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又到一年618 京东变了?

  京东拼购,这个去年3月被高调推出、用以对标淘宝聚划算和拼多多的拳头产品,显然没能完成其打透下沉市场的使命。同属微信生态,眼看着拼多多风生水起,而拼购却没能未京东带来用户增长。今年5月,京东拼购业务部负责人进行了换帅,京东零售集团平台业务中心负责人韩瑞接棒。

  主打品质自营的京东,可以说在一二线城市已经具备了相当的用户基础,但下沉用户是品牌意识相对薄弱、对价格极其敏感的人群,平台型的淘宝和拼多多天然具备价格优势,而且在下沉市场已经先入为主。并且,下沉市场的分散性,本身对于依靠订单密度来降低履约成本的京东来说,就是一大挑战。

  京东想做下沉市场,绕不开微信,好在京东和腾讯的合作已经完成了三年的续签。在618启动会上,徐雷介绍,京东在与腾讯开启的新一轮合作中,将利用微信一级入口及微信市场的海量用户等独特资源,打造区别于京东现有场景和模式的全新平台。徐雷称,这将是京东深度挖掘微信市场、拓展三到六线城市用户的重要手段,这项业务将在今年第三季度上线并不断优化。

  显然京东已经意识到,靠现成的这套打法,想打透下沉市场几乎不可能,只有创新,甚至是推倒重来,才能让自己在新的市场撕开口子。

  摒弃跟风和内耗,京东想开放先“瘦身”

  刘强东曾在和吴晓波的对话中谈到:“我是一个非常保守的人,在物流方面烧钱后,就把其他一些烧钱的项目都停了,经常就看着机会从眼前流失,心里很是痛苦。”比如线上支付,支付宝和微信已经垄断。

  上市之后,京东股价在2016年中到2017年底迎来爆发,有钱了的京东似乎再也不想看着机会流失。

  2015年O2O盛行,当年4月,京东推出京东到家,意在用平台化的方式切入线下零售线上化;2017年10月,京东上线TOPLIFE,希望通过对货品和服务的高品质管控切入奢侈品电商领域;2017年12月,京东重启拍拍,想在从闲鱼和转转手中分得一杯羹;2018年1月,筹备了许久的生鲜超市7FRESH开业,豪言3到5年内在全开设超过1000家……

  现在回头看,可以说京东很多时候并没有想得太清楚,更多给人的感觉是“别人有的我也必须有”。比如7FRESH,对标的是盒马,但7FRESH显然低估了线下开店的难度和周期。讽刺的是,侯毅在京东任职期间就曾向刘强东汇报过盒马的雏形方案,惨遭否决才转而投向阿里。但作为阿里新零售的一号工程,盒马在今年也碰到了不小的问题,遭遇了首次关店。

  其实去拆解一下京东的投资版图,会发现有一个很矛盾的问题。比如:在超市领域,沃尔玛是京东的股东、京东是永辉超市的股东,但三者都重仓超市业态;京东有TOPLIFE,却又投资了Farfetch和寺库;发力做时尚,又投资了唯品会;重启拍拍做二手,同时连续几轮投资爱回收。

  京东在自有业务和投资关系之间是一种很微妙的竞合关系。竞争带来消耗,合作带来协同,但在这个节骨眼上,京东必须努力降低消耗。京东和沃尔玛之间的“三通”(用户、库存和门店互通)就是一个不错的尝试,双方的合作能带来效率的提高。

  不管是否跟风,京东在业务上是略显臃肿的,必须“瘦身”。TOPLIFE和拍拍,效仿两年前的京东到家和达达,找到了还算不错的归宿,分别与Farfetch中国和爱回收合并。部分业务在垂直领域更专业的被投项目来运营,京东在流量、物流和金融等基础能力上进行辅助,也符合京东开放的主旋律。至于7FRESH,猜想一下,和永辉之间产生一些故事也并非不可能。

  京东正在慢慢明确自营和开放的边界,在618启动会上,可以感受到的是,比如3C电子及消费品,京东在强调自营,而在大健康、汽车、房产等生活服务领域,京东更多的要做连接。

  总结来说,过去这一年,用“风口浪尖”来形容京东的舆论处境并不夸张,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倒逼了京东回到业务基本面上。通过组织调整和业务聚焦来节流,与微信上线新产品或者国际化来开源,京东正在主动求变,也务实了很多,但想回到2018年1月时730亿美元的市值巅峰,难度着实不小。

  来源: 亿欧 童慧光

2页 上一页  [1] [2] 

关注公号:redshcom  关注更多: 京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