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2019“阵亡”新经济公司大盘点 独角兽也未能幸免

  在互联网红利逐渐消失之际,新经济公司的发展也面临诸多难题。

  2018年的资本寒冬和经济周期双重因素作用下,腾讯、阿里、京东和滴滴等互联网头部公司,普遍开始了新一轮的调整和升级。巨头做好迎战寒冬之际,还未成年的新经济公司却面临生死存亡的困境。

  在IT桔子发布的《死亡公司公墓——新经济死亡公司数据库》中,2019年上半年壮烈阵亡268家企业。相比2015年阵亡1140家,2016年阵亡1446家,2017年阵亡2056家新经济公司来看,似乎2019年新经济公司的生存情况正在好转,实际上这三年是创投热潮的泡沫期,资本鼓吹的失败率较高,但并没有伤害新经济的基本面。

  2019年才是新经济由盛变衰的转折点,Tech星球分析2019年上半年关闭的268家企业发现,预计今年全年死亡的新经济公司,将超越2018年的383家。

  另外上半年阵亡的公司中不乏知名的企业,比如估值曾高达100亿元的团贷网,曾经直播行业的前三名的熊猫直播,互联网房产黑马公司爱屋及乌,自动驾驶的明星公司Roadstar.ai。千里马甚至独角兽企业相继倒下,新经济公司在2019年的发展状况并不十分乐观。

  哪些行业是生死竞速赛道?

  2019年未能出现一个创投两热的风口,反倒一些以往的风口正处在泡沫消退阶段,成为典型的“死亡赛道”。

  从数量上来看,2019年上半年死亡公司排名前五的行业,分别是金融(48家)、电子商务(30家)、本地生活(29)、企业服务(23)、教育(21家)。紧随其后的行业为汽车交通及文娱传媒,均为18家,社交网络行业死亡公司数量也达到了16家。

  从2018年开始,P2P公司便开始集中爆雷,因此金融成了今年最惨烈的创业赛道。上半年关闭的公司中,就有将近18%来自金融行业。

  值得注意的是,相较2018年金融行业关停类型多为借贷及理财,2019年上半年数据显示,虚拟货币公司关停数量也在上升。

  单是借贷赛道,上半年就有20家公司宣布死亡。创建近8年,烧掉24.75亿的团贷网也未能逃脱这次大洗牌,在持续的金融退潮后宣布关停。团贷网数据显示,平台借贷余额为145亿元,有22万出借人,这是2019年上半年金融行业最受瞩目的关闭企业。

  互联网金融行业不断暴雷导致监管迫近,行业大洗牌成为共识,2019年无论是成交量还是平台数量都在逐月减少。今年4月网贷平台数量曾跌破千家,据网贷之家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6月P2P网贷行业的成交量为893.81亿元,相比上月减少36.22亿元,同比下降50.86%。未来下半年,金融行业仍然面临生死存活问题,洗牌也将继续。

  从近五年的数据看,垂直社区、导购、交友社区、手机游戏、借贷、投资理财都是实至名归的死亡赛道,死亡公司均超过200家。电商、社交、金融三大行业巨大的市场规模,使得创业者们不易快速摸到天花板,但通常情况下,赛道越火爆,就意味着竞争将更加激烈,投资者则更容易因投机而死。

  张一鸣、罗永浩、快播王欣在今年1月“默契”挺进的社交赛道,同样战况惨烈。IT桔子数据显示,交友社区赛道死亡公司数量达到10家。其中明星产品中国版领英/职业社交软件“赤兔”、匿名社交平台“一罐”均已宣告死亡,兴趣社交产品东西App、呀比呀比、DoubleDate小嘿科技等,也因商业模式匮乏、资金链断裂等原因宣布关停。

  在所有赛道中,垂直社区关停公司数量最多,达到了247家。移动APP造成的碎片化和信息孤岛特性,使得垂直社区必须找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生存。但更加细分的垂直领域,其实受众和市场空间也越小,也更难找到合理的商业模式,这些因素都导致垂直社区是“死亡首条赛道”。

  2018年共享出行行业进行了真正意义上的大洗牌,由于商业模式未被市场印证、融资困难等,包括共享出行企业小鸣单车、悟空单车、享骑电单车在2019年画上句号。除此之外,交通出行赛道还有7家企业同样因难以持续烧钱,在行业竞争中被彻底落下。

  同样是死亡赛道的电商行业,从另一个纬度看则是生机涌现。在大环境遇冷的2019年,先有云集登陆纳斯达克,带起“社交裂变+分销”的创业风口。7月15日,又有“什么值得买”A股上市,成导购电商第一股。

  新的风口随着市场和资本而转移,对一家创业公司来说,踩准风口是押宝的第一步。但往往,走在风口上也意味着,更容易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倒下。

  新经济公司死亡原因大揭秘

  一家企业成功需同时兼具天时地利人和,同样,企业的消亡也是由多种问题迸发而导致。在数据整理中,2019新经济公司死亡原因大致归纳为市场、团队、产品、资金、运营、环境六种。

  市场定位不准是新经济死亡公司的最主要原因,从IT桔子统计的数据中看,死亡的新经济企业超过半数拥有市场方面的问题,产品以及运营问题也是基于对市场的把控出现偏差,从而影响变现能力出现资金问题,再加之外部环境催逼,公司最终落寞。

  为在互联网巨头牙缝中寻得肉糜,新经济公司只能另辟蹊径,盯上特定人群。以下班约为例,看似其精确攫取冷门蓝领社交场景,但实际上线后依旧被用户熟稔的微信社交习惯击败,复杂冗余的伪需求显然不现实。

  单一业务如同押宝,因此便有公司试图采取多线并行的业务模式。2010年成立的觅我信息,旗下拥有多款工具类APP,3年内接连拿到3轮百万元以上的融资。但由于数十个APP同时发展,觅我陷入业务混乱、重心不清的僵局。

  据IT桔子统计,截止7月共计有165家新经济公司由于虚造市场伪需求而丧生,33家由于业务过于分散倒闭,183家因为商业模式不清晰消亡。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独角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