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新零售变革本质:人、货、场的适应与匹配

  2019年的夏季在时光的涓流中已然而至,资本市场的寒冬却才刚刚开始,就连一直被资本看好,呈现“逆周期”增长趋势的新零售赛道也逐渐降温。自2016年的云栖大会上,马老师首次提出新零售已经过去了三年,这三年,是国内零售业深度与线上融合,逐步跨入新零售时代的三年,也是新物种们诞生角逐的三年。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新零售行业市场规模已达389亿元,整个零售业的升级才刚刚开始,预计2022年,国内新零售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1.8万亿,依然有着广阔的增长空间。

  蛋糕这么大,自然会有垂涎者,自新零售概念首现再到如今“新物种”遍地丛生,生鲜赛道始终是新零售的试验田与风向标,而这场在新生代消费力量的驱动下的零售业变革随着生鲜赛道竞争的白热化也逐渐进入决胜关键的中盘,经济寒霜已至,VC资本的海水退却,只剩裸泳者在沙滩上瑟瑟发抖。

  顺丰的逃离和碧桂园的折戟中企业基因并不是根本问题,而是王卫和杨国强始终没有明白所谓“新物种”究竟新在哪。而被视为行业标杆由阿里一手养大的盒马以及徐正和曾斌一手创立的每日优鲜则更值得业内人士的观察。盒马鲜生以及每日优鲜的成败不仅关乎其自身的生存,更关乎着新零售模式能否在当下被证实。

  零售业变革的本质是人、货、场三者间的重新匹配与适应

  目前,零售业的变革已经进行了四次。早在1852年专业化经营与生产模式的变革导致了生产与销售的分离,因此,世界上出现了第一家百货商店,第一次零售业革命诞生。1859年,规模化生产的普及以及资本家降本增效的现实需要催生了标准化的管理以及规模化运作的零售模式,于是,零售业中的连锁店诞生,第二次零售革命完成。

  第三次零售业革命的标志是超级市场的出现,跨入信息时代后,连锁店模式下的零售业态以及不能满足人们的购物需求,于是在现代化收银体系以及订货系统的普及之下,商品流转效率大幅提升,SKU管理比以往也更加容易,在这一形势下,拥有上万SKU数量的超级市场满足了人们对于品类多样化的需求,另外在大规模的商品流转效率提升之后,成本的下降也使得超级市场的商品更具价格优势。

  第四次零售业的革命则与我们息息相关,电商的出现对传统零售业的流通渠道是一种颠覆式的打击,在全民电商的时代,更加扁平化的渠道使得商品的流通渠道成本进一步降低,并打破空间限制,真正意义上实现了商品的自由流通。

  新零售是传统零售业的第五次革命,与其说新零售是对传统零售业的颠覆,倒不如说是在技术迭代下,零售业数字化、一体化、生态化的自然演进,其中数字化是手段,一体化是方法论而生态化则是新零售业态的最终目标形态。

  如果从人货场的角度来分析过去的四次零售革命,也许能找到新零售与以往零售模式上本质的差异。

  在能叔扯快消看来,第一次零售革命的本质是在生产力增长驱动下,货与场之间的相互适应,第二次零售革命(连锁店的诞生)则是管理体系以及流通效率的提升促使的货与场的变革,第三次零售革命则是在需求端的变化下,货与场的业态变革,第四次零售革命可以看做是由电子商务引发的传统分销渠道变革带来的零售业巨变。

  而新零售带来的变革,不仅仅是单一要素驱动下人货场关系结构的变化,而是从消费者需求,到原料生产、到品牌厂商、流通体系、仓储体系以及前端销售乃至用户体验端的全链条式生态化反。是一次彻彻底底的由数字化技术支撑,以大数据、物联网、5G技术等作为链接节点的全产业重塑。

  从零售业中的历史沿革可以看出其中的核心在于供需的匹配问题。所有经济活动的本质在于创造价值满足需求,而这个过程中的核心在于供需关系的匹配,社会的进步、技术的革新使得商品价值与需求端的匹配效率不断提升,这样的自然演进冲破临界点之时便会带来整个行业的变革。

  新零售的“新”在于整个零售行业从产品生产到终端销售的全产业数字化,在于需求端大数据分析支撑下传统仓储体系的进化,也同样在于以“货”为中心到以“人”为中心的变化。新零售下,传统的门店颗粒运营转变为基于用户的颗粒度运营,即一切围绕用户体验的用户运营以及从传统的“卖货”转变为“货与数据”的双向流通。

  以每日优鲜为例,在打通原料产地到中心仓再到前置仓的流通链路后,通过O2O模式实现与消费者的触达,重构了传统生鲜流通链路。通过数学模型分析实现精细化运营,一方面通过数据的精准用户画像完善改进不同站点的商品SKU数量,完成产品价值需求的匹配,另一方面,前端用户数据的反馈使分析模型不断优化,通过“货与数据”的双向流通从而实现降本增效。

2页 [1] [2] 下一页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新零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