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好利来罗红:玩到“不务正业”、“妻离财散”

  “人生就是一次长长的曝光过程,来到这个世间,就按下了快门,直到你离去,每个人都会在人生的底片上留下许多的内容。我们对自己的人生,只有一个终极的追问,我的意义何在,价值何在?我接下来的一生,可能注定与光与影纠缠在一起。”

  这段充满诗意的文字出自“摄影家罗红”。除了“摄影家”,罗红还是烘焙企业好利来的创始人、总裁。如果说人生就是一张照片,那么,罗红的那一张已经足够多彩。

  罗红于1992年9月创办好利来,经过二十余年的发展,好利来已在全国七十多个大中型城市拥有近千家连锁饼店,年销售额突破20亿元,是中国最大的连锁烘焙品牌之一。

  但对于罗红而言,“摄影家”才是他最在意的身份,他目前是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国际知名环保摄影家,其次才是企业家。

  2007年,罗红去非洲完成拍摄计划前,好利来的财务总监找到他,并告诉他,“罗总,现在的财务状况很危险”。罗红问,“我航拍的费用够吗?” 对方答“够。” “那就不危险”,罗红说。这段对话结束后,罗红就飞去非洲,继续他的拍摄计划了。

  这么多年来,好利来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他们经历过快速扩张又大规模关店风波;近期,好利来又遭遇联合创始人散伙,各地业务分崩离析。面对企业发展的阵痛,罗红总是表现淡定,也没有影响他对摄影的痴迷和大把的时间、精力、金钱投入,这让外界不少人认为他“不务正业、玩物丧志”。

  1967年,罗红出生在中国四川雅安石棉县。与罗红同时代的企业家相比,他在公司业务上看起来不够勤奋,不够投入。

  不过罗红并不在意外界的评价,他认为,“企业家更重要的是角色,是扮演一个公司的总设计师,设计企业的核心价值观、更新企业标准和文化,没有这些,企业走不远”。

  1

  摄影家打败企业家

  罗红对摄影是一见钟情,而做蛋糕则源于他的一次冲动。

  上初中时,罗红第一次见到相机,那是一台老式的海欧120相机,取景框向上,所以里面呈现人相都是倒立的。看到那个带红色格子的毛玻璃的第一眼,罗红就被震撼了,“我要拥有一台这样的相机!“

  不过,那时的罗红还不是身价过亿的富豪,这个愿望只能埋在心底。1984年,17岁的罗红高考失利,决定到成都去学习照相。在一家照相馆里,他一边当学徒一边打工,攒到的第一笔钱就被他用来买了一部理光相机。之后一年,罗红开了一家自己的照相馆——石林彩扩部,准备这辈子都与摄影为伴。

  摄影并未给罗红带来财富。变化发生在1991年。当时,罗红的母亲已经退休,在其生日时罗红希望为其定制一个独特的可以表达爱心的生日蛋糕,然而他找了很多店都未能如愿。这促动了罗红的创业之心,当年,罗红就在雅安开办了一家叫“喜利来”的西饼屋。

  喜爱摄影的罗红对美格外敏感,他做出的蛋糕也颇有艺术气息,在当地很受追捧。1992年,在哥哥的鼓动下,罗红走出雅安,在兰州最好的地段开了一家店;并将“喜利来”改名为“好利来”,采用前店后厂、现场制作的模式,推出了琳琅满目、款式新颖的美味蛋糕。

  因为蛋糕做得太漂亮了,好利来开业当天就出现了爆棚景象,店员不得不用两根很粗的木棒顶住柜台,防止被挤塌。此后,罗红的蛋糕事业就走上了快车道,开始向全国发展。

  不过,在好利来的迅速上升期,罗红并未乘胜追击,继续花主要精力耕耘蛋糕事业,而是将个人重心转向他曾经的挚爱——摄影。1995年的一个下午,罗红在办公室里无意间翻起柯达的台历,仅仅12张照片他就翻来覆去地看了好久,沉睡已久的梦想再次苏醒。第二天,罗红任性地给自己放了半个月的假,带上新买的莱卡R7,向中国西部出发了。从此,罗红在摄影的路上一发不可收拾,经常为了摄影满世界飞。

  20多年来,摄影占用了罗红大部分精力。至于好利来,罗红则选择托付给别人。2003年,好利来将总部从沈阳迁至北京后,进行了史上最快的一次规模扩张。那时候,罗红找来一位接班人——聘请肯德基背景的谢立伟担任执行副总裁。

  “我爱好太多,想法也太多,又太过感性。感性的人,负责做梦就行了,公司应该交给理性的、有能力的人打理。”罗红曾这样解释。

  2004年,在职业经理人的带领下,好利来进行了大举扩张,一年内就将门店数量从300多家扩张至450多家。但过快的展店又引发了新的问题——人员培训、服务品质、产品标准等都出现错位。

  直到2007年,罗红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重新回归好利来。思考之后,他叫停了好利来在一切城市的扩张,当年在全国范围内关店300多家。

  直到2019年5月,好利来才重启扩张,将门店开进了上海。但在今年8月,好利来再次遭遇风波,最终走向了联合创始人“散伙”。

  今年8月份,多地好利来蛋糕店纷纷更名为好芙利、甜星、蒲公英等。罗红随后发布公告,宣布解除好利来内部加盟制度。几位联合创始人管理地区的门店将陆续改名且独立运营,不再归属好利来门下。

  所谓“联合创始人内部加盟制”,是指将全国的好利来划分为几个片区,每位联合创始人独立经营一个片区,每个片区独立投资开店、自主经营。而“好利来”的品牌名所有权归罗红,其余联合创始人只有十年的使用权,根据经营情况,在十年以后可以续签。

  罗红在公告中称,为了“提供更有品质的产品、更有品质的服务和更有品质的店面环境来满足时代的需求”,好利来在2017年制定了品牌经营新标准,主要包含新的店面装修标准、产品品质标准、服务品质与店员形象标准三个部分,并要求从2017年起,好利来在全国的烘焙连锁店都必须执行这个新标准。

  这成为好利来“分家”的导火索。新的标准意味着综合成本的提升,以及产品价格的提升,引发了分管各地的联合创始人的反弹,最终导致好利来实行了19年的“联合创始人内部加盟制”正式解除。

  据界面新闻报道,截至目前,好利来在全国共有800多家门店,按照新的内部协议,解除内部加盟制度且需要更名的门店共有340家左右。

  有分析认为,好利来这次执行新的标准旨在聚焦中高端市场。目前被保留好利来品牌的门店多位居北方城市,将300多家门店尤其是低线城市的门店独立出去,意味着好利来品牌在下沉市场的影响力被削弱,这对于未来它能否保住头部烘焙企业的优势埋下了隐患。

  对于好利来的分崩离析,罗红依然表现淡定。“我不贪大,对我来说,规模是最不重要的,”他接受《界面》采访时表示,解除“联合创始人内部加盟制度”,是好利来进入新一轮良性发展后的必然举措。

  事实上,今天的罗红已经将好利来托付给两个90后的儿子主理,摄影成了他名副其实的主业。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好利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