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好公司频道 >> 正文
宁德在、时代变 昔日风口独角兽今时面临几多愁?

  7月12日晚,宁德时代发布2019年半年度业绩公告称,2019年上半年宁德时代预计实现净利润20亿-22.78亿元,同比增长120%-150%。这家新上市的“独角兽”,势头依旧强劲。

  站在新能源汽车风口之上,众多公司随风起舞,享尽荣光。成立7年市值便超过1500亿元的“超级黑马”宁德时代(300750.SZ)正是其中的佼佼者。

  然而,在光鲜业绩的背后,随着新能源汽车“风口”消退,或许属于宁德时代的“最好时代”正在远去。

  2019年半年报发布前不久,宁德时代曾发布公告称,此前东方精工对公司的指责是“误导投资者与社会公众”。东方精工很快便还以颜色,扔出一纸仲裁受理公告。

  据东方精工的公告披露,公司收到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分会送达的通知,后者已受理申请人东方精工就与北大先行、宁德时代、北汽产投、福田汽车、青海普仁等5位被申请人关于业绩承诺和利润补偿事项争议提起的仲裁申请。

  这场事关26.45亿元业绩补偿的正“愈演愈烈”。

  当了一回“背锅侠”?

  翻脸时有多糟心,牵手时便有多甜蜜,当初东方精工收购北京普莱德新能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莱德”),那可是顶着极大的压力,砸了大本钱的。

  成立于1996年的东方精工在2011年便登陆深交所,初期主要从事瓦楞纸板印刷设备等的生产销售,目前其主营业务包括高端智能装备业务、汽车核心零部件业务。而普莱德专业从事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系统PACK的设计、研发、生产、销售与服务,其核心客户包括北汽新能源、中通客车、福田汽车、南京金龙等整车厂商。

  2016年7月,东方精工从北大先行、宁德时代、北汽产投、福田汽车和青海普仁等5位股东手中购买普莱德100%股权,交易对价47.5亿元。这一数字是东方精工2015年资产总额的1.9倍、资产净额的5.22倍,可谓“蛇吞象”。

  这一收购当时便引来不少争议,因为以收购前的2016年3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彼时的普莱德净资产账面价值仅为2.27亿,预估增值率高达1992.83%。该笔交易给东方精工带来高达41.42亿元的商誉。

图片来源:东方精工公告

  东方精工对普莱德寄予厚望,而普莱德也给出了自己的业绩承诺:2016-2019年的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2.5亿元、3.25亿元、4.23亿元和5亿元。

  并购完成之初,双方还是度过了一段“蜜月期”。2017年,东方精工收入从15.33亿元猛增到46.85亿元,净利润从9565万元增至4.9亿元,其中普莱德的收入占到东方精工整体收入的61.1%。但进入2018年后,普莱德的业绩便不再“给力”了。此次“互撕”大战正是围绕普莱德究竟有没有完成业绩承诺。

  对此,东方精工、普莱德“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面对来自母公司的指控,5月6日普莱德直接召开“媒体发布会”,主题便是:“业绩‘被亏损’,管理怎背锅”。态度明确,对东方精工进行反驳。

  由于东方精工在年报中还称,发现普莱德与宁德时代发生的关联交易存在价格不公允情形;此外,普莱德向宁德时代购买动力电池产品,再销售给福田汽车,产生的收入不满足企业会计准则规定的确认条件,不予确认。

  见此情形,宁德时代随后也发布公告称东方精工公告中的相关表述“严重损害公司及广大股东权益。公司不认可东方精工公告内容,已向有关监管部门提交相关资料,并将依法采取必要手段维护公司及广大股东权益。”

  随着东方精工提起仲裁,包括宁德时代在内的五家业绩补偿义务人持有的东方精工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

  被深度卷入“外人家事”的宁德时代,真的会成为“背锅侠”吗?

  风中有个“时代的宠儿”

  宁德时代成立于2011年,主营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当时国产新能源汽车也已进入高速发展期,新能源汽车的利好消息不断释放。显然,宁德时代一出生便踏进了风口。

  到了2017年,宁德时代的动力锂电池出货量已高达11.84GWh,位居全球第一。稳居“电池大王”多年宝座的比亚迪被拉下马。从成立到晋升“新能源大王”,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与他的团队一共才花了6年时间。

  曾毓群,福建宁德人,1989年从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系毕业后,被分配至福建一家国企。仅仅工作三个月后,曾毓群便辞去“铁饭碗”南下,进入广东一家电子厂做工程师。

2页 [1] [2] 下一页 

搜索更多: 宁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