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14亿卖现金奶牛 被控股股东拖累的誉衡药业开始自救

  誉衡药业将其手中的核心资产澳诺制药以14.2亿元的价格出售给了华润三九,后者承诺替誉衡药业偿还部分澳诺制药的债务。誉衡药业杠杆式收购导致现金流吃紧,控股股东一致行动人质押率近100%,集团现金流拉起警报。

  11月27日,誉衡药业发布公告,公司拟以14.2亿元出售澳诺(中国)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澳诺制药”)100%股权给华润三九。澳诺制药是誉衡药业旗下的核心优质资产,而出售该核心资产或能稍微缓解公司的债务压力。

  就在一周前,公司控股股东誉衡集团因涉及债务违约事宜,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在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上对誉衡集团持有的8600万股公司股票进行公开拍卖,最后被天风证券以2.3亿元拍得,而此次拍卖不是誉衡药业股东所持公司股份第一次被拍卖。

  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誉衡集团持有所有上市公司股票被冻结,誉衡国际股票全部被质押、部分被冻结,实控人朱吉满股票也全部被冻结。而质押股票的相继被强制平仓,也引发了股东的债务危机。而引发这一系列危机的导火索,与公司上市以来的疯狂并购有关。据统计,自2010年上市以来,誉衡药业频繁地进行了大规模并购,并购数量高达20多次,计并购资金接近129亿元,形成了巨额商誉值。

  然而,其并购标的不具有业务协同性,业绩不达预期,反而侵蚀上市公司业绩,这也为该公司后来危机集中爆发埋下了伏笔。自2016年以来,誉衡药业的业绩增速一路走低,从2017年开始甚至出现了大幅下滑,业绩大幅下滑与该公司的大规模并购有一定的关系。

  誉衡药业为何要卖掉核心资产?

  财报显示,至今年6月底,澳诺制药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7亿元,实现净利润7214万元。2018年,澳诺制药的营收和利润分别为3.6亿元和1.48亿元。而今年上半年,誉衡药业的净利润为2.32亿元,2018年为1.26亿元。这意味着今年上半年,澳诺制药贡献了誉衡药业超过30%的利润,2018年,澳诺制药一家的利润就超过了誉衡药业。

  实际上,自2013年,誉衡药业以4.2亿元收购澳诺制药100%股权,后者一直稳定为公司贡献利润。

  这种自断臂膀的行为颇令人费解。誉衡药业解释称,本次交易所获资金可优先偿还公司债务,缓解经营业绩压力。经交易双方协商确定,澳诺制药的股权转让价款为14.2亿元,此宗交易可以为誉衡药业带来短期的利润。而除此之外,至11月27日,誉衡药业对澳诺制药负有2亿元的债务,该债务将在交易完成后转移至华润三九,2020年一季度内归还澳诺制药的上述债务。

  事实上,誉衡药业不只是想要甩卖核心资产,其曾欲以39.40亿元的价格向中健投出售誉衡药业不低于35%的股权,然而却成行。而上市公司彼时却因控股股东誉衡集团的资金链出现问题,并拖累上市公司股价暴跌,而导致质押爆仓部分股份遭强平。

  并购惹的祸

  誉衡药业实控人朱吉满靠药品销售代理起家,后来靠一种叫做“鹿瓜多肽注射液”的药品挖到第一桶金,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据相关媒体报道,朱吉满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一旦发现合适品种,先把这个品种拿到手再说,毕竟现在的誉衡药业就是一个药品整合商,新药资源只会越来越少。”按照“药品整合”的思路,朱吉满开始了一系列的投资并购。

  2012年8月,誉衡药业斥资2.1亿元收购哈尔滨蒲公英药业;紧接着在2013年11月,以6.98亿元收购上海华拓;2014年12月,以23.9亿元收购山西普德药业;2015年4月,收购湖北多瑞药业;2017年12月以16亿元收购上海瑾呈70%股份。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誉衡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