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恒康医疗子公司被列入财政部检查名单 负债率连升3年

  经历了2018年盈利指标断崖式下滑、偿债能力备受质疑、董高监频繁变动,以及前实控人甘肃前首富阙文彬遭遇债务危机后,将2019年喻为“浴火重生之年”的恒康医疗(002219.SZ)或再度面临考验。

  在财政部监督评价局会同国家医保局基金监管司共同随机抽取的77家药企检查名单上,恒康医疗全资子公司康县独一味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下称独一味)位列其中。

  据悉,财政部决定组织部分监管局和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财政厅(局)于6月至7月开展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而进入名单的公司将面临“销售费用真实性”“成本真实性”“收入真实性”以及“销售返点”“流程控制”等多个方面的检查。

  2019年6月4日,也就是消息传出当日,恒康医疗股价日内跌幅一度扩大至7.52%,并最终报收于3.06元/股,全天跌幅为4.08%。截至2019年6月24日,恒康医疗3.18元/股收盘价较52周高点已下挫70%。

  在对A股299家医药生物上市公司相关数据进行整理研究后,《投资时报》记者发现,截至2018年年底,恒康医疗1.9亿元的销售费用排在A股医药生物行业299家上市公司的第197位,且158.61%的销售费用同比增长和4.96%的销售营收比均不显眼,但事实上该公司61.58%的销售费用都出自于即将面临相关部门检查的独一味。

  恒康医疗2018年年报显示,当期实现营收38.38亿元,同比增长12.9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4.17亿元,同比大幅下滑799.09%。

  而上市10年来首次亏损的主要原因则包括计提7.98亿元的资产减值准备、增加1.37亿元至3.44亿元的利息费用,以及同比增幅达158.61%的销售费用。

  对于销售费用与营业收入变动趋势不一致的原因及合理性,恒康医疗在对深交所《2018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公告中表示,“公司认为销售费用的变动系国家实行两票制导致的结果,对公司销售毛利的影响不大,销售费用的变动是合理的”。

  但从该公司2018年年报可知,独一味当期实现营收2.57亿元,同比增加0.6亿元;销售费用1.17亿元,较上一年增加0.62亿元,占营收的比例为45.53%。鉴于毛利同比未发生变化,也就意味着独一味销售费用增速大于营收增速的同时,对母公司恒康医疗净利润贡献的增量微乎其微。而该子公司销售费用支出则是其1708.93万元净利润的6.85倍。

  除销售费用外,同比大幅增长的还有恒康医疗的研发费用。

  尽管该公司2018年826.77万元的研发费用占营收的比例仅为0.22%,但同比增幅却高达1746.95%。不过,增长的原因却是“公司资金紧张,研发投入缺失,研发人员流失,处于停滞阶段相关研发项目预期不能为公司带来经济利益,报告期内一次性转销开发支出686万元”所致。

  更为外界担忧的是,恒康医疗营收贡献占比超过八成的是以民营医院为核心的医疗服务板块。在先后投资澳大利亚PRP公司、泗阳医院、兰考等医院后,该公司近3年公司有息债权融资大幅增加,由2016年的9.10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32.92亿元。其资产负债率则由2016年的30.28%增长37个百分点至67.37%,且近三年的流动比率分别为1.73、0.84和0.77,流动性不断降低。

  截至2018年年底,恒康医疗流动负债29.65亿元,高于流动资产6.68亿元,其中尚有15.21亿元金融机构借款将于2019年年末到期。

  对此,该公司在《回复函》中表示,“从短期偿债能力来看,公司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逐年下降,到2018年两指标均低于0.8,短期偿债能力较弱。从长期偿债能力来看,资产负债率和产权比率逐年上升,偿债能力趋弱。”

  来源:《投资时报》记者  孟楠

搜索更多: 恒康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