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社区团购来袭 叮咚买菜急突围

  叮咚买菜要上市了?今年2月,有媒体报道称,生鲜电商平台叮咚买菜正考虑赴美IPO,寻求3亿美元融资。如果不出意外,叮咚买菜上市几乎是必然事件。

  去年5月,叮咚买菜估值已经高达20亿美元,而经过新冠疫情之后,生鲜赛道受到资本热捧,叮咚买菜的估值必然也会水涨船高,被传IPO也不足为奇了。

  外部层面,自2020年下半年起,互联网巨头涌入社区团购赛道。相比于叮咚买菜的前置仓模式,社区团购拥有更广阔的市场空间。因此,从去年6月起,滴滴、美团等公司大肆进军社区团购领域,投入规模更是“一浪高过一浪”。

  无论前置仓还是社区团购,二者虽商业模式不同,但对用户而言,在哪都是买菜;况且,社区团购相比于前置仓,价格可以做到足够的便宜。

  同时,从去年年底开始,社区团购平台集体进军五环内,当美团、橙心以及多多买菜的BD(商务拓展)们现身于北京和上海的大街小巷时,对“叮咚买菜们”来说,敌人就已经打到家门口了。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在社区团购的包围圈里,叮咚买菜不得不突围。

  01

  出上海记

  叮咚买菜成立于2017年,是梁昌霖的第三个创业项目。

  梁昌霖创办叮咚买菜的两年前,侯毅刚从京东离职,在与逍遥子张勇的一次会面后,他创办了盒马鲜生;而同一时间,徐正刚从联想佳沃离职,创办了每日优鲜。彼时,今日资本的徐新也为生鲜行业站台:“互联网电商不过只占社会零售总额的10%,剩余90%就会是生鲜,所以未来得生鲜者得天下!”

  在叮咚买菜成立之时,每日优鲜已经跑通了前置仓模式,但作为“后来者”的叮咚买菜并没有急于追赶,而是一直坚守大本营上海。

  诞生之初,叮咚买菜在上海只有12个前置仓,选址也都选在上海年轻业主最为集中的社区:金桥证大家园区域、花木区域、九亭区域、上海康城区域……

  这也导致叮咚买菜最开始时一直默默无闻,不被外界所知晓。2018年11月,曾有投资人询问盒马鲜生创始人侯毅是否了解叮咚买菜的发展情况,侯毅的回答是“完全没听过”。

  但叮咚买菜的业务发展却十分迅速。在叮咚买菜成立一周年时,其宣布日单量突破3万单,GMV超过3600万。2019年的新零售峰会上,盒马鲜生才正视起激进的叮咚买菜,并称“让盒马感受到了威胁”。

  在上海“蜗居”两年后,叮咚买菜正式开始试探性扩张。2019年8月,叮咚买菜进军深圳;2019年春节期间,叮咚又陆续进入杭州、苏州、宁波、无锡等城市,截至2019年12月,叮咚买菜在全国已有550个前置仓。

  去年疫情期间,生鲜赛道骤然爆发,据QuestMobile公布的数据显示,生鲜电商App的使用时长2020年春节后两周比平日增长96.4%。生鲜电商App日活用户从平日的不足800万,到春节期间突破1000万,再到节后突破1200万。

  于是乎,叮咚买菜进入到“狂飙突进”模式。

  2020年年初,叮咚买菜先后进入北京、南京、广州、河北、浙江、安徽、四川等重要城市及省份,仅在11月便新开城市近10个;有媒体报道称,2020年一年,叮咚买菜已经开拓了全国所有重要省份的市场,累计消耗掉20亿之多的资金。

  在叮咚买菜的成长过程中,资本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叮咚买菜在成立之后,总共获得了8轮融资,资方包括今日资本、红杉资本等;也正是因为资本的加持,叮咚买菜才能成功在生鲜赛道上“杀出一条血路”。

  但生鲜电商是个烧钱的生意,叮咚买菜至今还未宣布盈利。

  同时,前置仓平台在扩张过程中,往往需要经历一段“规模不经济”的尴尬时期;因此,处于大扩张阶段的叮咚买菜,更是急于找到资本为其输血,而通过IPO打开融资渠道便不足为奇了。

  更重要的是,以叮咚买菜为代表的前置仓模式,正迎来新的对手——社区团购。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社区团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