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新零售领军者对比: 阿里、京东、腾讯“三国杀”

  经过两年的风口激荡,新零售市场逐渐趋于冷静,大浪淘沙后的生鲜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升,巨头之间的较量仍在继续。

  以阿里的盒马鲜生、京东的7FRESH以及永辉的超级物种为代表的新兴模式在快速变化的市场中也开始纷纷调整发展战略,新零售再度硝烟弥漫。

  作为高度关注新经济、新金融的知识服务机构,零壹财经将聚焦生鲜市场,从多个维度分析解读盒马鲜生、京东7FRESH和超级物种的市场竞争态势。

  两年多的大浪淘沙,很多“类盒马”的新零售们败在了高昂的投入成本和匮乏的生鲜供应链能力上而黯然出局,最终生鲜新零售的激烈角逐变成了巨头之间的较量。

  阿里的盒马鲜生 、京东的7FRESH以及腾讯参投的永辉超级物种成为新零售的代表,但在具体的发展中三者却有着明显差异。

  本文将分别从门店覆盖程度、供应链体系建设、物流仓储建设以及自有品牌建设等方面对盒马鲜生、超级物种及7FRESH进行具体的比较,以此来窥探整个新零售的发展情况。

  一、BATJ生鲜新零售布局

  “新零售”的概念自2016被提出来之后,经由盒马鲜生的落地得以爆发式传播,一时间风头无量,大量的新零售们短时间内纷纷下场,互联网巨头们也争相入局,“新零售”在过去两年成为市场上的关注焦点。

  就BATJ的线下新零售布局来看,各家均以生鲜作为切入点,在进行自有平台建设的同时,也加强对市场上其他生鲜玩家的投资,以此来拓宽新零售的网络搭建。

  表1 BATJ的生鲜新零售布局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零壹智库

  作为各大巨头布局新零售的抓手,各个自建平台所承担的角色定位却有所不同,百优品是百度正在孵化的电商项目,目前市场上尚未有其更多消息,所以本文主要就盒马鲜生、7FRESH和超级物种展开讨论。

  盒马鲜生是阿里新零售的排头兵,也是中国“超市+餐饮”这一新模式实践的先行者,阿里希望借盒马打开线下零售的布局,拓宽流量入口,通过下沉市场的逐渐深入,打造线上线下相融合的新生态。

  7FRESH也是京东线下新零售的样板,但是京东借7FRESH想要达到的终极目标却不仅仅是争夺线下客户,而是最终实现对B端的赋能,希望借此平台将京东先进的供应链、技术等能力对外开放并输出。而对于超级物种来说,更多的是承担着永辉从传统零售的经营模式的创新及探索,是为迎合新的消费需求而进行的自身变革。

  所以,三者虽然都是一样的模式,但是侧重点及目标定位却迥然不同,在实际发展过程中差异也逐渐显露。

  二、盒马、超级物种及7FRESH发展比较

  1、门店覆盖程度:盒马遥遥领先

  在门店数量上,盒马鲜生遥遥领先,目前在全国已有190家门店,核心的一二线城市已基本实现全覆盖;超级物种已布局80余家,主要分在一线城市及核心的二线城市。

  与前两者对比,7FRESH在门店数量上差距较大,目前只有19家。相较于2018年底,2019年的在店面扩张上,盒马仍然保持快速的增长速度,截止目前,盒马在今年内已经新增了81家门店,较上年末增长了74%。

  图1 盒马鲜生、超级物种、7FRESH的门店数量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零壹智库

  从门店的区域分布来看,超级物种与盒马的区域扩张策略较为相似,两者都是以华东为重心,着重向华南、华北、西南等经济发展较快的区域进行扩张。

  但相较而言,盒马仍然占有很大的优势,盒马已经实现了全国各地区的全部覆盖,盒区房已拓展至全国的23个城市,几乎涵盖了个每个地区的所有核心城市。超级物种的发展相较于盒马来说稍显不足,尤其是在华中地区的市场上,超级物种和7FRESH都尚未涉及。

  对比盒马和超级物种,起步较晚的7FRESH在门店布局上发展明显处于劣势,目前7FRESH主要还是以华北地区为重心,在其他地区的发展上尚显薄弱。

  图2 盒马鲜生、超级物种、7FRESH线下门店区域分布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零壹智库

  虽然门店的数量并不一定能与实际经营完全成正比,但是对于线下的零售商来说,优质的商圈及店铺是有限的,门店的选址又会直接影响到店的客流,因此在产品同质化严重的前提下,较早占得有利位置的商家自然也会在一定程度上享受自来客流的红利。

  超级物种虽然自身门店尚且不多,但是永辉超市、永辉mini等强大的门店网络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为其提供内部的支持,而7FRESH却不得不面对扩张较慢所带来的市场丢失的现实。但就线上订单的占比来看,超级物种与盒马鲜生和7FRESH尚有较大的差距,目前超级物种的线上订单占比只有30%左右,而盒马的线上营收贡献已超过60%。

  2、供应链上下游整合:超级物种实力雄厚

  就生鲜产品来说,产品本身的品牌特征相对模糊,产地特征则更为重要,想要在产品上做出差异化,就要取决于企业的渠道拓展及供应链管理能力,同时,供应链建设能力也是影响零售门店效益的重要因素。

  无论模式怎么创新,零售的本质都始终是要降本、增效,对于生鲜零售商来说,降低成本的途径主要有两方面,一是从源头开始优化全流程的供应链,减少不必要的中间环节,降低采购成本;二是打造规模化的采购体系,提高对上游供应商的议价能力,从而保证产品的优质低价。

  盒马、7FRESH和超级物种的生鲜供应链建设在行业当中都属于佼佼者,三家公司都采用产地直采以及“买手制”的创新模式来优化供应链体系,但是三者的供应链打造方向却略有不同,相较而言,超级物种所依靠的永辉生鲜供应链无论是从链条渠道抑或是把控管理能力上都还是有着不可比拟的优势。

  超级物种着重从上下游的整合入手,大力发展供应链的深度。一方面,永辉采用独有的入股或收购的方式不断整合上游供应链,增加对上游供应商的控制管理主动性以及对产品品质的把控能力。

  目前永辉已在全球范围内拥有近30个直采基地,遍布数10个源头产地国,深入挪威、加拿大、澳大利亚、智利、新西兰、法国等国家,与众多业界知名国际企业及协会,挪威海产局、挪威海产集团莱瑞(Leroy)、海洋管理委员会(MSC)等建立了深厚的合作关系。

  另一方面,在下游的采购端,永辉联合各个区域的零售龙头共同形成规模化采购体系,进一步提高了对上游供应商的议价能力,从源头上加强对产品质量及价格的控制。

  盒马在深化供应链的同时,不断从广度上进行供应链的延伸。一方面,盒马在内部不断加大直采机制的建设力度,通过建立生产基地,深入产品生产源头促进供应链的优化和整合。

  另一方面,盒马与菜鸟、饿了么共建物流系统,其中产地、口岸-仓库、仓间调拨、大仓-点仓四个环节与菜鸟合作,门店-消费者环节与饿了么合作,以此来促进覆盖全产业的供应链体系的建设。

  而7FRESH则通过对外的赋能来进一步促进供应链向上深化。7FRESH通过联合开店等方式实现京东供应链及技术能力的开放与共享,以此来加码供应链的拓展和延伸。

  2019年8月23日,京东7FRESH与全国14大湖区共同升级大闸蟹产业联盟,通过对所有联盟成员开放全产业链能力,从而实现全渠道销售、全网络推广。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新零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