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丁磊向左,刘强东向右

  “网聚人的力量”自称的网易公司,一不小心成了网民口诛笔伐的对象。

  前几天,一篇控诉网易裁员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大致的背景是:某网易老员工在身患重病后,遭遇了公司HR部门的威逼、辱骂、恐吓,最终被网易暴力裁员。 

  文章在网络掀起轩然大波,网友讨伐,人民日报点评,丁磊始终沉默。但许久未曾发声的刘强东,却在京东早会上宣布:以后京东的员工,只要是在任职期间无论因为什么原因遭遇不幸,公司都将负责其所有孩子一直到22岁的学习和生活费用。 

  一反一正,刘强东的表态,无疑增添了大众对他的好感。但也有人质疑:这些冠冕堂皇的说辞,会不会只是一场作秀? 

  最终,这次的暴力裁员事件以网易道歉,处罚4名主管及1名员工,双方达成和解而告终。但裁员只是企业经营的一角,背后则是创始人的性格和决断。 

  网易和京东,这两家只相差一岁的互联网巨头,过去一直活跃在聚光灯下。它们的创始人——年龄相差两岁的丁磊和刘强东,身上则有太多的人设反差。因为做事原则、说话方式,以及出生背景的不同,他们走出了截然不同的路,承受着外界不一样的赞誉和诋毁。

  丁磊不在乎。他曾说自己是“一个真小人,而不是真君子”。就像金庸武侠小说里的扫地僧,外界的评判,激不起他内心的波澜。 

  刘强东不甘心。因为明尼苏达事件,他多年苦心建立的“大哥”人设,崩塌成吃瓜群众茶余饭后的谈资。 

  丁磊向左,刘强东向右。在这个人设崩塌的2019,一切似乎都变了,一切又似乎还是老样子。

  裁员

  在风水轮流转的中国互联网行业,丁磊和他一手创办的网易,一直是个罕见的存在。 

  成立满20年,曾经风头盖过BAT,如今市值还能排前五,这样的公司只有网易一家。曾在30岁左右成为中国首富,如今财富还能排前十,而且没有入狱的企业家,只有丁磊一人。 

  实际上,跟丁磊同时期出道,并称“中国网络三剑客”的王志东和张朝阳,早已掉队。如今网易的市值,相当于17个新浪,100个搜狐。丁磊厉害,长盛不衰。 

  然而,2019年被曝出裁员消息最多的企业,当属网易。 

  先是年初网易严选被曝出裁员30%-40%,网易味央和教育产品部也未能幸免,然后7月初网易传媒被曝出启动新一轮变相裁员,7月底网易的现金牛业务网易游戏高管离职,被曝裁员10%,10月底网易有道上市前,也被曝出启动裁员计划。当然,针对这些风言风语,网易都一一进行否认。 

  将裁员风暴推至高潮的,是这篇由前员工发出的刷屏文章。这一次,网易没有全盘否认,而是在回应中道歉了。 

  很多人认为丁磊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虽然他并不喜欢这个称谓,甚至说这是对他“最大的侮辱”。但身为网易CEO,他还是得在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认真接受来自投资人的提问,表示会适当缩减成本。 

  丁磊曾说,他“性格直接,包容性差”,但是“坦荡荡”。或许在他看来,裁员不是目的,是权衡的艺术,是经营的手段。 

  相比之下,刘强东不是一个“性格直接”的人。按他自己的话说,他是“人性上软弱”。 

  明尼苏达事件之前,刘强东“3年没有亲自开过高管”。过去,京东的高管淘汰率其实很低,根据京东数科CEO陈生强的说法,“老刘的原则是,只要你不出现腐败的问题,我都愿意给你机会去做尝试。” 

  一个最直观的例子是,过去京东允许“内部调岗”,员工有资格在整个京东体系中寻找职位,即使员工没有完成KPI,也可以通过调岗避免被辞退。当然,这带来的副作用是明显的:人员冗余、机构膨胀、人浮于事、组织的战斗力下降。 

  现在回过头来看,明尼苏达事件是一个爆发点,将京东原本缓慢进行的内部变革,推向了不得不变的境地。火速裁撤高管、宣布末位淘汰10%的高管、调整配送员薪资结构,这都是京东应对危机的产物。 

