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丁磊向左,刘强东向右

  实际上,京东一直做的是辛苦“卖货”的生意。相比网易游戏高达80%的毛利,京东电商13%的毛利,算是相当寒碜了。 

  有很长一段日子,投资人都不看好京东,认为这家公司亏得一塌糊涂,迟早要完蛋。利润微薄不说,刘强东还不顾管理层反对,坚决要自建物流。大几十亿资金砸下去,连个泡都不冒一下,造成京东常年亏损无法盈利。但十几万京东的兄弟,还指望着刘强东吃肉喝汤。 

网易和京东历年市值对比图  制图 / 燃财经 

  刘强东的焦虑,要比丁磊强烈得多。挑战阿里无望,拼多多已到卧榻之侧。2018年7月,拼多多在美国上市,创始人黄峥的身家超越刘强东。

  理想

  在刘强东还在为几万配送员兄弟的饭碗发愁时,丁磊正在忙着养猪、做音乐、搞进口,“安静地做个匠系青年”。 

  丁磊创业的起点比刘强东高。他出生在宁波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国营奉化食品厂的副厂长,分管技术。所以在很小的时候,他就有机会“捣鼓无线电”。初中,他组装了一台复杂的六管收音机,被四方邻里誉为“丁神童”。 

  刘强东没有机会在小时候接触无线电这种高端设备,他的童年是在乡下的泥泞地里度过的。10岁时,他出生的镇上还没有电。有一天他跑到镇政府的公社大院,坐在门口看电灯泡,远远地望着,心里好奇什么是电,觉得不可思议。 

  初中毕业,刘强东第一次独自出远门,跑到南京,金陵饭店灯火辉煌,他才知道原来世界这么大。那个时候,丁磊已经在高中有了电脑设备,还参加计算机兴趣比赛获了奖。

  考大学时,丁磊考进电子科技大学读通讯,因为他想做一名工程师。刘强东考进中国人民大学读社会学,因为班主任告诉他,去北京读书,将来可以回老家当官,做县长。 

  这两个专业不是计算机的人,不约而同在大学期间自学了编程。丁磊出于热爱,经常跑到图书馆翻阅计算机的书,大四上学期还组织了一个电磁场CI软件的成果展示。刘强东则是为了赚钱。他去北京上大学带的500块生活费,是亲戚东拼西凑借来的。在人大,他经常在机房学习编程到深夜,睡一晚早晨再去上课。他卖力地学编程、写程序、做兼职,勤工俭学成为了班上第二有钱的学生。大三的时候,他给自己买了一个“大哥大”。

  丁磊的创业,走的是高端路线,是基于对技术和互联网的理解,一出手就是王炸。网易的第一笔大订单,是来自广州电信局。在那之前,丁磊曾在宁波电信局工作过两年。

  刘强东的第一次创业,走的是群众路线,跟互联网并没有多大关系。大四时,他看人大西门的餐馆生意还不错,就盘了一个门面下来,花了24万。他也不问产权,不看合同,背着书包就去银行取钱,现金全款支付,以为把房子和地皮都买下来了。 

  老刘厚道。他给餐馆服务员涨工资、租大房子、装暖气,还给每个员工送一块手表,100多块钱一块,卡西欧的。那是1994年。 

  但现实让他失望。餐馆员工合起伙来贪钱,蒙骗他这个学生老板,他花24万买来的门面,最后发现没有产权。大学毕业,他负债16万,把他父亲跟姨父几十年攒下的钱,也都给赔进去了。 

  丁磊和刘强东,他们都是有理想的人。

  丁磊的理想是追逐自己的兴趣,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他关注的是“消遣”,是酒足饭饱之后,额外的需求。所以他做游戏、做音乐、做动漫、做跨境购。 

  在多年前的一次采访中,丁磊将网易的出发点概括为八个字:“七分理想三分生意”。他一再强调自己不是商人,“我是企业家,还是一个非常有理想的企业家”。但他常被质疑的点是:网易是一家游戏公司。

  刘强东的理想是改变自己的命运,过上体面而风光的生活,让身边的人高看他一眼。他是在北京中关村摆柜台起家,在骗子横行的市场中,坚持行货正品开发票,以一人之力杀出了一条血路。京东上市后,他在办公大楼顶层建泳池,搞KTV派对,建私人电梯,补偿早年因物资匮乏而未能满足的欲望。 

  他有乡土情结,不忘农民身份,想着有朝一日衣锦还乡,慰劳乡里。2009年开始,他将分散在广州、上海、北京的客服部门全部集中到老家宿迁,后来又将京东的各种研发、结算、物流中心搬到宿迁,直接带动当地数万人就业。 

  外人很难说清楚,丁磊和刘强东,究竟谁更理想,谁又更现实? 

