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暗战:茅台董事长李保芳与“庄家”的隐秘角力

  经过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改革和调控措施后,飞天茅台的价格确有回落,但距离1499元的官价还有段距离。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背后涉及多方利益的纠葛博弈:黄牛、经销商、茅台官方、真正的消费者,甚至还有一众看客,观望。如今,市面上的“飞茅”有多少是被真正消费了,又有多少是被当成炒作工具囤积起来了。这还真是个问题。

  “不用干活,两分钟能挣两百,挣不到也没损失。”王章(化名)很开心,他始终觉得这是个互利共赢的事儿,“我找5个人通知900个帮我抢,这900个差不多给我延伸到5000,你等着上门回收就好了,到手价能控制在1650元以内”。

  趁着1499元平价飞天茅台在天猫、苏宁放量(每人限购两瓶)的机会,王章的统计表格里已搞到了近600瓶(以天猫为主)。年初以来,“飞茅”价格一路飙升,中秋前曾至近3000元/瓶。线上电商渠道一度被视作茅台“控价战”的关键直销阵地。

  刚进10月,茅台“牵手”天猫、苏宁开启平价预购,截至目前,苏宁成功预约人数已有35万,天猫则几乎“秒光”。此前9月,茅台给物美等线下商超直投1499元平价“飞茅”后,队伍径直排到门外,全家老幼齐上阵,每人限购的两瓶还没捂热倒手就净赚800元。

  尽管王章说“黄的自己都怀疑人生”,但其实他还只是个小庄家。“说白了,最后还是大庄家收小庄家,看谁的盘子大。”相较王章“更黄”的大庄家秦明(化名)讲。而这次,天猫和苏宁也都拿出了科技公司的“杀手锏”——严查刷单、追踪物流以及全方位数字化监控。

  大小庄家们正绞尽脑汁寻应对策,“这5000个号,就是百分之一能抢到,数量也很理想。”王章称之为“基数大”。真实的用户、真实的物流,但并不真实的购买目的,最先进的现代科技又当如何防范,长期“居高临下”的价格是否可以刹车,各方都在观望。

  “很黄很黄的牛”

  诸多活跃着的微信和QQ群里,黄牛党们仍每天讨论着飞天茅台的价格走势。他们很想借官方对外放量的机会大捞一笔,但群里又总是一片叹息之声。电商平台较为高明的“反黄”技术让他们颇为头疼。

  “很难抢,成功率不足5%。”几经摸索,自称“很黄很黄的牛”的王章从群里雇了些人后,才有了目前还算令他满意的战果,“你找个靠谱的公司或工厂,给他们领导说一下,手下抢到加钱。”他给其他黄牛建议,“回头再给领导安排顿饭,饭得安排,按他手下人帮你抢的瓶数,每瓶提20-50,也可以给酒或给其他东西”。

  在其他黄牛看来,即便官方供货,价格也跌不到哪儿去,“苏宁天猫这种,大牛没法整箱整箱提货,怕的是大润发、物美这种,都是给大牛备货的,茅台官方就是放十万,也很难压倒价格”。

  国庆节前9月29日,物美超市京学清路店平价活动最后一天,下午5:30取酒的人已经稀稀落落,七八个黄牛在附近游荡。有提货的消费者坦言,“我不喝酒,如果不是知道可以卖,也不会抢购了。”

  作为圈里知名的大玩家,秦明所在的团队常常集体出动。“26、27两天基本可以维持在1000瓶/日,28、29就只有500瓶/日。”秦明的收购单价为1880元,他的直观感觉是,后两天茅台放的量整体不如前两天多,他们直接从消费者手里收回的数量也有明显减少。

  还有几个人把守着另一侧电梯口,报价是1850元/瓶。攀谈间隙,一男一女各自将刚拿到的两瓶飞天茅台与之达成交易,支付宝收款3700元,每人净赚近700块。晚上临走的时候,秦明团队会把其他小黄牛收到的部分平价茅台再以额外加价的形式买过来,据他估计,其团队能收回学清路这块放出量的50%。

