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接班马云的为何是张勇?

  03坚定的执行者

  2013年,是BAT火力全开、全面转型移动互联网的一年。

  百度19亿美元押宝了91无线;腾讯4.48亿美元战略投资搜狗,并重押滴滴;阿里也不甘落后,5.06亿元战略投资UC浏览器,5.86亿美元战略投资新浪微博,2.94亿美元战略投资高德地图,后收购高德地图。

  不光靠外部收购,阿里内部也在行动,时任阿里巴巴CEO的陆兆禧和COO张勇选择了不同的方向。

  销售出身的陆兆禧想要正面狙击腾讯的社交产品,于是推出了来往。只是,花名“铁木真”的陆兆禧没能实现这个名字所代表的形象:崛起于绝境、深沉而大略、用兵如神。2014年春节,微信以红包的形式直接攻入了支付宝的腹地,让马云惊为珍珠港的偷袭。

  这种情况下,马云决定放弃正面进攻腾讯的社交,专注电商主业。但陆兆禧坚持认为只要再多一些时间,就可能赢,所以即便在马云已经做出决定后,他仍不承认输,一直不执行马云的决定。为此,两个人还吵了一架,之后,2015年,马云宣布陆兆禧下课,张勇接任。

  2015年年初,移动互联网大潮排山倒海而来,腾讯凭借微信拿到了一张船票,而阿里在电商之外的领域进展缓慢,这导致阿里股价一度跌到了80美元以下。

  让阿里抢到第一张移动互联网船票的是手机淘宝。2014年3月,时任集团COO的张勇抽调了手淘、PC淘宝、搜索三个部门的精兵强将,统一KPI,全力打造手淘这个“航母级”APP。阿里2015财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移动成交额占比超过了50%,移动端月活跃用户增加到2.89亿人。手淘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移动电商平台。

  但仅仅有一张船票显然不够。阿里巴巴想要活102岁,最初它靠电商起家,但倘若多年过后,阿里的主营业务依然是电商,那就意味着大事不妙,因此张勇和阿里巴巴需要做更多正确的事。

  2016年10月,马云为阿里巴巴指明了未来三十年的发展方向:去电商化,拥抱“五新”——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能源。

  CFO出身的张勇和陆兆禧相比,最大的性格特色是温和。别想太多,顺势而为,既要抬头看路,又要低头做事,是张勇总结的自己在阿里多年的生存原则。对于张勇而言,这个路就是马云的决策,马云负责天马行空,而张勇则负责把这些想法变成现实。

  五新当中目前实现得最好的便是新零售。如今,银泰商业、三江购物、苏宁等背后都有阿里的身影,而阿里孵化的盒马鲜生已在全国17个城市拥有150家实体店(仍在不断增长),它成为张勇规划的阿里巴巴未来蓝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大家都很感兴趣,阿里巴巴已经这么大了,今年GMV达到7600亿美元,还能继续增长吗?还能长得更快吗?答案是肯定的。”张勇说。

  1999年,马云等18个人创立了阿里巴巴,定下的使命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如今,张勇更愿意在此之前加一个状语:在数据时代,如何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这样的思考或许来源于马云2015年年底在云栖大会上的预判。“我们其实正在进入一个新的能源时代,这个时代核心资源不是石油,而是数据……未来计算能力将会成为一种生产能力,而数据将会成为最大的生产资料,会成为像水、像电、像石油一样的公共资源。”

  如今,阿里巴巴正在通过新零售占据尽可能多的商业场景,更多的商业场景意味着更多的数据,而这些数据意味着更大的想象空间和创造能力。

  这将是阿里巴巴未来的增长引擎。

  04逍遥子时代来临

  电影《一代宗师》中八卦拳宗师宫羽田与四十岁的叶问金楼相会,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一仗,叶问赢得轻松。

  送给了叶问名声和地位后,宫羽田告诉叶问,往后的路,你是一步一擂台。希望你像我一样,拼一口气,点一盏灯。要知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有灯就有人。语罢,便转身回了东北。

  新人上位,老人总要推一推,马云留给张勇的是一套坚固的组织,一个市值4000多亿美元的商业帝国以及一个只属于阿里巴巴的价值观。

  2001年,阿里巴巴的价值观第一次成体系,命名为“独孤九剑”,那是阿里的B2B时代;2004年,淘宝与支付宝诞生之后,阿里巴巴业务开始多元化,价值观也随之更新为“六脉神剑(通关制)”;2013年,阿里巴巴赴美IPO大局已定,“六脉神剑(ABC制)”诞生;2019年,阿里巴巴001号员工马云退休,“新六脉神剑”横空出世。

  这既是对外部的承诺也是自我约束。

  2018年,阿里巴巴的GMV已经达到4.8万亿,而1年后,如果按照目标来算,阿里巴巴将会实现6万亿GMV。阿里巴巴希望自己成为一家活102年的好公司,这家好公司到2036年要服务20亿消费者,创造1亿个就业机会,帮助1000万家中小企业盈利。

  想要大象跳舞,靠的不仅仅是“五新”战略,背后还需要有一套不断完善的组织。从2015年接任CEO至今,张勇已经对阿里的组织架构进行了四次大调整——形成了“大中台,小前台”的组织以及智能云、大天猫等多个事业群。

  喜欢足球的张勇最看不惯一种教练,“他永远只有一个阵型,要踢352阵型,就只会满世界找两个技能非常好的边后卫。”

  在他看来,在市场上永远找不到完美的人才,而怎样能够把现有团队的生命力、生产力、能动性发挥出来,取决于怎么放他的位置,放好了位置,就能带来巨大的乘数效应。“集团大了,不同的BU之间怎么样形成合力?不同兵团不是各打各的,什么样应该一起干,什么样应该分开干,什么阶段应该让他们单独跑,什么阶段应该把他们揉到一起,(这都是需要解决的)。”张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这是“新官”张勇未来很长时间内都要面临的难题之一。同时,作为一位享誉世界的创始人的追随者,他随时都将面临质疑。

  他的一位前同事曾告诉媒体,在杭州的一周,他每天的安排基本上就是工作、吃饭、睡觉。周末的时候,张勇通常要见两到三位业务主管。除了要尽力领先对手一步外,他还需要直面人们关于马云的讨论。

  他似乎不怕被拿来和马云比较。2015年,张勇接任阿里CEO,被问及——是否担心自己成为马云阴影下的CEO?张勇回答说:“第一,马云是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的存在是客观事实;第二,是阴影不是阴影,完全取决于你怎么做。马云肯定希望他挑选的人能够成功。所以,要考虑的是怎么样去利用好董事会主席的资源,而不是把它看成一种负担。”

  这是所有继任者都面临的难题,而一旦业绩不好,继任者的位置便岌岌可危。比尔盖茨退位后,史蒂夫·鲍尔默接棒后就没把微软搞好,只能黯然谢幕,换成Satya Nadella后才让微软再次雄起。

  Satya Nadella正是张勇欣赏的领导人。“他跟我一样,担任CEO时间不长,他上任以后做的一些事情,比如对微软的改革,在云的新阶段的改革,我觉得是非常不错的,是继往开来的,是开创性的。”张勇在接受采访时说。

  如今,“马老师”终于成了“马老师”,接下来,便是张勇的战场。

  1972年出生的张勇今年47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他会像叶问一样,一步一擂台,点亮阿里的那盏灯。而当灯不够亮时,张勇办公室烟灰缸里的烟头数量便会增多。那是这个逻辑严密、算度精准、不知疲倦、很少犯错的AI少有的焦虑时刻。

  (来源:燃财经 王琳)

2页 上一页  [1] [2]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马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