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红商网·新零售阵线 >> 新零售频道 >> 正文
《电商法》实施调查显示40家平台仅15家有“页面注销”选项

  解读三:注销账号“使绊子” 归根到底是商业利益

  注册账号“轻而易举”注销账号“难上加难”。电商平台账号注册遵循自愿原则,注销亦然,从技术上讲,这并不难,那么,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的APP设置各种障碍,千方百计给消费者注销账号“使绊子”添麻烦呢?

  对此,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亿达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表示,这个现象需要看到用户的需求与app经营者需求的本质错位之处,经营者的需求在于流量、用户量、以及数据,集三者于一身的账户信息显然与app的需求不符,用户想要达到这个目标,对APP经营者有三种可能方式:鼓励、道德评价、惩罚。最为应当的、直接的、有效的,现在所采取的是惩罚方式,就先行的法律法规以及判例来说显然是不够的,数额、处罚部门、途径等等都缺乏细则的规定,更不用说监管层是否有动力查处。这方面来说,律师想要改变社会偏见,真正承担起社会地位,应当提高公益诉讼,真实地为每一个人保护权利。

  此外,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方超强表示,,通常在注册账户时,用户点击的注册协议,隐私政策等协议文件中,都有用户授权平台收集,使用用户个人信息的内容。平台可以凭借海量的用户信息搜集和分析,来优化经营与布局。而一旦注销账户,就意味着无法合理正当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另外,App的下载量,用户数,日活数等数据,都是平台是否良好运营,是否有成长的重要指标,关乎公司估值、股价等。而且目前单位用户的获客并不便宜,对于平台而言,存量用户流失不起。基于以上原因,所以平台总是不希望用户注销账户的。

  同时,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助理分析师蒙慧欣认为,归根到底,还是商业利益在作怪。一方面,APP用户量是衡量电商平台经营规模的重要指标,保障平台长期稳定经营;另一方面,对于平台而言,用户流量的是后台大数据分析的基础,没有了用户,平台的发展更是无从谈起;最后,对于投资者而言,每个用户在资本市场上都是有价值的,在融资过程中,用户数往往是互联网公司的重要筹码。综合以上种种因素,平台提高注销门槛,让用户知难而退,保证了用户数量的稳定就十分必要了。 

  此外,《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里,对于网络平台就要求,互联网信息服务“应当为用户提供注销号码或账号的服务”,并且明确规定了处罚条款,违者“可以并处一万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的罚款”。但在法规落地这几年,鲜有看到有网络平台因此受到处罚。最近一次的最接近处罚的行为是今年1月11日,工信部就侵犯用户个人隐私问题约谈多家互联网公司,要求加强对互联网服务信息收集使用规则告知、账号注销等环节的监督检测,一经发现将严肃查处并向社会曝光。但蒙慧欣表示,相比起巨大的获利前景来说,惩罚力度显然远远不够。

  解读四:APP账号注销体系完善 最后仍需平台自觉

  针对众多网络软件账号无法注销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第四十三条作出规定,个人发现网络运营者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或者双方的约定收集、使用其个人信息的,有权要求网络运营者删除其个人信息;发现网络运营者收集、存储的其个人信息有错误的,有权要求网络运营者予以更正。网络运营者应当采取措施予以删除或者更正。

  同时,工信部的《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中就规定,电信业务经营者、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在用户终止使用电信服务或者互联网信息服务后,应当停止对用户个人信息的收集和使用,并为用户提供注销号码或账号的服务。

  此外,今年1月1日实施的《电子商务法》也将消费者权益保护摆在首要位置的同时,也将推动电商行业更加良性有序的发展。《电商法》第二十四条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明示用户信息查询、更正、删除以及用户注销的方式、程序,不得对用户信息查询、更正、删除以及用户注销设置不合理条件。

  电子商务经营者收到用户信息查询或者更正、删除的申请的,应当在核实身份后及时提供查询或者更正、删除用户信息。用户注销的,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立即删除该用户的信息;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或者双方约定保存的,依照其规定。

  对此,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助理分析师蒙慧欣表示,服务商应主动向用户提供注销服务,实现自我完善。在巨大的获利前景面前,往往伴随而来的是企业需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行政监管处罚只能解决一时止痒,APP账号注销体系完善,最后仍需平台自觉。

  此外,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亿达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表示,平台可以做的很多,关键在于愿不愿意做。愿意做的无论是效率还是方式都会有很大幅度的提升,例如减少账户注销的步骤、免去没有必要的步骤、提高审核的效率等。在这里要注意,由于APP本身具有不同的服务事项,因此不可因注销账户的程序麻烦就认为所有麻烦的都是不合理的,但是APP应当指出该项程序的意义和原因,为何进行人脸识别,是否没有别的替代方式?其次,平台注销体系的完善是否需要引进第三方监督检测;再次,由于注销体系在过去并未受到足够的注视,是否需要平台自行制定一个检验标准,是否勇于让注销后的用户进行点评、检测?

  董毅智认为,平台可以做的很多,在权衡利弊之后作出改变,也意味着将对既得利益的状态进行调整,那么对于现有状态尤其是占据垄断地位的龙头企业来说,无利益地离开舒适圈并非其必然选择。

  (来源: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

2页 上一页  [1] [2] 

搜索更多: 电商法

关注国学故海头条号:挥斥千古今朝,源说百年人生。
[添加微信公号:myway2059,关注国学故海]
[观看西瓜视频,关注国学故海]
研究报告、榜单收录、高管收录、品牌收录、企业通稿、行业会务