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裁员、误判、价格战,中国卖家逃离亚马逊

  不久前,亚马逊发布了2022年Q1财报。财报显示其该季度销售额1164亿美元,同期增长7.2%,这也是亚马逊电商业务连续两个季度增速低于10%,创下的20年来的最差纪录。

  可以看出的是,亚马逊作为目前最大的国际电商平台,其高增速已无法保持,发展显现颓势。

  同样日益降温的,还有当年号称“每月躺赚三万”中国亚马逊跨境生意。据职友集数据显示,2021年10月、11月、12月对比2020年同期,亚马逊运营招聘职位量分别下降了40%、31%、38%。

  普遍共识的原因之一,是疫情反复带来的经济冲击与行业动荡,让不少跨境企业利润下滑,无奈紧缩团队乃至裁员。但这并不是唯一的催化剂,作为如今主要的跨境电商平台,亚马逊与国内卖家屡次爆发的矛盾也已经让双方积怨颇深。

  倒闭裁员、价格内卷、误判封号……2020年开始的爆发期吸引了多少人贸然入局亚马逊电商,如今就有多少人自嘲式地称自己为“亚人”。

  锌财经采访了三位亚马逊电商运营的工作生活,虽然对这一行业的未来盖棺定论还为时尚早,但至少想入局赚到钱,已是越来越难了。

  “换过了四家公司,还是没逃过裁员”

  冬渝  25岁  杭州  主营家居类目

  25岁的冬渝现在是杭州一家跨境电商公司的亚马逊运营。毕业不到两年,这已经是冬渝在这个行业内换的第四家公司。现在回想起这一路的波折,她还是有些无奈。

  2020年7月,和数以万计的年轻人一样,刚刚从外语系毕业的冬渝也陷入了就业焦虑之中。而那时招聘岗位多, “接受无经验”的亚马逊电商运营,就成了她权衡后的首选。

  在入职前两家亚马逊电商公司时,冬渝发现了一个共同问题,就是这类公司似乎都有些过于“年轻化”,换句话说,同事大部分都是和自己一样没经验刚毕业的新人。不仅如此,第二家公司甚至在试用期还未结束时,就委派冬渝单独作为负责公司新开设的日本站点 “主管”。

  感觉受到重用的冬渝干劲十足,哪怕日本站点的活只有她一个人干,也没太放在心上;但当公司以主营美国站的业绩指标,来要求她刚起步的日本站时,冬渝傻眼了。

  现在看来,这无疑是对新人画的的一个大饼甚至pua:在亚马逊上开设新站点店铺,是一件需要长久运营的工作,从零开始选品、铺货、定价上架、投放广告,这些从来就不是一蹴而就的事。

  拿运营多年的美国主站业绩做指标,也无疑是摆明了要让这个新人做“背锅侠”。

  “其实就是招新人成本低,好压榨呗。”这是冬渝随后离职时明白的道理。

  亚马逊与淘宝等国内电商模式不同,包括选品、铺货、定价上架、投放广告等一系列流程的运营能力是非常关键的因素。冬渝告诉锌财经:“但现在的高资历运营往往薪资要求都很高,所以大部分公司都选择招便宜又听话的小白。但其实店铺整体运营能力上不去,是根本做不起来的。”

  两次前车之鉴后,冬渝已经开始自我怀疑,并一度有了转行的念头:换了几份工作下来,亚马逊店铺运营工作远比想象中的要复杂与繁琐;同时压价招新的行业环境也让她觉得自己像极了“用完就扔的白菜”。

  她第一次怀着焦虑与质疑发了小红书,却意外地获得了几百条点赞与评论。“那个时候才发现,原来和我一样的小伙伴有这么多。”

  第三家公司主营家居类目,对比前两家,工作安排与绩效制定都正常了许多。再加上2021年初的疫情阶段,由于那时国内工厂、供应链等恢复速度都要大于国外,也让中国跨境卖家们获得了一段不大不小的“红利期”。       

  种种因素加起来,都让冬渝一度有了可以“长久发展”的念头。

  只是干了一段时间,尽管销量越来越多,冬渝却慢慢发现店铺利润越来越少。影响最大的就是海运费用,每公斤货物的运费从10元翻倍涨到20元以上。“那时最多一次运过126箱,每箱16公斤,光运费成本就超过四万。”

  而后,哪怕是这对卖家来说微乎其微的“红利期”,也转瞬即逝。根据日前亚马逊CEO Andy Jassy发布的股东信里提到:“疫情带来的快速销售增长仅持续到2021年一季度,随后因抗疫限制放宽和人们不再居家而增速放缓。”

  但上涨的各项费用丝毫没有回调的痕迹。每公斤货物二十几元的海运费照旧,再加上以月为单位的商品运转周期,以及亚马逊FBA“雁过拔毛”的物流费、仓储费,久而久之就把公司拖成了一个烂摊子。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2021年末冬渝的公司由于亏损过大,被广州总公司认定为“慢性死亡”并撤资,整个团队就地裁员解散。

  “解散前一天,老板开会说了很多,想要以加薪500元的条件把我们留下,自立门户。但事实上由于前段时间的不景气,经过几次团队优化、离职之后公司总共也只剩下了4个人,包括HR。”冬渝告诉锌财经。

  “而且我知道裁员是周围中小公司普遍的状况,出于对大环境以及团队的悲观,我还是选择了被裁。”

  价格战,卷不动了

  Kaki  24岁  杭州  主营桌椅品类

  Kaki如今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公司前不久优化了新的绩效提成与硬性KPI。“可能公司和我们一样不想卷了吧”。她笑着告诉锌财经。

  要知道在此前一年多的跨境电商工作里,Kaki最多的想法就是:“你们别再打了,价格战便宜的全是外国买家。”

  是的,亚马逊上的中国卖家,也很卷,经常大打价格战。

  经常出现的情况就是,同一品类的产品全都在大降价,Kaki也不得不跟着。有时哪怕自己已经降到吐血甩卖了,可别家价格还是在降无止境。这时候是继续跟着打价格战,还是退出观望就成了她最大的两难。

  此前业内曾出现过最经典的案例,就是一张桌子售价8.99美元直接冲到类目榜第一,而普遍售价均为其5到10倍。

  包括不知行业内哪位大佬所发明的“低价螺旋爆款打法”,也被广大卖家称之为“价格战内卷的罪魁祸首”。其具体做法是:上新品时先以低价亏本出售,等到销量冲上排名后,再慢慢提价;发现销量下滑后再次降价、提价如此反复。

  但在Kaki看来,在这种打法的流传开来后,也形成了各商品间价格的极端内卷。

  “当大家都这样玩,有竞争力的价格就会越定越低。其实大部分卖家的利润指标根本撑不起这样的拉锯战。”

  同时,平台方亚马逊,并不会对这种无底线的价格战做出监管或是叫停。相反,作为连续五年“全美最便宜的电商平台”,亚马逊对于价格战是乐见其成,甚至还会强制性压价。

  Kaki就吃到过一次苦头,商品被亚马逊系统强制压到了一个根本无法盈利的价格,如果不按照这个金额来卖,就会丢失购物车。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亚马逊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