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融资超2.4亿元的网红书店言几又“翻车”:拿地花了1.4亿元,如今发不出工资

  11月14日,周日,本应是店铺人流量最可观的时候,但广州K11购物中心的言几又门店却大门紧锁。闸门内,店铺一片昏暗,书架上空空荡荡,一箱箱打包好的书杂乱地堆放在地上。

  店门口的公告显示,门店于11月1日起正式闭店,原因是公司正常运营策略调整。

  公告只是轻描淡写,但实际上这家网红书店正处于困顿焦灼之中。自11月以来,言几又欠薪、欠租、拖欠合作方款项等控诉在网络发酵。

  “现在已经11月中旬了,我还没收到8月份的工资,我的同事甚至被欠了两个月的社保和5个月的公积金。”言几又华南地区某门店前员工晓敏(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言几又几乎没有按约回过款。要么是回款晚于合同约定时间,要么就是回款时只转一部分钱,2019年以后,基本不再回款。”曾和言几又合作过的供应商张乐(化名)也说道,言几又至今仍欠她27万元的货款。

  11月12日晚间,言几又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公司在经营战略调整与疫情突袭等情况下,现金流吃紧,短期内不得不关闭部分门店以及分批次发放员工工资。

  同日,就公司具体经营情况,时代周报记者致电言几又相关负责人,对方称目前暂不接受采访。

  三年前,言几又是融资超2.4亿元的网红书店,三年后,言几又负面缠身。短短三年,发生了什么?

  官司缠身

  11月初以来,多位网友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言几又拖欠数月薪资及社保。

  今年3—8月,晓敏在言几又华南地区一门店担任店员,短短半年来,她的工资屡遭拖欠。根据晓敏向时代周报记者出示的银行转账明细,晓敏每个月的工资都会拖延2个月才到账。9月份,晓敏离职,不久后,她曾工作的门店便停止了营业。“据我所知,言几又只给一部分在职的员工发了工资,离职人员则能拖则拖。”晓敏说道。

  焦灼的不止是离职员工。

  张乐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18年6月1日—2019年12月31日,她的公司与言几又签约合作,由言几又代销公司的手机壳产品,每月结算上个月的销售金额。 

  但如前文所述,言几又几乎没有按约回过款。多次催付未果后,2020年,张乐起诉言几又,要求拿回27万元的货款。尽管胜诉,但回款至今仍未到位。

  “据我了解,对于2020年还在合作的供应商,言几又会结款,但对于更早期合作的供应商,则选择性忽略。”张乐透露,3年来,与自己对接的言几又相关部门人事变动频繁,就算是部门管理层,任职时间也仅在一年左右。

  天眼查显示,目前,言几又的母公司上海言几又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上海言几又”)与多家子公司都涉及多宗诉讼纠纷。其中,言几又方基本为被告,案由以合同纠纷为主。

  梳理裁判文书网信息,可以发现,多位供应商与言几又的合作时间均与张乐重合,也都遭遇了欠款问题。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各公司被拖欠的货款金额在数万元到数百万元之间。

  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上海言几又及其多家子公司都存在被执行人或失信被执行人、限制消费令等信息。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今年以来,言几又创始人、多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捷已8次被列为被执行人。

  晓敏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言几又的资金周转不畅已影响到门店经营。“由于门店经常拖欠商场租金,商场基本每个月都有一两天停电,不让我们门店营业。因为有拖欠供应商的先例,部分出版社也不和我们合作,很多书无法进货。”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言几又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