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起底“二类电商”:比拼多多还下沉 瞄准小镇中年男人

  中文互联网是一个相当割裂的世界。

  三环内人群的消费欲望,从来不缺满足的渠道。事实上,最近十年,太多的互联网创业者已经宠坏了这群为数有限的用户。

  在下沉市场,虽然快手和拼多多满足了小镇青年和小镇主妇的精神物质需求,但对于小镇中老年,尤其是中老年男性来说,他们却比时代慢了一大步。

  2020年,当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潮退去,一批致力于为小镇中老年用户服务的商业模式开始浮出水面。

  这其中就包括一直不被人注意的“二类电商”。

  藏在信息流之间,比拼多多还下沉

  什么叫二类电商?

  它对标的是一类电商,也就是淘宝、京东、拼多多等综合类电商平台。

  这些平台的核心,是把商场搬到线上,也叫大而全的“货架电商”。

  消费者的购物流程,是选择走进京东或淘宝等任一一个线上商场,然后在大而全的“货架”之间随意逛,对比挑选出满意的商品,加入购物车,通过在线支付结账,然后等待快递送货上门。

  二类电商不一样,它的别称又叫“营销电商”,主要呈现为夹杂在信息流之间的单品广告。

  举个例子,当你在刷今日头条、抖音、朋友圈时,可能会在正常资讯当中看到这样一条内容:“老公穿上这款长袖,像个18岁的小鲜肉!”

  如果不是底部的“广告”字样暴露了其商品营销文案的本质,你很可能会认为它就是一条正常信息。

  除了营销方式的不同,二类电商与一类电商更大的区别在于:

  一类电商有注册店铺,比如在淘宝、拼多多等平台。消费者不仅可以随时逛店,还能在不同店铺之间来回对比做选择。

  二类电商则没有固定店铺,通常呈现为单一商品的H5页面。消费者进入页面的唯一渠道,就是信息流当中的营销广告——即买即走,过时不候,绝不货比三家。

  如果说一类电商像购物中心,二类电商则更像在街边兜售商品的卖货郎。

  由于主要靠极具诱惑力的营销内容刺激消费,二类电商在目标消费群体、商品品类、商品价格、购物流程等方面,都呈现出了别样的特色。

  根据DataEye发布的《2019二类电商广告投放白皮书》显示,90%以上的二类电商消费者都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中国一二线城市约3.9亿人,三线及以下城市及农村地区,也就是下称市场人群共有约10亿人。

  商品品类方面,2019年热销的二类电商产品,主要为成功励志书籍、老花镜、男士休闲运动鞋、男士T恤、男士手表、茶叶、白转黑染发剂、垂钓用品等。

  从全年生命周期超过200天的热销商品看,男士用品(男士鞋类、服装、手表等)占比23%以上,日用品(清洁剂、洗发水、染发剂)占比约为38.5%,老花镜占比23%,其它(图书等)占比约为15.5%。

  在商品价格方面,近九成二类电商商品售价低于200元,其中0-49元和50-99元更是重点价格区间。

  很显然,二类电商所服务的消费者,主要在下沉市场,尤其是连拼多多都不曾专门覆盖的中老年男士群体。

  正因如此,我们发现在购物流程方面,二类电商也做到了极致的简单。

  比如在淘宝、京东购物,你往往需要历经多次跳转,二类电商则将商品介绍、客服咨询、填写收件地址、下单购买放在了同一页面。

  与此同时,针对中老年用户特性,二类电商不设在线客服,只有更直接的打电话沟通;相对于微信、支付宝等电子支付,货到付款是支付首选。

  面向10亿下沉用户,尤其是近半数被长期忽视的男性群体,不少商家走上了二类电商淘金之旅。

  有人日爆单1500万,有人亏损100万?

  二类电商主要靠投放信息流广告赚钱。

  目前国内主要的二类电商信息流广告投放渠道,主要包括字节跳动旗下的巨量鲁班、腾讯的枫叶和广点通、百度信息流推广,以及快手的金牛等平台。

  其中,覆盖了今日头条、抖音两大流量池的巨量鲁班,又是二类电商的主要发家地。

  稍微解释下,巨量引擎是字节跳动旗下的营销平台,覆盖字节旗下的几乎所有App,而巨量鲁班,是巨量引擎旗下专门服务于电商推广的营销工具。

  根据我们的观察,目前商家对巨量鲁班的评价相当两极分化:

  有人说鲁班可以赚大钱,爆单的话,一天就能有1500万的交易额,也有人说,鲁班就是个坑,“没做好亏损100万的准备,千万别碰鲁班。”

  和淘宝、京东等一类电商平台不同,鲁班的进入门槛相当低——只要产品具有合法资质,缴纳2万元押金就能开通账户,后续所有的花销只有广告投入。

  根据早期的宣传,巨量鲁班按下单计费,也就是商品日常的曝光和点击都是免费的,只有用户下一个订单,鲁班才收一单的广告费。

  因此不少商家蠢蠢欲动。值得注意的是,鲁班的广告费并不低,高达售价的30%-50%。

  有卖老花镜的商家透露:他有一个爆款眼镜,售价69元,半个月卖出一万多副——收入将近70万,但是去掉各项成本,利润率其实仅为4%左右。

  即便如此,大玩家也能获得不菲的收益。

  2018年,鲁班电商刚刚面世,济南一家牙膏公司获得一笔500万投资,全力投入鲁班。到2019年,这个牙膏品牌已经实现8个亿的年销量。

  值得注意的是,与其它玩家“捞一笔就走”的心态不同,这个牙膏品牌在做二类电商的同时,也在进行精细化运营,比如将今日头条、抖音的粉丝向天猫等一类电商平台导流。

  如今,这个牙膏品牌已经成功卖身国内知名日化巨头,完成了从草根到知名品牌的逆袭。

  然而任何行业都大致遵循二八定理。

  《2019二类电商广告投放白皮书》显示,2019年二类电商行业整个大盘,符合爆品特征的仅占5%。

  也就是说,在众多二类电商玩家当中,只有极小的概率能获得较高利润,绝大多数商家都处于亏损状态。

  那么具体是哪些因素,在影响商家能否赚钱?

  这绝不是一门赚快钱的好生意!

  很多人加入二类电商,主要是看中了三个要素:

  其一是信息流平台流量大,看起来消费潜力无穷;其次是门槛低,好像任何人都可以下场捞一把;第三就是绝大多数平台按下单收费,看起来稳赚不赔。

  但是真正做过二类电商之后,你会发现以上认知很可能都是一场误会。

  有过来人就发出沉痛提醒,“没做好亏损100万的准备,千万别来碰二类电商。”

  这100万会亏在哪?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二类电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