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龙湖遭业主灵魂拷问 “三好生“为何变成维权代名词?

  2019年的中报季已经悄然落下帷幕。

  你可能已经忘了碧万恒半年的业绩完成率,忘了融创孙宏斌对排名的看淡,忘了政策收紧下房企大佬们对前景的担忧和经营的焦虑,但一定记得龙湖业绩会上那位男业主哽咽的“控诉”。

  诚然,这是今年中期业绩会上传播最广、引发关注最多的一幕,如果要评中报印象,它一定当之无愧拔得头筹。这一幕的背后是“三好学生”龙湖遭遇来自业主的灵魂拷问,更是房企追求业绩、用户要求质量,二者矛盾未能调和的必然结果。

  1 业主上演“陈情令”

  近日,龙湖集团在香港举办中期业绩发布会,会场大门在距离既定时间仅剩几分钟时打开,等候在外的媒体相继入内。

  人群中,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子手持文件袋落座在了左侧倒数第二排,没有人会想到他接下来的发言和身份的逆转将引起会场的骚乱,以至于消息通过网络加载,引发轩然大波,相比之下,人们近乎忘了现场的主题——龙湖的业绩表现。

  时间到!

  “多维航道,笃定前行”的背景板前,董事长吴亚军蓝色连衣裙外罩了件黑色外套,显得神采奕奕,携CEO邵明晓和CFO赵轶这一固定“铁三角”组合出席。

  一如此前,龙湖也带了其他两位中高层露面,这一次是集团副总裁胡若翔和郑州公司总经理孙海波。

  再过两个多月,龙湖便将迎来上市十一周年纪念日,面对“回顾上一个十年发展有何感悟”的提问时,吴亚军坦言,时间过得蛮快,没有什么值得特别纪念,对于上市公司而言,没有故事就是好故事。她笑称:“对于记者来说,最不喜欢的可能就是我们这样没有故事的公司。”

  吴亚军没有想到的是,素来缺乏故事性的龙湖这次却制造出了个大故事,或者也可以称之为“事故”。

  业绩介绍完毕,进入提问环节,第6个问题开始时,话筒被传递至上述西装革履男子手中。

  “吴女士您好,我是长沙水晶郦城的业主,我来是有一封信想交给您。”一番简短的介绍让现场有些猝不及防,在现场媒体的注视中,该名业主走向发言台将纸质版信件交给吴亚军。

  随后,他走回座位旁的过道,并未落座,声音忽而变得有些高亢,坦言闯入业绩会现场实属无奈,他将问题抛予吴亚军,“您知不知道龙湖在长沙已经成为维权的代名词,长沙龙湖所有的楼盘都在维权,无一例外?您知不知道长沙龙湖雇佣社会人士来应对业主?您知不知道龙湖新风系统的进气口和燃气出气口只有50公分?”

  三连问后,现场一片哗然。

  该业主顿一顿继续说道:“吴女士,我非常钦佩您,我听说您是因为您买的房子不满意才创办了龙湖,但我不知道,龙湖为什么会成这个样子。”他开始哽咽起来,重复道“真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成这个样子”。他称,自己曾多次与龙湖长沙公司相关负责人沟通,但问题并未得到妥善解决。

  工作人员试图安抚该名业主,请其至场外休息片刻,吴亚军却颇有风度地表示,“没事没事,让他说。”

  该男子控诉完,管理层起初未有回应,现场主持人草草切换回提问环节,在记者的追问下,吴亚军点了一旁的邵明晓来回答,邵明晓简单翻看了业主提交的资料,表示先了解情况,后续给回复。

  龙湖方面经确认后坦承,该男子系龙湖长沙一项目业主亲属,其所诉精装修房屋在交付时存在与业主预期不符的情况,在此前双方的沟通过程中,龙湖的沟通态度未能令业主满意。

  2 “三好生”陷维权潮

  《国际金融报》记者查询发现,长沙水晶郦城项目引发的业主维权问题由来已久。

  5月31日和6月10日,水晶郦城部分业主与龙湖长沙公司对项目争议问题进行过磋商;6月11日,相关项目协商维权微博评论中,长沙龙湖官微曾对此进行过回复,证实项目方曾与业主就争议问题进行过沟通。

  此外,今年上半年,长沙龙湖水晶郦城几百名业主曾联名向政府进行实名举报,投诉长沙龙湖涉嫌虚假宣传、违规高价搭售精装房、精装房货不抵价、拆除样板间等问题。在长沙市长信箱网站上,7月、8月均有多封投诉长沙龙湖水晶郦城项目信件。长沙住建局曾在7月29日回复市民投诉信称:针对龙湖水晶郦城项目问题,我局高度重视,经与业主代表当面沟通解释及召开专题会议调查落实后,住建局就该项目精装价格、房屋质量等问题已通过信访渠道(多名业主来信来访事项)进行详细的书面答复。关于价格公示问题,住建局已经以政府信息公开方式公开了该项目毛坯件和精装修价,请市民留意查看。

  业界对于龙湖的印象大体还停留在产品品控上,一个广为流传的段子。地产“教父”、绿城集团创始人宋卫平,早年听人说龙湖在重庆人心目中的地位,就如绿城在杭州一样,好奇地飞去一探究竟。

  看完龙湖南苑几个项目之后,老宋对龙湖的五重景观赞不绝口,当下就通知远在杭州的高管们大规模飞过来学习。据称,这次考察光机票就花了近百万元。

  以至于老宋曾感慨,“全国房企里,造房子的品质让他佩服的只有‘一家半’,其中半家是星河湾,一家则是龙湖。”

  然而,时过境迁,这家被宋卫平称为“唯一竞争对手”的龙湖,这家被万科王石赞誉细节服务“可怕”的龙湖,已演变为业主维权的典型。

  纵观近年来的龙湖项目,所涉质量问题已不胜枚举:京郊古北水镇的长城源著,房屋出现楼梯塌陷、墙皮掉落、墙体渗水系列问题;济南的龙湖春江郦城,大量业主收房不到两个月,客厅、厨房、卧室、阳台的天花板均出现大面积漏水,漏水又导致电线漏电短路,电梯也频频停运;长沙的龙湖天宸原著,业主于收房前期发现房屋里地板裂缝密布,每条裂缝均有1厘米宽;南京的龙湖春江郦城工地塌陷,导致附近居民楼体开裂,数十位住户当即被要求紧急撤离;上海的龙湖天璞二期也因为维权一度上了热门微博……

  此外,2015年后,龙湖业主维权声势更大,甚至出现了“龙湖维权网”。面对龙湖集团当前的系列性质量维权问题,习惯于思考“五年后的事”的吴亚军,是否将放缓进击的步伐,将关注点聚焦于当下?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龙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