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价格暴涨100倍,炒鞋到底有多疯狂

  球鞋品牌往往会选择某个月的首日发售新鞋,而元旦则更为特殊,作为新年第一天,可以抢得某一系列新年第一款的噱头,有2324款新鞋发布于这一天,直接拉高了1月的整体水平。

  从交易量统计可以看出,正常大小的需求占了很大比重。由于欧美人脚比较大,正常需求的尺码主要集中于25.5厘米至28.5厘米之间。在这个区间范围内的交易量也最多。

  如果将炒鞋市场类比到现有的证券市场,可以看出有炒鞋市场有明显的一级和二级市场分工。

  在证券市场中,一级市场也称发行市场或初级市场,是资本需求者将证券首次出售给公众时形成的市场;二级市场也称流通市场或次级市场,是指对已经发行的证券进行买卖,转让和流通的市场。

  对应球鞋市场中,一级市场就是品牌方直接发售给买家的市场,例如线上线下品牌直营店;二级市场就是类似炒鞋平台买方和商品持有方之间交易的平台。

  耐克、阿迪达斯等作为大众品牌,通过采取限量、联名、抽签获取等饥饿营销策略制造稀缺感,出现新鞋发布前专卖店排长队的情况。

  虽然零售价通常比所炒价格低,但用这种方式能够获取大众关注度,体现品牌影响力,保证产品销量。

  虽然品牌有时会声称某款鞋“不得转卖”,但往往是“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炒鞋平台提供的鉴定服务由各大球鞋品牌提供,用于验证交易的鞋子是否为没有瑕疵的正品,换言之,球鞋品牌在为平台所销售产品的真实性“背书”。

  在交易流程中,这是一步重要环节,当买卖双方达成交易后,卖方需要把鞋寄给平台用于鉴定,平台聘请品牌方的鉴定师进行鉴定,同时收取一定鉴定费用,鉴定是没有瑕疵的正品后才会发给买方。

  从交易过程来看,品牌方充当了助推手的角色,同时通过收取鉴定费的方式拓展了收入渠道。

  为什么要炒鞋?

  对普通的消费者来说,一双二手的鞋卖出天价,实在是难以理解。但如果了解过“球鞋文化”的历史,应该会对炒鞋客的动机有所理解。

  1984年10月,耐克签下当时的篮球新人乔丹;1986年,阿迪达斯签下黑人说唱乐队Run-DMC,其发行了新歌《My Adidas》。从那以后,篮球和说唱等街头文化赋予球鞋文化内涵,某些球鞋系列有着特定拥趸。

  球鞋品牌时不时又会发行限量款,导致排队也买不到鞋的情况,买方只能选择在二手交易平台上获得。

  一些炒鞋客本身就是球鞋的发烧友,觉得如果真的滞销就自己穿,从而选择在炒鞋交易平台挂单销售。

  但也有不少人,是真的把炒鞋在当投资来做。当出现球鞋价格会上涨的预期后,大量投机分子涌入,使价格虚高,形成市场繁荣的假象,而真正爱球鞋的人反而无法以适宜的价格买到心仪的球鞋。

  从交易时间看,炒鞋客往往倾向于在周五达成交易,而在周日去休息。根据交易日期统计,炒鞋客在周五交易量最高,炒鞋平台在周日交易量最低,显著小于其他几天。

  这与之前连续营业的币市交易观察结果是类似的。

  The Block发布分析文章称,在过去的几年里,加密货币交易量在周末会出现明显下降。交易量下降的原因包括交易频率降低,以及机构投资者在周六和周日活动减少,进而导致交易规模缩小。

  鞋市交易量周末减少的原因可能与之类似。

  除了专业投资者的参与,一些交易平台比如国内的炒鞋平台“毒”和“Nice”,为交易的球鞋提供“寄存”和“闪购”服务,而这种服务更是将球鞋“期货化”。

  这项服务允许买方不选择提取该商品,而选择将其挂在平台上继续交易。这显然是进一步模仿证券交易,用户不再是交易球鞋本身,而是在交易球鞋的提货权。

  在缩短交易时间,增加鞋流动性的同时,也增加了交易的投机性。

  根据增长黑客统计的数据,这样的做法使得国内的两大炒鞋平台交易量显著增加,在一年之内相继超过StockX平台,同时,也在国内引起炒鞋的狂潮。

  “阳光下的泡沫,是彩色的;就像被骗的我,是幸福的。”邓紫棋《泡沫》中的这句歌词在各种市场中总是显得十分应景。

  无论是股市、币市还是鞋市,都配得上那一句“投资需谨慎”,毕竟最后笑得最开心的,有品牌,有鞋贩子,有交易平台,还有莆田假鞋制造商。

  (来源:网易数读 作者:叶祯)

2页 上一页  [1] [2]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炒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