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实探上实发展爆雷子公司:疑似卷入专网通信骗局

  “公司自查持续的时间已经比较久了,在接到监管函之前就已经开启整体自查工作,是在(2021年)12月之前。”上实发展董秘办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上实龙创我们的控股子公司,我们有相应的制度对他进行监督管理。目前的自查工作平稳有序。”

  不过,就自查工作组成员是否包含上实龙创的高管,该人士则表示不方便透露。

  一个细节是,在最新公告中,上实发展将上实龙创全称写为“上海上实龙创智慧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而这是该公司曾用名,上实龙创被上实发展收购后已两度易名。

  企查查显示,2016年2月,由“上海龙创节能系统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上海上实龙创智慧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5月后工商名称又改为现在的“上海上实龙创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记者注意到,在此前的多份公告中,上实龙创的全称也出现混用的情况。

  应收款项迷雾重重

  此前上实发展在公告中并未介绍过上实龙创涉及融资性贸易业务。根据公告,上市公司是因收到监管工作函要求,才披露已对上实龙创应收款项开展自查。

  上实发展方面称,将继续尽全力尽快查明上述事项,并审慎评估上述事项对公司2021年度经营业绩的影响。

  但这份公告背后尚有诸多疑问待解。公告显示,截至2021年末,上实龙创应收类款项合计高达约26.15亿元。其中部分业务可能涉及融资性贸易。但“部分业务”并没有具体指向,上市公司没有进行介绍,具体的涉及金额也尚不清楚。

  就上实龙创融资性贸易系何时开展,涉及的产品、具体业务模式、上下游客户等情况,公告中亦只字未提。

  对于目前自查出的不可回收应收类款项比例情况,前述上实发展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还未有准确数据,以后续公告为准。至于上实龙创何时开展融资性贸易,要梳理全部合同后才能给出严格说明,届时会有相关业务分类的拆分披露。

  此前业绩稳定的上实龙创出现经营异动并非没有预兆。2021年以来,围绕该公司的经营风险便已现端倪。

  上实发展曾于2021年3月公告,公司2020年度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约2.31亿元,其中,计提其他应收款的坏账准备约8078.05万元。计提主要项目即包括上实龙创部分项目涉及合同纠纷,通过违约风险和整个存续期预期信用率,计算预期信用损失约5045.83万元。此外计提合同资产减值准备约5011.34万元,计提主要项目为上实龙创与部分采购方的合同资产因预计无法收回全额计提减值准备金额约2029.45万元。

  2021年半年报中,上实龙创业绩亦出现显著下滑,期间上实龙创营收为6.21亿元,亏损1.52亿元,经营活动现金流为-5.85亿元。此外,半年报中还披露了上实龙创2020年涉及的多起诉讼事项进展。

  疑涉专网通信骗局

  2021年5月30日,沪上另一家知名国企上海电气突告87亿应收账款爆雷,此后,一个以专网通信业务为幌子的隐蔽融资性贸易网络浮出水面,十余家上市公司渐次卷入该事件。

  而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调查后发现,上实发展未“挑明”的子公司融资性贸易或卷入该事件之中。

  记者查询央行征信中心动产融资统一登记公示平台发现,2019年4月、10月,上实龙创先后有两笔应收账款质押给民生银行上海分行,为累计1.5亿元的商业承兑汇票贴现提供担保。而这两笔应收账款是基于与下游客户中电科技(南京)电子信息发展有限公司、富申实业公司分别签订的设备买卖合同,涉及的合同所产生全部应收账款分别约1.15亿元、1.18亿元。

  上实龙创的下游客户富申实业,正是上海电气事件中子公司上电通讯的爆雷客户。2019年5月至2020年12月期间,富申实业向上电通讯购买了8.86亿元的通信产品,但至起诉日尚欠付货款7.88亿元。而富申实业还曾出现在ST新海(维权)、*ST华讯(维权)、ST凯乐(维权)、瑞斯康达国瑞科技等多家涉及专网通信骗局上市公司的名单中。

  此外,记者查阅上实龙创此前所涉司法案件,环球景行实业有限公司在上实龙创2021年的一起合同买卖纠纷中现身。而环球景行也在去年专网通信骗局事件中多次出现,为上海电气、瑞斯康达、ST凯乐等公司的爆雷客户。

  去年9月,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就相关上市公司涉及专网通信业务有关风险答记者问时指出,证监会会同相关证监局、交易所对上市公司从事此类专网通信业务的风险情况、交易实质、信息披露进行了全面排查,发现这类业务涉嫌虚假贸易,个别上市公司涉嫌财务造假。

  当时,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还表示,下一步,证监会将秉持“零容忍”态度,对涉嫌违法违规的上市公司及责任人员依法从严处理,严肃市场纪律,涉嫌犯罪的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对于融资性贸易的风险监管,2021年12月9日,上海国资委在《关于巡视整改进展情况的通报》中披露,全面防止融资性贸易。已制定下发《关于监管企业全面防止融资性贸易和建立监督检查长效机制的工作方案》。对2019年、2020年专项检查发现的问题,督促企业压降敞口,做好整改。将融资性贸易检查事项列入日常检查事项,在企业法定代表人经营业绩考核中剔除违规开展融资性贸易的金额,并对违规开展融资性贸易业务实施严格考核扣分。同时,根据相关规定,将对存在融资性贸易业务以及整改不到位、虚假整改等情况开展责任追究。

  就公司是否卷入专网通信事件,“还是要以我们的调查结果、核查结果,业务定性等情况来看。”前述上实发展工作人员表示。

  一封判决书则是上实龙创曾参与空转贸易的佐证。2020年12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号的《谭剑波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2016年,被告人谭剑波与南京衡尔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现更名为江苏振益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南京酷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实际控制人虞某相识后,虞某欲将博微信息公司发展为进行空转贸易的平台,于是通过密切交往取得谭剑波信任,将谭剑波拉入空转贸易圈,开展空转贸易,使相关公司垫付的资金在上下游公司之间循环流转,最终资金流转至虞某处,使其获得大额资金使用权、银行贴息利差以及经营业绩等利益。

  上实龙创正是空转贸易的参与方之一。其中,2018年下半年、2019年上半年,虞某均有安排博微信息公司与上实龙创等在内的多家公司签订采购合同,开展空转贸易。

  重重疑问的揭开最快或需等待一周时间。“现在还在业务清查过程中,涉及合同较多,需要时间进行完整清查,才能给出自查结果,我们会有相应的工作组和外部机构,目前自查时间预估至少需要一周。”上实发展董秘办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

  来源:证券时报网

2页 上一页  [1] [2] 

搜索更多: 上实发展

小时候的城,长大后的村,梦里的世界。
[添加微信公号:myway2059,Hi来时的路]
[观看关注西瓜视频,Hi来时的路]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