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盲盒”标签要不要撕?泡泡玛特降速,赶“潮”向海外

  作为国内潮玩巨头,泡泡玛特在资本市场正经历高峰之后的回调——从6月27日至7月26日一个月内股价已跌幅超四成,并且7月26日当天其股价一度触及20.05港元这一52周最低点。尽管在资本市场疲软,但其在海外市场的声量渐高:进入7月以来,除了在韩国首尔开设了海外首家旗舰店外,其日本首店也落地于东京涩谷,泡泡玛特的海外业务布局正全面提速。

  泡泡玛特股价疲软的大背景是今年上半年利润承压,在此之前其曾发布盈利预警公告称,预期集团上半年营收可能较2021年同期增长不低于30%;预期集团溢利较去年同期将减少不高于35%。除营收创下近年来增速新低外,净利润也首现负增长。

  业绩与股市的调整,也许给了泡泡玛特重新思考的时机。相比被媒体及市场看做是“盲盒第一股”,其更认为自己是一家覆盖潮流玩具全产业链的平台型企业。但以“盲盒”被大众熟识,想要淡化这一深刻痕迹也并不容易。随着疫情推动了诸多行业或被动或主动地调整,泡泡玛特也提出未来将推进集团化及出海扩张,它的变招开始加速了。

  业绩增速下滑股价回调

  已经成立十余年的泡泡玛特,开始在资本市场看尽高峰与低谷不同风景。在7月15日发布盈利预警公告后,引发股价震荡。

  “最近的股价,管理团队看得没有那么多。”泡泡玛特中国区总裁、首席运营官司德在7月25日接受包括《华夏时报》记者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最近股价跌得有点多也会产生两个压力,一个来自内部员工,其薪资计划里一些股票激励的部分;第二则是一些跟了很久的老股东。不过,他同时也表示,对管理层而言核心还是长期把公司业绩做好。

  从7月18日到22日五个交易日,泡泡玛特接连抛出回购动作,时间拉长至近30日,已累计回购1703.16万股、累计回购金额3.82亿港元。在一系列股票回购动作后,泡泡玛特股价7月26日在21港元徘徊,总市值约294亿港元,与上市首日千亿港元市值相比,跌幅达七成。

  近期的股价波动源自7月15日的盈利预警数据。对于上半年业绩波动,泡泡玛特董事会认为,由于不可抗因素,集团遵循各地政府的指引和要求,暂停了部分区域若干线下店铺和机器人商店的运营,且集团线下门店较多分布于一二线城市,因而相较于去年同期,今年上半年受到疫情影响较大;因疫情影响部分地区物流的时效性,从而影响线上销售;疫情影响客流量及消费者消费意欲减弱,进而导致业绩增速下滑。

  从财报数据来看,泡泡玛特在线下重仓一线及新一线城市:截至去年年底,其在国内合计有零售店 295家,其中一线城市113 家、新一线城市84家;在1870家机器人门店中,一线城市及新一线城市总达1147家。

  事实上,在泡泡玛特此前发布的一季度运营数据中,同比增长65%-70%的营收增速还曾显示出年初良好的销售形势。“整个潮流玩具在今年一二月份国内同比应该有将近80%-100%的增长速度。本来对今年还是蛮看好的,大家的信心都很足。假设把疫情的影响刨掉,沿着一二月份的趋势,国内还是有一个比较快速的增长。”司德指出。

  “核心还是二季度受到了较大的疫情影响。”司德谈及,一方面泡泡玛特的线下零售占比大;另一方面,一二线城市,尤其北京、上海等城市受疫情影响较大,生意影响较大情况下,包括人力成本、门店房租等成本也对利润产生一些影响。此外,他也透露,从去年年底到现在,包括主题乐园、共鸣工作室等在内的已公开过的项目,以及尚未对外公开过项目都在运作,但这些项目未来产生收入可能要到明年、甚至更远,项目成本也会对利润带来影响。

  不过,随着国内疫情趋缓加之防控政策调整,线下诸多业态开始复苏。司德透露称,从6月底7月初以来,泡泡玛特整个线下的恢复情况已经转好,7月以后线下规模同比转正,不过线上还要花一些时间。

  谈及对下半年的业绩预判,司德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如果不出现二季度那种极端情况,对下半年还是有信心的。从7月份趋势来看,各方面数据已在转好。整体而言今年希望相对更稳一些,注重团队效率的提升,单店更关注更细节的管理,包括员工的培训、成长等。”他强调称,希望在相对不那么稳定的时间点,做相对更稳定的事情。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泡泡玛特

关注国学故海头条号:挥斥千古今朝,源说百年人生。
[添加微信公号:myway2059,关注国学故海]
[观看西瓜视频,关注国学故海]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