。鉴定本身其实是有点像老中医一样,它并不是西医的那种体系,没有真正把它总结出一套科学的方法论,便意味着球鞋鉴定本身就是一件个人色彩很浓的一件事。

  “很多时候就是某一个权威鉴定师他说是真的,那整批货就是真的,但是权威鉴定师难道不会被假鞋厂商收买吗?”

  球鞋交易平台也想改变这种境况。

  在上月获得TPG软银合资基金和元璟资本共同领投的数千万元美元的D轮融资后,Nice确实打算投入资金在鉴别体系上下功夫。但周首仍然表示,鉴定要真正的体系化、正规化还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

  这其中最为关键的原因,在于厂家的配合度。

  “这个需要行业共同努力,甚至需要品牌,这个事情只能品牌去推,很多时候我们推动不了,因为只有品牌才是这个东西的生产者和拥有者,只有他说真这个东西才是真的。”周首表示。

  而当前的球鞋鉴定行业本身,甚至在法律行业完全站不住脚。球鞋交易平台既不是品牌、也不是生产商,也不是国家的权威机构,即便鉴别为真,也不能代表其真实性。

  游走在灰色地带,令本来就非标的行业变得愈加充满不确定性。

  至少在当前,Nice能做的依旧只有不断去培养鉴定师,来满足不断推高的GMV。据Nice方面介绍,平台目前绝大部分鉴定都由自己完成,且在自己不断培养鉴定师。

  而鉴定师并不是从零开始培养,而是如何让现有的这些鉴定师他的业务能力更强、更规范、效率更高。类似中医行业,同样存在老中医和刚刚起步的新手,Nice为其提供一个打怪升级的空间。

  只是,这一系列过程仍然处于水面之下。

  在毒APP上,一个鉴定师一天可以鉴定3000到4000双鞋,平均每6秒钟就鉴定一双,这一度引发了部分用户对其质疑成效的质疑。

  但即便如此,倚靠平台鉴定师,依旧是用户唯一的选择。这也导致了,即便出现了球鞋平台鉴定环节失误出现售假的现象后,用户仍然别无选择,继续在平台买卖球鞋。

  而根据Nice方面的数据,当前Nice的鉴定失误率约在万分之二、万分之三的水平。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一数据尚未得到第三方数据机构验证。

  如此来看,若想彻底解决这一问题,最终还是需要落到品牌方头上。这对于全行业仍然漫漫而修远。

  一、如何理解球鞋行业

  “很多人不理解一双鞋能卖到3万块钱,那凭什么一块手表能卖到30万呢?”

  《潜望》:你怎么看待球鞋鉴定这个行业?

  周首:其实这跟古玩鉴定本质上是一样的。古玩行业鉴定更不规范而且鱼龙混杂更多,里面的黑幕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了。

  换句话说,我跟你一个人说了一句话,你这幅画能多值1000万或者这个茶杯多值3000万,那完全是完全非标的东西。比如我哪知道你这个东西是真是假是唐代的还是清代的,唐代的是唐代哪个批次的还是赝品?清代的是清代哪个批次的还是赝品?所以说这个东西更非标。

  很多人不理解一双鞋能卖到3万块钱,那凭什么一块手表能卖到30万呢?没有人质疑一块手表,但是大部分人都质疑球鞋,就是因为它是个新生事物。

  就好像比如一张邮票能值10万块钱,凭什么游戏王的卡牌就不能值10万块钱?所以我自己的感觉就是,如果你从球鞋鉴定是否靠谱的角度去理解这个行业,那么你永远也无法理解这个行业,而且你也永远不会认同这个行业。

  《潜望》:那么人们质疑球鞋鉴定以及定价问题的本质原因是什么?

  周首:大家现在不会讨论古玩市场的鉴定会讨论球鞋市场的鉴定,我觉得就是因为这是一个新生事物,这才是最主要的。

  真正你要从另外一个角度理解的话,需要先去理解为什么今天球鞋市场会发展这么快?它背后代表的是什么,它是不是新的人群,是不是一种新的消费观念,是不是一种新的消费方式。

  比如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买卖二手鞋。我们现在二手鞋的交易量比那些拿了几千万美元融资的二手奢侈品的交易量还要大。我们可是一分钱的宣传没有做。