  但事实是,明尼苏达事件给刘强东蒙上的阴影,彻底遮住了他曾经塑造的正面人设。人们往往只记得那些八卦的只言片语,不会关注企业变革背后的深意。 

  刘强东的翻车,人设崩塌让人意外。但丁磊和员工之间的纠葛,早已不是新鲜事。 

  网上流传着这样一个提问:“为什么从阿里离开的大多感激马云,从网易离开的却和丁磊反目?”不只是普通员工,陌陌唐岩、雪球方三文、猿题库李勇,这些从网易出走、日后发达的前高管,都曾和丁磊有过不同程度的分歧,或公开对撕,或稍有微词。 

  和明尼苏达事件一样,网易暴力裁员事件,只是一个缩影。

  财富 

  丁磊长了一张敦厚的娃娃脸,小眼睛,一笑露出酒窝,身材略显发福。大部分时候,他穿大众品牌的拉链卫衣,蓝色牛仔裤,脚上蹬着运动鞋。他习惯独自行走,不带保镖,不带助理,走在大街上,少有人能认出这是曾经的首富。这样的丁磊塑造了这样的网易——低调有实力,闷声发大财。 

  32岁成为首富后,丁磊拒绝了所有的采访。财富排位的上升,没能带给他快乐,反而带来了多一点“不安”。中国有三个人在30岁左右当过首富,丁磊是其中之一,另外两个人,陈天桥远走海外,黄光裕锒铛入狱。 

  他深谙中国的经商处事哲学:“我看到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比我更优秀的人,我的财富超过他们,我对社会评价体系产生了疑惑。”

  事实上,网易一直是一家非常赚钱的公司。十年前,京东的盈利还遥遥无期,网易每年已经有几十亿的净利润。更准确地讲,过去20年,网易几乎就没有亏过钱。 

  游戏是网易的超级现金牛。在相当长的时间跨度里,游戏为网易贡献着近90%的收入。网易游戏的毛利率最高可达80%,是当之无愧“躺赚”的商业模式。时至今日,网易每年两百多亿的毛利,不是来自云音乐、严选、有道等小资情怀的产品,而是游戏。 

  少有人知的是,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丁磊在网易的股权比例,高达45.5%,这是他财富来源的基石。相比之下,马云持有阿里巴巴的股权为6.1%,马化腾持有腾讯8.6%,李彦宏持有百度16.1%,刘强东持有京东15.4%。所以,即便中国互联网城头变换大王旗,丁磊屹立不倒。这是他自己的公司。

互联网大佬持股比例图  制图 / 燃财经 

  丁磊从不炫富。外界却给他贴上了“精明”甚至“抠门”的标签。

  多年前《人物》的一篇报道中提及两个例子:北京早期有捷达和夏利两种出租车车型,丁磊规定只有够级别的高管才能够报销捷达出租车费,但没人敢坐,因为丁磊常打夏利;当丁磊看到上海公司摆着一台价值不菲的咖啡机,大为恼火,在得知是品牌赞助后,立刻转怒为喜。 

  被资本绑架的公司,和自己掌控的公司,毕竟是两个不同的物种。这其间的微妙之处,是给人打工和给自己挣钱的差别。 

  相比丁磊的精明,刘强东要粗放许多。他擅长高调行事,爱出头,大部分时候是一身高档西装。他口中常挂的,不是“主义”,只有“兄弟”。在京东飞黄腾达的那几年,他屡屡公开发表言论,接受媒体专访,甚至出书立传,也毫不回避自己的贫苦出身。 

  最风光的,是2014年春节回家过年。老刘开车装了整整两麻袋现金,带着清华毕业的媳妇,给村子里的老人发红包。一人一万,总共发了650万,满屏的暴发户既视感。那一年5月,京东在美国上市,刘强东以445亿美元的身家,排在中国富豪榜第十位,超越丁磊。 

制图 / 燃财经

  随着京东的股价上涨,刘强东的财富也水涨船高。在父老乡亲眼中,刘强东在城里赚大钱了,是“怎么花也花不完”的那种。

  但刘强东学不来丁磊的从容。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丁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