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短视频爆红B面:网红街拍还能这样?

  滚叔觉得,不管狭义或广义的街拍,真实性都排在第一位——但这和摆拍不矛盾。他坦言,自己2007年之前一直以抓拍为主,但慢慢意识到这种做法不对,“把长枪短炮对准时尚秀门口的人,完全没问题,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来展示自己的,但你把它置换到杭州或国内一些街上,就会存在问题”。

  虽然抓拍对摄影师来说更容易,但滚叔认为街拍也要尊重人。特别是在相对保守的内地,一个陌生人拿着一个长焦镜头对着陌生人拍照,从道德层面上来说就有问题。滚叔透露,2008年他拦下10个人,可能只有1个人愿意被拍。随着大众认知和他本人知名度的提高,现在他拦下10个人,有七八个人都愿意被拍。

  摆拍可能会牺牲一部分真实性,但没有道德负担,还会让作品更生动。滚叔提到,街拍有个意义是体现不同时期美的变化,她曾用镜头记录了一个女孩的10年,从学生时期到结婚生子。而这需要长期沟通,不可能通过抓拍实现。

  值得注意的是,提前沟通不等于提前策划。滚叔也注意到了抖音上的网红街拍,他把这些称为“小电影”,和街拍无关。他自己的抖音号也有30多万粉丝,不过大多是街拍片的视频版,没有复杂的动作、剧情和道具,“相比模特本人,我更关心穿搭细节”。

  3、网红、服装厂和老法师

  滚叔的街拍之路,其实很难复制:早年在杭州有一定的媒体影响力,2010年做微博,2015年做微信公众号,某种程度上都赶上了新媒体红利。他从未想过能靠兴趣挣钱,但现在他的自媒体收入,早已超过本职工作。

  目前,@街拍滚叔 的收入主要来自广告,微信上基本每隔一期就有广告,他会注明哪些是推广,微博广告也会带上相应话题的标签。抖音暂时没有商业化变现,因为他觉得受众不一样,自己不可能、也没能力取悦所有人。

  短视频平台上的街拍号,确实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链。网红、摄影师、服装厂,分别构成了这个产业的上、中、下游环节。

  简单说来,这其实是淘宝店的营销手段。以前是找淘女郎拍试穿图和宣传片,现在进化成找街拍号引流和分销。滚叔了解到,很多街拍带货,其实都是淘宝滞销品。而据《钱江晚报》报道,因为街拍网红视频,有些服装厂马上从保本就行,变成利润30%。

  摄影师是产业中介。这次登上热搜的矿泉水瓶视频中,出现了七八个街拍账号。这些账号简介中,无一例外都留有服装合作微信,它们的实际运营者,多为野生摄影师——因为长期驻扎在三里屯等时尚中心街拍,有人将其称作“老法师”。

  他们往往运营着多个街拍账号,一边寻找模特填充内容,一边对接品牌赚取流量分成。据报道,杭州现在已经有大约200个专门街拍的摄影师。一个刚毕业两年的摄影师,一年收入可达30万。除了电商带货,广告、卖号也可以变现。

  事先对接网红和品牌,策划剧情是最常见的街拍模式,但缺乏资源的摄影师,也会现场抓拍路人,甚至蹭拍来获取流量。滚叔表示,他每天都会在嘉里中心看到街拍团队,一堆人围着一个网红拍摄,拍出来的素材大同小异。

  有职业街拍客,也有职业模特。网红要提高自己的曝光率,也会主动穿戴一新出现在商圈,面对十几个陌生摄影师的镜头。很多路人不愿意被拍,“姑娘看镜头”可能会给摄影师招来侵犯肖像权的官司。但这些网红愿意被拍,甚至会掏钱让摄影师拍。

  不少模特是“两手抓”。一边屡次在商圈露头,免费为街拍客提供素材;一边经营自己的账号,把外部流量导向内部,让自己真正走红。前面提到的潘南奎,抖音坐拥500多万粉丝。但她其实是在他人镜头下走红,自己很少发街拍视频。

  前两天,幽默博主@小奶球 发了一则微博:我最近真的太爱看杭州做作街拍了,精彩到我已经不想看土味了。短视频平台流行,一面是华农兄弟、耿哥等土味视频爆红,另一方面是网红经济繁荣,流量和资本的转换更加直接。

  街拍号的好处不言而喻:降低素人成名门槛,也提高了商业效率。但泛滥的街拍号,也让原本只关注时尚的“街拍”变了味。当街拍的外延越来越广,当一切偶然都不偶然,事情可能就没那么美好了。

  来源: 新榜 王雅文

2页 上一页  [1] [2]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