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酒鬼酒高端市场难突围 全国化停滞不前规模落后同行

  年初以来的疫情犹如一针催化剂,催动白酒行业提前加速进入分水岭。随着名酒企业纷纷下沉渠道、挤压区域白酒市场,在疫情催化下,不少基础较弱的全国性白酒品牌和区域白酒品牌遭遇重击。

  从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000799.SZ,以下简称:酒鬼酒)发布的公告上看,其上半年营收、净利实现双增,但这并不意味着公司就可以高枕无忧。

  事实上,在上市后的二十余年里,酒鬼酒所经历的并不仅仅是质量安全问题,在这背后,是其历年来错综复杂的股权变更所产生的一系列影响。

  业绩规模落后同行,10亿目标或难实现

  8月27日,酒鬼酒发布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实现营收7.22亿元,同比微增1.87%,实现归母净利润1.85亿元,同比增长18.42%。从规模上看,酒鬼酒不仅与“茅五泸”不能相提并论,就这规模连很多区域酒企品牌都比不了。

  如山西汾酒上半年,实现营收69亿,同比增长7.8%,实现归属净利润16.05亿元,同比增长33.05%。泸州老窖2020年上半年,营收76.34亿、实现扣非净利润32.2亿。

  这两家营收和利润规模基本都已经是酒鬼酒的10倍了,更别说五粮液307亿、茅台456亿的营收规模,茅台226亿的净利润就是酒鬼酒营收的31倍。

  在2019年全国春季糖酒会期间,酒鬼酒提出重回白酒第一阵营,并喊出“短期30亿、中期50亿、远期100亿”的目标。目前来看,这个目标差得似乎远了些。

  据《每日财报》了解,2020年,内参酒的目标是达到10亿规模。而上半年其内参系列营收仅为2.79亿元,距离全年10亿目标还有很远的距离。

  酒鬼酒未来的增长引擎是什么?将如何摆脱这一尴尬境地?《每日财报》联系了酒鬼酒方面,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出道即巅峰,命运一波三折

  湖南酒鬼酒一直是一个“神奇”的存在。白酒十二大香型中,馥郁香为酒鬼酒所独创。所谓二者为兼,三者为复,馥郁香的酒鬼酒兼有浓、清、酱三大白酒基本香型的特征,一口三香,前浓、中清、后酱。

  酒鬼酒的前身是吉首酒厂,创立于1956年,是湖南省湘西州的第一家作坊酒厂,后在1985年改名为湘西吉首酿酒总厂,并创立“酒鬼酒”品牌,跻身国有大型企业。

  1996年,湘西湘泉酒总厂改制为湖南湘泉集团,成为湖南省50家最早进行现代企业制度改革的企业之一,次年,湘泉集团发起创立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酒鬼酒也于这一年在深交所上市,成为较早上市的一批白酒企业。

  1998年,酒鬼酒净利润达1.93亿元,同比上涨20.3%,位居行业第二,仅次于当时的五粮液。一时风光无两,可谓出道即巅峰。

  然而巅峰之后的数年间,酒鬼酒业绩起伏不定,在白酒业快速发展的“黄金十年”中,逐渐被诸多同行超越。拉长时间线来看,酒鬼酒的故事更多得是“惊”>“喜”。上市24年来,酒鬼酒经历了数次大股东易主、10任董事长、7任总经理,合计约80位高管来来往往。

  虽然2009年,在第一大股东中皇的操盘下,酒鬼酒扭亏为盈,迎来一段时间的稳定增长。

  但2012年,酒鬼酒又因“塑化剂超标”被推上新闻头条,消息传出后,仅仅一天时间,酒鬼酒股票便临时停牌,两市白酒股总市值共蒸发近330亿元,甚至差点成为白酒股的罪人。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酒鬼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