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一年240亿包裹,阿里京东美团入场,即时配送成巨头新战场

  中秋节,新潮的年轻人不想做饭,那就叫个外卖吧。30分钟左右送上门,不用自己动手,热度和鲜度还能保证,这才是度假的正确打开方式。

  这些日常的行为习惯,构成了商业上动人的密码。在外卖成风的市场下,“即时配送”成了抢手的蛋糕,成为物流体系里一个越来越重要的分支。

  据艾媒咨询最新报告《2018上半年中国即时配送市场监测报告》显示,2018中国即时配送行业用户规模达3.55亿人。据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中国网民规模达7.72亿。也就是说,超过一半的中国网民在使用即时配送。

  9月4日,即时物流行业展开了一场“华山论剑”,蜂鸟即配、美团配送、达达-京东到家、闪送、点我达等头部企业纷纷秀出自己的肌肉。

  在经历了外卖时期的烧钱大战之后,即时物流行业伴随着新零售和本地生活蓬勃发展,预估到2020年将达到240亿的包裹量。

  有人说,即时物流企业最好的归宿是“嫁入豪门”,最高的天花板也便是巨头战略的一个拼图。但市场蛋糕足够巨大,容得下每一个不同模式的玩家。

  阿里京东美团已经入场,“即时物流”行业,会是下一个“网约车大战”?

  起源于外卖,烧钱存活

  即时物流的概念由点我达的创始人赵剑锋提出,通常指的是通过全局调度实时匹配需求和运力。

  即时物流,是将即时生产和即时物流综合考虑, 形成一个决策系统来提高企业的经营效率。即时物流是just-in-time思想应用到互联网时代O2O领域的物流业态表现形式,同城表现为同城1-5公里配送,时间范围0.5小时到4小时之间。

  外卖是即时物流最早的形态。2014年开始,餐饮外卖开始进入普通人的生活,与之俱来的是即时配送的需求。1个小时送到,随时能够查看实时位置,即时配送一开始就带着数字化的基因。

  回到当时,三大外卖平台为了抢占市场,补贴是最重要的方式,其中之一就是补贴配送的成本。

  用户尤能记得那个配送费免费的时代。2015年,无论是饿了么还是美团,订餐基本上不需要支付配送费。

  同一年,第三方即时配送平台“点我吧”成立(后更名为点我达),起初基于商家资源和服务积累,上线4个月,订单量单日就突破35万单。

  但三大外卖平台很快推出自己的物流配送体系,饿了么自主研发调度系统,推出蜂鸟配送,美团外卖推出美团专送,百度外卖也推出了百度骑士。

  为抢占市场,三大平台烧钱培养自己的物流体系,成本6-7元的订单只收2元配送费。点我达这样的独立方也只能烧钱陪跑,创始人赵剑锋说,“2015年10月、11月,每天都要亏损百万以上。”

  另一个类似的第三方配送公司“风先生”也经历了这种互相厮杀的重伤,2015年公司直接从上万人瘦身到上百人。

  独立的第三方即时物流公司由于没有入口,缺乏天然的流量,存活尤为艰难,“嫁入豪门”或是最好的办法,既能保证资金充足、还有天然的流量支撑。

  2015年9月,点我吧获得由口碑网络领投、创新工场跟投的数亿人民币的C轮融资。获得C轮融资后,点我吧开始发展即时众包物流平台——点我达。2016年7月,又获得阿里巴巴近10亿元的战略入股,饿了么也参与投资。2018年,菜鸟以2.9亿美元入股点我达,成为控股股东。

  而“风先生”最后一笔融资停留在2018年1月,如今已没有更多声音。

  外卖催生了即时物流,但外卖终究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在这些即时配送的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新的场景和需求便开始催生。

  新零售刺激

  蜂鸟即配外卖之外送起了鲜花、水果、药品;美团配送的骑手也从餐馆走向了超市、生鲜店……换句话说,为外卖而建的即时物流团队已经有了能力溢出,同时也在寻求新的增长。

  作为末端的即时物流与上游的商流分不开,过去两年,新零售和本地生活兴起,线上线下一体化为即时物流带来了新的增量。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即时配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