  2018年,两人都先后接受了吴晓波的专访。视频中,刘强东说,“太保守,让我只能看着机会流走。”丁磊说,“我只想安静地做个匠系青年。”

  对立

  如果没有明尼苏达事件,在大部分人眼中,刘强东的人设是正面而向上的。 

  他用自己的经历,讲述了一个草根逆袭、实现阶层跃迁的励志故事。他证明了,在互联网大潮下,劳苦底层也能靠自己的努力迎来出头日。 

  小时候,刘强东家里吃不起肉,他看到村长屋檐底下挂着很多猪肉。村民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但村长家里的猪肉吃不完。那个年代,刘强东最大的梦想是当上村长,因为“我在想我做一名村长的时候,能不能把所有的猪肉分给村民,让大家都能够吃上猪肉。” 

  在他朴素的价值观里,不患寡而患不均。由正直的人物执掌大权,带领小弟实现共同富裕,那是正确的路子。他是站在群众这一边的。所以京东解决的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需求”,赚的是踏踏实实卖货、薄利多销的辛苦钱。 

  丁磊也爱吃肉。他说“我很喜欢猪,我很喜欢吃”,所以他在网易之外,又做了网易味央,进军养猪行业,外界戏称为“丁家猪”。但这还是挡不住外界的质疑和猜忌,有人说他是为了赚更多的钱,打着养猪的幌子圈地。

  丁磊说,他是一个非常热爱生活的人,“是个美食家,是个吃客”,他创业从没想过要做一个多大的亿万富翁,只是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换言之,赚钱并非刻意为之,而是顺道的事。 

  但从始至终,丁磊的人设,都跟普通老百姓若即若离,远不如刘强东来得亲切。做游戏的时候,家长批判他毒害青少年;做网易考拉,那是轻奢而精致的小资群体感兴趣的事情;做网易云音乐,那是做给“懂”的人听。 

  某种程度上,刘强东和丁磊,都在做着消费升级的事情。但不同之处在于,丁磊是要“让上海人去过巴黎人的生活”,而刘强东是“让安徽安庆的人有厨房纸用,有好水果吃”。毫无疑问,这两家公司都深刻得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但它们的背后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无论风格有多大差异,在商业世界里,老板和员工,在某些情况下是存在博弈和对立的。 

  从本质上而言,丁磊和刘强东属于同一类人——执掌员工生杀大权的创始人。创业让他们收获了财富和荣誉,也拉大了他们和普通员工之间的距离感。 

  刘强东喜欢称兄道弟,丁磊喜欢攒局。表面上看起来,这是两种不同的境界,但本质上殊途同归。大佬的饭局,不一定比快递员的酒桌高尚,就像那一条船上的蚂蚱,难分你我。 

  明尼苏达事件是一个转折点。刘强东的正面人设崩塌了,他在大众里竖起的励志大旗,也轰然倒下了。而紧随其后在2019年兴起的裁员潮,加大了企业家和员工之间的对立。 

  网易暴力裁员,是这种对立情绪的一次大爆发。裁员本是企业经营中的正常现象,但在增长乏力的2019年,这种经营层面的操作,被增添了更多复杂的操作空间。 

  京东裁撤高管,调整配送员薪资机构,同样也被外界做了更复杂的解读,刘强东“地板闹钟”的故事,再也无法挽回他口中的兄弟情谊。 

  2019年是互联网大佬人设开始崩塌的一年。那些通过自己的拼搏,在时代潮流中抓住风口,赢得关注和尊重的企业家,他们身上的光环正在逐渐褪去。

  尤其是在创业风口匮乏的环境下,企业缩紧了裤腰带度过寒冬,一夜暴富的故事越来越少,大企业裁员事件层出不穷。那个创业的黄金年代,是从此一去不复返了。 

  对于企业而言,大佬还是熟悉的大佬,员工却可能不再是熟悉的员工。丁磊式向左,刘强东式向右,都是在创造商业价值。但无论何时,对员工的尊重和关怀,永远都不该被忽略。

  (来源:燃财经)

2页 上一页  [1] [2] 

搜索更多: 丁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