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阿里京东激战“社交电商” 全民带货哪家强?

  “社交电商”从微信兴起之后就一直比较热,我们抛开微商抢概念的使用“社交电商”不论,“社交电商模式”的确有其流量优势,在获客低成本与推广强裂变上无出其右,因而让很多企业对此趋之若鹜。

  社交电商项目很多,但是很少有人能够给出清晰的说明和界定,而现实是社交电商的红利又是切实存在的,据艾瑞数据显示,过去4年内社交电商呈现爆发式增长,到2019年也将突破万亿大关。

  如何透析社交电商的本质,了解社交电商当前格局,以及对于那些渴望搏击社交电商的创业者而言如何才能突围,的确需要探究一番。

  01

  社交电商的本质是什么?

  流量是电商生意的基础,但能充分重视和获取社交流量的电商平台却是凤毛麟角。

  京东曾2014年站队腾讯系之后一度拥有“购物圈”的一级入口,但京东并没有充分重视微信社交的价值,仅将微信视为引流渠道,没有结合微信深度开发出成交载体;直到拼多多出现之后,京东才做出业务调整,除了在2019年表现抢眼的拼购小程序(京喜)外,在2019年年底,尝到社交电商甜头的京东与“芬香”结成了类似淘宝客模式的社交电商战略合作,可以说,京东已正式进入到社交电商战场了。

  很多人觉得“拼多多”是社交电商,其实2015年至2017年时拼多多发展早期是社交流量红利享有者,但在独立APP运营之后逐渐淡化了“社交”因素,用户在拼多多之中可以随时随地进行拼团,而不需要在乎发起拼团的是不是自己好友。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张勇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拼多多本质上不是社交电商,社交是里面一个浅层次的东西”。

  拼多多的更深层是把C端拼购形成的购买力延伸到了对于供应链的塑造和升级之中:一方面在农村电商扶贫方面,拼多多以农产品作为生鲜品类,通过拼团模式来帮助农民卖货,改善了农产品滞销和积压问题。另一方面,在2019年之后,拼多多把品类延伸至工业消费品领域,让很多做OEM/ODM代工品牌走向前台,采用的是就是C2M定制模式,在保证品质的没有品牌溢价保证物美价廉,为“国货潮”推波助澜。严格来说,拼多多是阿里、京东以及社交电商项目的“新电商模式”。

  实际上,拼多多已渡过了需要社交流量的积累用户的早期阶段,根据拼多多2019Q2的财报数据显示,一二线消费者从37%上升到48%;反过来京东和阿里由于要保持较高的增长率,需要获取大量的下沉用户作为增量用户,而能够覆盖到下沉用户的最大流量平台就是微信这一国民级应用,这也是阿里、京东做社交电商的真正原因。

  真正社交电商应该满足两点条件:一是以好友参与或者裂变式传播为主形式获取社交流量;二是能在以社交平台为基础设施进行开发、运营、成交并形成交易闭环;但阿里系电商很难在微信里成交,很多成熟电商平台出走,这使得当前社交电商更多表现在社交流量获取和引流上。

  02

  重燃“淘宝客”模式,当前社交电商的竞争格局如何?

  一直以来阿里巴巴对社交流量获取是心心念念的,不过阿里巴巴流量带动力量还是“淘宝联盟”模式,淘宝客已经超过1.5亿人。尽管到移动互联网时期,阿里巴巴获取流量的门槛显然更高了,并且微信的流量,淘宝客也没有办法直接获取到。

  这并不妨碍阿里巴巴以迂回的方式获取到社交流量:一种方式扩展类似“粉象生活”的社交电商平台作为淘宝联盟(淘宝客)的新成员,由这些平台上的买手作为带货小能手。另一种方式就是组织自己的社交电商平台“淘小铺”。

  而这种给朋友推荐好物来赚钱的方式主要适合空闲时间多需要一份兼职的朋友,因而“淘小铺”也会鼓励掌柜到朋友圈和社群进行带货。在微信之中,淘小铺享受了与淘宝同样的待遇只能“复制口令”。

  阿里巴巴做社交电商主要是获取社交流量带货,并扩充淘宝客的增量。京东社交电商以京喜为主,微信给予了一级流量入口,从这里可以看出,腾讯对于京东在社交流量上的扶持是强于拼多多的。而京东去年所积累的私域流量社群与京喜一起推拉结合。

  而“京东芬香”是京东对抗淘宝客的一种内购平台模式,因此京东芬香的代购会员只带京东的货,从而赚钱费用,带货能手的奖励主要来自京东平台上有一些商家需要“冲榜”用销量来冲上京东销量榜单,可以理解为芬香就是专门推在京东上愿意烧钱的商家,号召推手为他们带货。这个烧钱主要是以优惠券+让利形式给消费者和带货能手。

  阿星最近接到了微信好友拉我进京东芬香社群,他们纷纷向我安利这是一个2020网赚的好模式,只要拉一个群满50人让他们注册京东芬香只有系统就会显示我是“超级会员”,而超级会员的权益是“能够抽取自己带货产品价格的10%-20%作为佣金”,拉的人越多就可以上升为“导师”、“合伙人”等等,从而获得更多的佣金返现。

  不难看出淘小铺、京东芬香实际上各自服务于阿里巴巴、京东电商生态的,但是充分吸收了社交电商精髓,根据公众号“靠谱的阿星”观察,目前社交电商3大主要参与者:

  (1)SaaS服务型,以微盟等生态服务商为代表

  以微盟等生态服务商为代表。在微信生态之中,专门帮助企业搭建智慧经营工具的生态服务商属于企业服务(to B业务)的获利者,从侧面验证了社交电商的火爆。微盟主要是以SaaS产品以及整体社交电商和零售服务解决方案为主,而他们也被视为是企业用户的“赋能者”,无论是在社交流量推广方法和工具的推广,还是在数字化转型工具的搭建上,都承担着重要角色。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社交电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