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8岁的蘑菇街,掉队了

  垂直电商主要就是经营垂直业务类型的人群,专注女性群体的蘑菇街是这个行业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公司。而这家公司的潮起潮落,曾一度引领垂直电商时代,又突然掉队,后来即便登陆资本市场,垂直电商或许还是输了。

  蘑菇街发展处处掣肘,2018年的上市倒像是无奈之选。

  2018年,创投圈正值凛冬,各大投资机构捂紧荷包,存粮过冬,这种情况下,一些企业即便亏损严重,也会流着血上市。

  苦熬8年的蘑菇街在年底终于在纽交所上市,开盘价12.25美元,盘中跌幅一度超过17%,首日报收14美元,与IPO发行价相同,总市值14.97亿美元。戏剧的是,这个市值,与蘑菇街、美丽说合并时的30亿美元估值形成鲜明的对比,恰好为之前估值的二分之一。那场合并并没有解决本质问题,蘑菇街还是掉队了。

  掉队的蘑菇街

  5月30日,蘑菇街对外公布了2019财年第四季度及2019财年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

  从财报来看,蘑菇街在2019年财年第四季度的营收同比增长15.9%,2019财年总营收同比增长10.4%;2019财年,蘑菇街经调整后的净亏损为2.397亿元人民币。

  截止发稿,蘑菇街股价为4.4美元/股,总市值为4.7亿美元。自发布财报后,蘑菇街股价阴跌不止,而从蘑菇街这几个月的股价来看,几乎持续处于下滑状态,较上市的14美元股价已经蒸发约67%的市值。

  蘑菇街的定位越来越模糊。

  作为低端的电商平台,蘑菇街的产品品类、商品价格优势以及品牌知名度都不如拼多多,而作为社区平台,无论是用户活跃度还是受众群体、带货能力都不如小红书。

  2016年起,蘑菇街发力直播业务,计划通过直播对电商供应链的改造来应对各方面问题。

  蘑菇街创始人陈琪曾经公开表示:“过去一个季度里,我们通过丰富内容,提升用户对于直播业务的参与度,促成复购率的提升,继续扩展、优化和提升了时尚生态系统的供应链。”

  直播的确为GMV、移动月活用户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增长,但实际情况是,2018年第四季度,蘑菇街的活跃买家数量为3450万,相较于去年同期的3390万,增幅仅1.8%。换句话说,直播虽然带来了收益,却没有在引流上呈现一定的突破。

  电商直播可吸引极大流量,但能将娱乐流量转化为购买流量,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电商直播更像是一款辅助销售的工具,目的是为平台带到额外流量,提高商品销量和点击率。去直播间看视频的用户,普遍是为了找乐子,而不是购物,因此想让这部分用户下单,难度仍较大。

  除此之外,直播过程中人流极不稳定。用户对感兴趣的内容会停留一段时间,不感兴趣的内容点开一下就退出了,尤其是直播主要占据用户碎片化时间,这就决定观看的多样化。蘑菇街直播工具产生的流量终究不具备较强粘性,一家电商平台的业务中心还是应该以经营用户为主。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市消协2018年共测试商品样品共864个,其中线上采集样品432个,不达标160个,不达标率37.04%。其中,蘑菇街有5个样品均不达标,不达标率为100%。

  近两年,《电商法》监管阀口不断收紧,遇见问题平台和产品,如何执行和执行力成为社会热议的话题。而网红主播、微商在网上卖产品,均需要营业执照,买卖假货和伪劣商品也会对其发展造成限制。

  仅凭直播带货积累用户,直播电商市场不规范之余,市场份额已经被拼多多、京东、阿里等电商巨头分割,抖音、快手等更具竞争力的主播平台也在迅速崛起,这会直接导致蘑菇街难以招揽主播和留住现有的主播。

  尚处于亏损的蘑菇街正面临一张无形的天花板,8岁的它还有机会吗?

  (来源:铅笔道 张茹雅)

2页 上一页  [1] [2]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蘑菇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