  “外人带不出来也不敢带。”包括秦明在内,其圈子里不少人属于副业搞搞酒水生意,背后都是粘连亲属关系的一大家子人,每年正经做的时间也就个把月,尤其节庆日前后。在秦明看来,倒腾酒跟倒腾股票差不多,但他并不觉得自己有看懂股票的能力,“还是倒腾酒更容易些”。

  谈到具体出货方式,秦明称,基本是电话或微信直接联系,走量,全国出货,“做这个的基本都是圈子里的人”,另外还有网上交易渠道,不过他称之为“商业秘密”,拒绝透露。

  同一天,王章在郑州按单价2400元倒手了2190元收的整件的货。“散货闲鱼,大货担保,物流货到付款,找同行,基本信用还是有的。”王章讲,能出得起百件的玩家,圈里路子都比较广,需要看货的也都是大货,不熟的(买家)派人过去看,个别地方有朋友在可以直接去看货,或者出货的地方有朋友,直接担保。

  “最近半个月,心惊肉跳,这几天没货了,还能睡个安稳觉,之前货多,就怕一觉起来不是少只羊就是少头牛的。”王章在数天内抛掉了大部分的货,尽管他感觉飞天茅台的价格长期看涨,“这行讲究的是快进快出,一批货算一批货的利润,可以有存货,但不能超出自己的能力。”

  9月30日凌晨3点左右,秦明发布个朋友圈小视频,画面中是他们在线下商超的战斗成果——满满一屋子的飞天茅台。他配文称:“决战到天亮。”

  “我们从没官价茅”

  在这场涉及多方利益的博弈中,黄牛们似乎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我们这儿1840低了没人出”,王章一点儿不着急,他觉得“10月7号前价格不会下降只会慢涨,7号看到现货不好说,总体来说看涨”。

  和王章一样不急的还有茅台的经销商杨杰(化名),他的大本营就在“中国酒都”贵州遵义仁怀市。杨杰估摸着“量放完了还得涨”,这也是天天群聊的黄牛们正热议和翘首祈盼的。目前,杨杰收散货报价1950,件的2200,“我们本地从没官价茅”,他说。

  此前有消息称,贵州茅台要求经销商在9月提前执行四季度剩余计划和配售指标。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针对小部分茅台大商,即供货量在10吨以上的茅台酒经销商,茅台厂家要求提前打款,货款每家在1000万元左右。

  杨杰有听到这方面消息,他的公司有好几个股东,每年能从茅台提50吨左右的货,也有部分是按“969元”走的。在整顿经销商风暴中,杨杰的公司去年被砍了10多吨,“贵州去年就被查的差不多了”。他所说的969元即头部“大商”的“一批拿货价”。

  “我们969拿的基本还没出厂就卖了。”杨杰透露,他们会先卖给跟车的,按件走,每瓶2500左右,跟车没卖完的再卖给中转库提货的,单价2300左右,最后中转库没卖完的以2180元卖现货,“跟车的相当于到厂地了,渠道越好价格越高”。

  不过,当涉及最敏感的问题:“你的公司是不是也囤酒”时,杨杰还是闭口不谈,“这个不好透露,望理解”。王章则认为,现在这行情只要经销商不抛就没事儿,“没发现专卖店很难买了吗,七八月还好些”。在他看来,经销商们也想着在高位抛售,“他们大部分都不是1499,今年很多1900、2000、2500,有直接合作的商贸,成批成批拿,甚至还有的自己想办法搞零售单”。

  身为大牛的王章不无自嘲地说,“牛只是混饭吃的”。他把这场隐秘角力的“建功者”推给了经销商们,“现在的茅台都快被炒爷给绑架了”。他说。

  当然,他也算“炒爷”。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茅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