  但是从表面来讲,绝大部分人都会第一个理解就是买二手包我能理解,谁会去买二手鞋,还有脚气呢,大家第一下就是这么理解。

  所以本质还是说,我当然觉得鉴定确实是一个很值得探讨的问题,但是这跟古玩市场也很值得探讨道理一样,只不过人群不同,都是一个道理。

  《潜望》:一个品牌溢价也是通过很长期的实践才会沉淀下来,球鞋时间有些短,部分人很难在短期内接受这个东西。这就是事实。

  周首:我觉得不理解的原因在于他们没有把心态放低去理解消费者,和理解这个市场。举个比方我当时特别特别不理解那种二次元,给那些女团、练习生打call一次性花几十万,最后为了跟人家握一次手,但是当我真正接触到那么用户的时候我真的非常非常明白了,我觉得他们完全不脑残,他们想起非常的明白,他们觉得这个东西就是我得到了我想要的。

  他们不是那种暴发户,也不是所谓的死宅,天天在那儿幻想,他们其实算账算的非常清楚,只不过我们不接触他们。

  如果要想理解这个行业,首先先得不是去看他有什么样的问题,而是他为什么会成为今天这样。要不然,有的投资人即便到了今天他也一直无法理解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因为我们原来跟一个投资人聊过,很难聊开,就是说为什么会有人去做球鞋,为什么球鞋会涨,我说因为供需不平衡,他说那品牌把供需拉平衡不就完了吗?

  然后我说品牌怎么可能把供需拉平衡?他怎么能知道需求是什么样的。他说现在不是有柔性供应链吗。我说真正做出来的能有几家,就是说他会永远从这种角度跟你说,你会发现永远说不清楚。

  二、鉴定是一个非标行业

  “中国的假鞋是全世界最多的,假鞋相关的产业催生出来了鉴定,但没有真正把它总结出一套科学的方法论”。

  《潜望》:虽然不能从鉴定角度理解球鞋生意,但鉴定的地位应该很重要。

  周首:我觉得几乎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一环。这也是还是全世界各家都很难解决的一个问题。

  很难以解决的问题从根本上来讲其实不是因为说,比如说鉴定师难培养,不是因为说比如说鉴定流程怎么怎么着,它最大的问题其实就是你到底,就是他需要有名分。因为品牌不会给你做鉴定的事,而国家也不可能针对这样的品类做这样的事。

  但市场上大家都是需要想买到真鞋,所以这个时候怎么去为这个鉴定这个事去正名,这个反而是这个行业目前最核心的问题。因为比如打个比方我就是一个很厉害的鉴定师,和一个很普通的鉴定师。

  你在普通用户面前,比如小白用户,两个鉴定师他都不认识,凭什么他信这个人不信那个人。比如他的感觉就是这个人原来鉴定过2万件,那个人可能只鉴定或者30件。

  所以我觉得那个人更有经验,但是更有经验的人他有可能会收钱,这样的情况下其实我觉得确实这是现在球鞋行业或者球鞋行业鉴定里非常重要的这个环节所面临到的非常大的问题。

  但他其实真正问题的根源不在于鉴定师的培养,不在于那些东西,不在于生产环节,在于的是知识产权这样的问题。

  《潜望》:如果将鉴定变成一个科学体系能不能一定程度解决这个问题?

  周首:鉴定本身其实是有点像老中医一样,它并不是西医的那种体系,就是说我是很科学,其实它更多的是凭经验,凭的是积累。

  在这样的情况下,好处是因为中国的假鞋是全世界最多的,中国的假鞋相关的产业自然催生出来了鉴定,所以鉴定一直以来这个行业就比较久。就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是互相在博弈,就是鉴定师和假鞋厂商,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没有真正把它总结出一套科学的方法论,就是说我把它变成西医。

  我觉得这个其实说实话在目前来讲,我们觉得还比较难,因为有几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今天首先第一它的合法性,就是你既不是品牌你也不是生产商,所以你也不是国家的权威机构,所以你说这个东西是鉴定,是不是为真,这并不代表这个东西就是真的,其实是没有在法律上的效力的。

  所以你会看到为什么我们跟毒写都是鉴别而不是鉴定,就是因为在法律上我们是不能够给出真正的鉴定的建议的。所以说从这点上来讲,首先从法理上来讲决定了这个行业相对来说是不正规的。

  在这样的一个基础上,它依然有它存在的价值,但是我觉得鉴定要真正的体系化、正规化我觉得还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球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