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泰禾集团年关难熬 海外高息发债救急、非银融资飙升

  年关将至,金融机构出身的黄其森,仍未彻底解决公司持续1年多的流动性难题。

  12月13日,泰禾集团披露,全资子公司Tahoe Group Global (Co.,) Limited 在境外完成 1.105 亿美元债券发行。发行完成后,这家子公司已累计在海外发行14.66亿美元债券。

  自今年“6.30”后,国内融资渠道收紧,和很多房企一样,泰禾集团将目光转向海外债券市场。

  不过,房企海外发债只能用于置换未来1年内到期的中长期境外债务。在高负债和高杠杆困扰下,泰禾集团进退两难。计划通过房产销售获得收入走到“安全地带”,也不容易。

  克尔瑞披露,今年前11个月,泰禾集团全口径销售额实现689.2亿元,排名第42位,较去年同期分别下降37.93%和20位。

  非银融资占比6成

  “不懂金融的人做不好房地产”,泰禾集团(000732.SZ)董事长黄其森多次在公开场合放话。不过,面对公司持续1年多的流动性难题,黄其森再没能展示出更大的“作为”。

  日前,随着西藏信托将泰禾集团及黄其森等6个被告诉至北京第四中院的消息被曝出,让本已深陷资金链旋涡的公司雪上加霜。

  这不是公司首次被信托机构因借款纠纷起诉。今年7月,中诚信托将公司和世茂房地产子公司增城荔涛诉至法院,法院裁定冻结公司和世茂房地产子公司名下银行存款13.43亿元。公司偿付后才告一段落。

  2018年底,公司缺钱的状况就已摆上桌面。

  当年底,公司短期借款160.4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413.9亿元,公司在手货币资金仅149亿元,缺口巨大。

  今年5月,2018年报经披露后,深交所还为此对公司连发19问。

  对于缺钱原因,斑马消费梳理发现,一个重要原因是,2016年之后,公司改变拿地方式,更多通过收购、参股等形式拿地加速扩张。

  从2016年开始,公司几乎消失在土地招拍挂市场。黄其森在一次演讲中曾对外披露,“90%都是通过合作并购。”

  热衷收购、参股项目进行大规模扩张的背景是,2016年在“去库存”及棚改政策等因素影响下,房价经历新一轮快速上涨周期。

  从交易量来看,当年,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达到15.7亿平方米,同比增长22.5%。

  在这轮房企扩张大跃进中,泰禾集团的融资结构发生较大变化,仅仅3年里,就迅速偏向于非银融资渠道。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公司来自非银融资渠道的资金分别为269.51亿元、829.74亿元和842.49亿元,分别占比各年度融资总额的35.74%、61.24%和61.27%。同一时期,来自银行贷款的占有比重,则从41.06%降至18.00%。

  从融资成本来看,非银融资渠道的融资成本在8.4%至9.17%之间,银行渠道的融资成本区间则在6.79%-7.64%。

  2018年,公司整体平均融资成本8.52%,同比增长0.42个百分点,相比2016年则增长0.9个百分点。

  公司银行融资额占比大幅下降,直接引发融资成本激增。

  2017年-2018年,公司财务费用分别为7.09亿元和8.3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90.50%和17.03%。

  2019年中报显示,公司来自非银融资额650.25亿元,占比58.94%,融资成本为10.13%,同期,公司融资成本平均为9.3%。

  今年下半年,多家信托机构收到窗口指导,要求严控地产信托业务,对于依赖于非银贷款融资去“打江山”的泰禾集团来说,无疑是一次致命打击。

  “卖子”还债,海外高息融资

  今年3月开始,泰禾集团陆续向世茂房地产出售9个项目,累计获得对价92.46亿元,除此之外,五矿信托设立的信托计划、河南天伦地产等,也成为泰禾集团项目资产的接盘方。

  应该说,这些项目的转手,在一定程度上为公司“解”了围。

  今年上半年,公司合计偿还债务338亿元,经过1年多“去杠杆”后,公司资金危机暂时得到缓解,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增至202.16亿元。

  另外,公司的有息负债,从2018年末的1376.2亿降至2019年6月末的1104亿元。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泰禾

关注国学故海头条号:挥斥千古今朝,源说百年人生。
[添加微信公号:myway2059,关注国学故海]
[观看西瓜视频,关注国学故海]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